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三天,寧夏火鳳凰足球隊的隊員在政府各級部門討薪,半年來該球隊沒有發薪水,金額達800多萬元,令隊員們的生活陷入困境。

參與討薪的一位隊員向大紀元記者介紹了大致情況。

該球隊共有隊員26人,加上工作人員一共30餘人。5月29日,隊員們首先來到銀川市信訪局,官員們聲稱超過10人算群體事件,必須要上報市委,最後上訪無任何結果。

5月30日,他們分別去了寧夏體育局、銀川市政府,以及市體育局,31日,隊員們再次來到市體育局。上述隊員說:「他們說讓我們給他們兩天時間,結果今天(31日)我們又來了,他們說去籌錢了,說要給我們發一點錢,我們一直在體育局這裏等。」

隊員們在討薪的過程中,打起橫幅「懇請寧夏政府救救寧夏足球隊,球隊半年未發工資已面臨解散」,有警察趕到現場,警察稱隊員們質素差,引起隊員的不滿,與警察發生爭吵,最後警察也發覺自己說錯話,離開了現場。

寧夏火鳳凰足球隊的隊員在政府各級部門討薪,半年來該球隊沒有發薪水,金額共達800多萬元。(受訪者提供)
寧夏火鳳凰足球隊的隊員在政府各級部門討薪,半年來該球隊沒有發薪水,金額共達800多萬元。(受訪者提供)

寧夏火鳳凰足球隊的隊員在政府各級部門討寧夏火鳳凰足球隊的隊員在政府各級部門討薪,半年來該球隊沒有發薪水,金額共達800多萬元薪,半年來該球隊沒有發薪水,金額共達800多萬元。
寧夏火鳳凰足球隊的隊員在政府各級部門討寧夏火鳳凰足球隊的隊員在政府各級部門討薪,半年來該球隊沒有發薪水,金額共達800多萬元薪,半年來該球隊沒有發薪水,金額共達800多萬元。

火鳳凰球隊之前是由上海山嶼海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贊助,名為山嶼海賀蘭山足球俱樂部,去年12月因資金出現問題,集團將所持的俱樂部90%股權全部無償轉讓給銀川市體育局,結束該集團在該俱樂部3年的營運,2個月後,俱樂部更名為「寧夏火鳳凰」。

之後,俱樂部便陷入了欠薪困境。今年3月,球員開始在網絡上討薪,當時寧夏隊通過了足協的賽季准入資格,但是,球員的欠薪問題沒有解決,一直持續到現在,最後球員們迫不得拉橫幅討薪。

「以前大家都是出去租房子,午飯回隊裏吃(賀蘭山體育訓練場),由於沒有錢,現在都是吃、住在隊裏,許多隊員都要還按揭和車貸,好多人的信用卡被涮爆(透支)。」隊員說。

隊員們還透露,有的隊員的妻子生孩子,面臨著請月嫂,進月子中心等,還有的隊員要結婚,無財禮錢,大家不得已籌錢幫助隊友結婚。近半年來被拖欠的工資達到800多萬元。「不發錢已經害得我們特別慘,真是把人逼到絕路上。」

球隊中有多位從國外轉回國內踢球的隊員,他們都表示後悔回國,在國外,待遇與國內雖然差不多,但是不會有欠薪的事情發生。

隊員們目前正在極力討回自己的工資,將來或許會離開該球隊,另謀出路。

據大陸媒體報道,大陸足球隊欠薪已成常態,中超、中甲乃至中乙,都曝出欠薪醜聞。中超球隊中,天津天海曾被曝欠薪。中甲球隊中,北體大,遼足、呼和浩特中優都曝出欠薪,其中,北體大梯隊拖欠日本教練薪水,甚至驚動了日本足協。中乙聯賽,欠薪情況就更加普遍。

記者拔打寧夏市體育局以及銀川市體育局,電話均無人接。記者致電信訪處,一名女性工作人員聲稱不清楚此事,不能透露任何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