「六四」三十周年前夕,北京是風聲鶴唳,自然最為忙碌的是中共專政機器之一的警察。據大陸媒體報道,5月29日,全國公安特警隊建設現場會在山東省濟南市召開。會議除了學習「習近平在全國公安工作會議上的講話,研究分析當前面臨的形勢任務」外,還「交流學習山東等地的經驗做法」,推進各地特別是縣級加強對公安特警建設的部署。公安部副部長、曾任原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秘書的孫力軍出席並講話。

習近平在二十天前的公安會議上的講話重點主要是:公安要姓「黨」,要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要積極預防、解決各類社會矛盾,對暴力違法犯罪等,要「保持高壓震懾態勢,堅持重拳出擊」;要增強基層實力;從嚴治警等。顯然,濟南會議「學習貫徹」的就是上述指示,而其強調增強基層警察的實力,正是其在敏感年進行維穩的需要。

說今年是敏感年,是因為其碰上了許多敏感日,如「六四」30周年,迫害法輪功20周年,西藏反抗中共統治60周年,中共建政70周年等。加之中共在美國特朗普政府的貿易戰下,畸形的經濟發展開始展露危機,經濟大幅下滑,外資迅速撤離,企業大量倒閉,失業劇增、民怨積深,群體事件此起彼伏。內心恐懼隨時倒台的中共高層,對此自然是極為擔心。

1月21日,習近平曾在中共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的講話中多次提及「重大風險」,這些重大風險包括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黨建等領域。而中共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在此前的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上發表講話時也提到了「顏色革命」。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也表示,要「防止經濟社會領域風險演變為政治風險」,由於有了互聯網,「一件小事情都可能形成輿論漩渦」。

正是因為害怕末日的到來,權力的不保,中共高層才不惜代價維穩,才幾次給警察鼓勁。至於中共面臨著怎樣的形勢,了解內情的警察們都是心知肚明,開會不過就是分享更多的內幕,分享更多鎮壓民眾的經驗。

在此次濟南召開的全國公安特警隊建設現場會上,就特別強調了特警在所謂「防暴」、鎮壓民眾方面的重要作用。會議稱,公安特警隊「是社會面巡邏防控的骨幹和中堅力量,也是維穩處突、反恐制暴的『拳頭』和『尖刀』力量;是街面守控的『第一道防線』,也是現場處置的『最後一道防線』」。

因此,為了維穩,中共將進一步強化特警隊伍,即「建強重點城市特警隊,建好一般地市特警隊,建實縣級特警隊,建好區域處突機動隊」。換言之,在縣、一般地市、重點城市各個層面都要完善公安特警隊伍。如果說以往縣、一般地市還缺乏足夠的特警鎮壓民眾的話,那麼往後這些地方都將增加特警,潛台詞就是,將各級民眾的不滿隨時消滅在萌芽中。細思極恐。

在會上,山東和北京、上海、江蘇、湖北、江西九江等地還介紹了經驗做法,而山東的「經驗」應與其去年鎮壓了退伍老兵上訪有關。去年10月,山東上千名聚集在平度的退伍軍人與警察發生了激烈衝突,數名老兵受傷,重傷兩人。警方不僅從各地調動了上萬名特警,還動用了最先進的防暴車、裝甲車開到現場,同時使用催淚彈、辣椒水、警棍對手無寸鐵的老兵暴力清場。

如果山東分享的是這樣的「經驗」,那只能進一步說明中共的維穩業已走向瘋狂。此前曾有知情者透露,中共為保政權,甚至不惜血流成河。山東暴力鎮壓,以及今年5月10日長沙警察在面對小區業主時開槍,直至濟南會議擴充特警隊伍,建立各級防範機制,都昭示著中共將不擇手段、不惜代價來保政權,而山東「經驗」將不僅用來對付老兵,還將用來對付學生以及所有敢於反抗的中國人。

無疑,在天安門大屠殺30周年即將到來之際,中共維穩的主要對象是高校和那些仍舊銘記「六四」的人。5月17日,公安部、教育部在南京聯合召開全國校園安全工作經驗交流現場會,出席濟南會議的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也在現場。在孫力軍等人冠冕堂皇的言辭的背後,是公安部將介入校園的防範工作,防範學生「鬧事」,其所謂的「織密織牢安全防護網」的真正用意是將學生的任何不滿都扼殺在校園中,如同他們殘暴虐待、折磨北大馬克思主義學會前會長邱佔萱等學生一樣。

只是,中南海高層和具體執行命令的各級警察們需要知道,天欲其亡,必令其狂。不管是否相信,瘋狂不僅保不下政權,還將加速其滅亡,而其造下的罪孽都將在未來的某個時候加倍償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