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將華為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單後,特朗普政府正在考慮亦將杭州海康韋視(Hikvision)、浙江大華等5家中國影像監控設備公司,也列入黑名單,切斷美國對其的技術供應和零部件供應。華為與海康韋視,均是幫助中共打造監控工程、監控民眾的主要力量。分析表示,在未來的中美貿易談判中,特朗普政府很可能啟用「人權」牌。

5月15日,美國商務部宣佈將華為列入「實體名單」。這意味著,美國公司如沒有美國政府的授權,就不能向華為提供技術和零部件。

美國總統特朗普說,「無論是從安全角度還是軍事角度,華為都非常危險……。」

隨著華為被列為中美貿易談判的籌碼,貿易戰看起來越來越像科技戰,美國也似乎正在將關注焦點擴至另一領域:中共的監控技術。

美國盯上多家監控民眾的中國公司

《紐約時報》報道,一旦把海康韋視列入美國黑名單,這將標誌著特朗普政府首次懲罰協助中共監視和大規模拘禁新疆維吾爾人的中國公司。

就在美國商務部宣佈將華為公司及其68家子公司納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Entity List)之後,美國駐華大使做出了一個不同尋常的動作——訪問西藏。

5月19日至23日,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是四年來首位訪問西藏的美國大使。

CNBC電視台認為,美國關注海康韋視,這表明美國正在關注中共監控中國人的方式。海康韋視,只是中共監控技術龐大生態系統的一小部份。

中共2億台監控錄像機記錄著正在發生的事情。此外,該系統還採用了人工智能(AI)技術來進行面部識別。中共的面部識別數據庫幾乎包括其14億人口中的每一個。

前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前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都曾是該項目的主要領導人。二人都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元兇。

2008年,美國互聯網設備大廠思科(Cisco)協助中共設計網絡監控系統的消息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曝光的一頁文件,明言「金盾工程」的目標是「鬥爭法輪功及其他敵對份子」。

美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將宗教自由人權納入談判

5月初,由於中方突然反悔,撤回之前同意進行的結構性改革的承諾,造成即將達成的中美貿易協議破裂。特朗普政府隨後在5月10日正式將2,000億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提高至25%。

就在5月10日提高關稅的同一天,美國副總統彭斯及國家安全顧問博頓(John Bolton)前往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討論了中國宗教自由迫害問題。

隨後,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發出一份聲明,敦促特朗普政府在中美貿易談判中,將中國宗教自由迫害納入談判議程。

USCIRF委員加里鮑爾(Gary Bauer)在這份聲明中說,「在中美貿易談判中,宗教迫害和人權迫害必須在此更廣泛的基礎上進行。

這關乎每一位男女,無論是穆斯林、佛教徒、基督徒還是法輪功學員,都有權按照自己認為合適的方式進行禮拜。在數百萬中國人民的生命和自由遭到他們的政府攻擊的時刻,我們也必須將宗教自由和人權列入議程。」

彭斯也在會見了USCIRF專員後,發佈一條推文。推文表示,特朗普政府捍衛宗教自由,並配發了會面的照片。

此前4月29日,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召開新聞發佈會,公佈2019年年度報告,點名中國(中共)連續第20年被列為侵害宗教自由的「特別關注國」。報告用了較大的篇幅記載中共在2018年仍持續對法輪功學員、維吾爾人等進行宗教迫害。

報告說,雖然中共當局聲稱,截至2015年1月1日,已經終止使用囚犯器官的做法(其中許多人被認為是法輪功學員),但是,2018年,人權倡導者、醫療專業人員和調查記者提出了更多的證據,顯示收集囚犯器官的行為仍很大程度地繼續存在。

國會議員、中國問題專家:人權應是美中談判的核心

5月15日,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主席、民主黨籍眾議員麥戈文(Jim McGovern)在聽證會受訪中表示,「我們要促請特朗普政府,在貿易談判中直接提出這些(《逃犯條例》等)問題,人權問題應是與中共貿易談判的核心。」

CECC共同主席魯比奧(Marco Rubio)鼓勵美國政府和所有參與中美談判的人士,向中方提出對香港和人權議題的關注。

香港當局日前擬議修訂《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一旦通過,將允許香港向中國大陸移交嫌疑人。這引發國際社會強烈擔憂港人、在港外國公民以及過境香港人士的安全。

中旅美經濟學者夏業良向本報記者表示,他支持美國在貿易談判中和中共談人權。

「美國最想得到的結果,是中共接受協議,作出大幅度的讓步,包括對結構性的改革,作出法律上的規定,允許美國進行監督,但是如果監督不行,美國就一定要進行實施懲罰和制裁。」

騰彪律師在受訪中說,「美國應該用中共最無法反駁的事實——人權(迫害)」和中共進行貿易談判。

華府中國問題評論員郭寶勝也在受訪中表示,支持美國將人權納入中美貿易談判中。

他說,「貿易戰,可以說是打準中共的要害了。我認為,中共之後會受到民主國家的重擊、制裁,之後它會在人權和宗教自由方面,有所妥協。」

「特朗普政府是一個講實際的政府,以實力來實現和平。經濟上壓倒性的強制措施讓中國政府能夠(在人權)作出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