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9日,中石化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傅成玉在上海衍生品市場論壇發表演講,稱「在當今世界大形勢下,中國的能源安全問題更加凸顯。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近在眼前的迫切現實」。對此,傅成玉提出要做好兩手準備:第一、做好短期石油斷供準備,並且通過市場手段……規避短期風險;第二、在戰略和長遠上,立足於中國自己,從現在起,用10~15年時間做到能源基本自給,也就是80%以上的能源靠自己供應。

這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其所釋放的「做好短期石油斷供準備」。普通人的第一反應一定是「油價又要漲了」,而漲到何種程度,在汽車普及的當下,無疑將影響很多人的日常生活。也因此,不少人無法對這樣的消息置若罔聞。而這樣的消息一旦證實,必然會引發社會強烈的震盪和不滿。

那麼,是甚麼原因可能導致中國出現短期石油斷供呢?中國自己生產的石油難道無法填補空缺?

中共官方數據顯示,因有限的原油儲量和開採能力,中國國內的石油產量不到400萬桶/日,但每天國內石油的消費量卻達到1280萬桶/日。2018年,中國原油產量是18,910萬噸,同比減少1.3%。同年,中國原油進口量46,190萬噸,同比增長10.1%。中國的原油進口金額,在所有進口商品中排第二,2018年達到了1.59萬億元,僅次於集成電路的2.06萬億元。

中國目前已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進口國,而且中國石油對外依存度高達71%。這也意味著中國要想擺脫對進口石油的依賴,短期內是很難實現的。既然無法擺脫,那繼續進口石油滿足國內需求,應是北京當局應有的選擇。但是為甚麼傅成玉偏偏說要「做好短期石油斷供準備」呢?如果出現短時間的石油斷供,原因只能來自兩方面,一是國外輸出國出了問題;二是中共自身出了問題。

先看輸出國。2018年的資料表明,中國前四大石油供應國是俄羅斯、沙特阿拉伯、安哥拉、伊拉克,佔比總共為59%,分別是19%、15%、13%、12%。排名第5至10名的石油供應國是阿曼、巴西、伊朗、科威特、委內瑞拉和美國。

其中來自俄羅斯的石油總量在6000萬噸左右,俄羅斯提供的石油不僅價格高,而且存在質量問題。不久前俄羅斯媒體曾披露,俄方已經向中國出口了至少70萬噸受污染的石油,這些石油曾被歐洲拒絕進口。

而伊朗和委內瑞拉的石油出口因受到美國制裁影響,2018年中國的進口量從伊朗減少了5%左右,委內瑞拉則下滑20%。日前美國不再給中國等國從伊朗進口石油的豁免權,這意味著中國已無法公開從伊朗進口石油。

此外,根據2018年12月石油輸出國組織制訂的減產計劃,2019年1月,14個產油國原油產出下降79.7萬桶/日至3080萬桶/日,此前定下的目標為(下降)81.2萬桶/日。2月份則進一步減產56萬桶/日至3050萬桶/日,其中參與減產的11個成員國減產執行率高達108%。沙特、安哥拉、伊拉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等都屬於減產國,它們對中國的出口2019年也相應下降。

如果北京找不到充足的原油供應國,中國出現短暫油荒並非不可能。

中國出現短期石油斷供的另一個誘因是,北京高層主動停止從美國大規模進口原油。2017年開始,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原油大幅增加,成為美國原油的最大買主,購買美國出口原油總量的20%。原因在於:一方面,美國已經從過去的石油純進口國家,一躍變成了原油出口量排名前三的國家;另一方面,因應貿易戰,中共也加大了美國原油的進口數量。但是,在中美貿易談判停滯,中國國內經濟疲弱,北京發出強烈的「反美」聲音並釋放「決一死戰」的信號後,中共減少美國原油的進口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一旦其它輸出國無法填補美國的份額,中國就可能出現短暫的缺少石油的時期。

北京可能還有一個重要的考慮是設法保住外匯美元。與去年暴跌相比,今年的石油價格連續攀升。如3月21日,紐約NYMEX(連續計價)原油價格盤中交易最高價達到60.39美元,為去年11月12日以來的首次。官方2017年的數據稱,中國一年花9千億美元購買石油。按照2018年中國原油進口量46,190萬噸來計算,中國一年花在購買石油上的美元超過1.59萬。在當前貿易戰前景黯淡、美元緊缺的情況下,北京當局減少原油購買量,從而減少外匯支出也並不奇怪。

而可以間接證明傅成玉所言並非空穴來風的是5月29日央視《新聞聯播》報道,第八次深改委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在山西開展能源革命綜合改革試點的意見》,強調在推動能源生產消費革命保障能源安全、構建清潔低碳用能模式、推進能源科技創新等方面加快改革。

問題是在當局拚命維穩,高唱經濟形勢尚好的宣傳口徑下,為甚麼要由不在其位的傅成玉曝出「做好短期石油斷供準備」的信息呢?這不是有意在給北京當局添堵?

之前報道披露,中石化一向是江派曾慶紅、周永康勢力掌控的地盤。傅成玉早在上個世紀80年代初就是被視為「石油幫」幫主曾慶紅的親信之一。幾年前中石化落馬的總經理王天普、蔡希都與傅成玉有交集,而且關係應該也不一般。2014年1月,因「11‧22」中石化東黃輸油管道洩漏爆炸為「特別重大責任事故」,包括時任中石化集團公司董事長傅成玉、副省長級別的青島市長張新起在內的48名責任人都受到了紀律處分,2015年傅卸任。

因此,有著江派背景的久未露面的傅成玉近期露面突然傳出令人擔憂的消息,筆者認為,極有可能是江派以此攪局,給拚命想維穩的當局製造不穩定因素,配合其它江派人馬,向中南海施壓。如前所言,習近平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其若想脫離危境,唯有擺脫江派為自己設置的「保權力就必須保中共,保中共就不能拿下江」的陷阱,直搗黃龍,拿下江曾,解體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