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升級後,中共官媒擺出一副「受欺負」的姿態,指責美國「霸凌」。不過《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貿易戰打到極致不過就是兩方不做生意,各自不買不賣「不玩了」,這根本不是甚麼霸凌。他對美國之音指出,貿易戰用「戰」這個字只是比喻,不是戰爭,沒有暴力傷害對方,也不是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人。

貿易戰升級,中共官媒對美發動輿論攻勢,目的是甚麼呢?法廣認為是「轉移視線」。因為北京當局「接二連三誤判造成貿易大戰」,而且對特朗普和美國的誤判還在繼續,中共內部的指責聲音已經「惡聲鵲起」。

學者: 美國至今強大無可非議

5月21日,《聯合早報》發表了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的文章《對美國衰落的重新評估》。文章發表後,在中國網絡被無數人轉載,人們還給換了個標題,〈由於意識形態誤判美國勢力,恐釀災難性後果〉。

大家知道,中共媒體一直在宣揚一種觀點,認為「美國在衰落」。但鄭永年認為,這種觀點有出於意識形態上的分歧,對美國有偏見,美國經濟好於「任何一個國家」。

這位被中共官員廣為推崇的知名學者指出,「到今天為止,美國仍然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市場、最先進的技術、最強大的創新能力、無可替代的美元霸權等」。而且美國的勞動生產力在所有大經濟體中「仍然是最高的」,自由市場和強大的民間力量「使美國修復危機的能力仍然強大」。

鄭永年提醒,美國牢牢地控制著當今兩個最重要的經濟領域——金融和互聯網。在金融領域,世界上「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挑戰華爾街」。

而到目前為止,互聯網領域「可以說只有美國一家」。同時美國也掌握著知識經濟的最前沿,單就經濟而言,他認為「沒有任何跡象指向美國的長期衰落」。軍事更不用說,其它國家的軍事預算,只是美國預算的很小一部份,沒有國家能夠與美國抗衡。

這位知名學者強調,「不管喜歡美國與否,人們都必須對美國作客觀的評價。否則會造成錯誤的決策,導致災難性的結果」。他警告,「任何情緒化的決策都會導致衝突乃至戰爭」。

這篇文章在中國網絡瘋傳,很可能是因為鄭說出了人們不敢公開說的話。

特朗普要求 明確減少貿易逆差

其實想來,北京誤判的確有跡可循。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前,多次批評中共不守規矩,給美國造成大量損失。他就任後,習近平專程到訪海湖莊園,拿出了「百日計劃」。「百天蜜月」結束,發現甚麼也沒有兌現。

特朗普回訪北京,說了一句「我不怪中國,只怪我的前任,讓中國(中共)佔了這麼大的便宜」。北京竟然沒有聽出這句話弦外之音,向美方開了一個2,500億美元的大訂單,但只落實了很小一部份。

去年4月4日,美方拿出第一批徵稅清單,中共表示報復。5月3日美國財長姆欽(Steven Mnuchin)率團到北京進行了「並不愉快」的談判,北京對特朗普希望減少貿易逆差的要求沒做任何實質性讓步。

隨後美方「強硬派」逐漸佔了上風,著名的「鷹派悍將」萊特希澤走到了台前。與此同時,美國兩黨在對中共的問題上,形成了空前共識。

7月6日,美國開始徵稅,中共隨即以美國農民為目標進行報復,政治用意很深。

9月24日,美方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開徵10%關稅,並宣佈2019年1月1日上調到25%。

一再誤判 北京失去機會

日期逼近,習特兩人在G20峰會期間進行了會晤。在開場45分鐘發言中,北京承諾進行結構性改革。特朗普當即決定將上調關稅時間延後到3月1日,給90天的時間談判。並且在期限到期後,再次宣佈無限期延長。

對中方來說,這是一個避免貿易戰的重大機會。但北京再次誤判,中國4月份的經濟數據似乎沒有想像的那麼糟。而且特朗普可能應對大選,不急著簽協議,北京推翻了之前達成的協議。

十幾名中共官員和學者的說法,讓《紐約時報》得出結論:北京當局的誤判,是中共「有史以來最大的失誤之一」。這個誤判始於中共入世後不兌現承諾卻得逞的忘形,把美國副總統彭斯激烈抨擊中共誤判是「政客遊戲」,沒有理解美國對中共的意識和態度正在發生巨變。

北京無有效對策 貿易戰升級

基於對中共性質的深刻意識,美國朝野真正地團結了起來,一致對付中共。至此,中方已經失去了所有的華盛頓朋友,包括美國商界。法廣指出,北京當局沒想到,這種誤判導致中美關係「斷崖式下落」。

如今,貿易戰幾近失控,北京卻號召讀《論持久戰》。甚至用「老舊」的暴力象徵以示抵抗,到長征出發點擺出「決一死戰」的姿態,還在主動激化矛盾。

傳聞,是習近平導師的清華教授孫立平質疑,中美關係到今天這種地步,自己沒有責任嗎?無庸置疑。但是這個責任誰來扛呢?

美方(5月)10日提升關稅,信傳媒報道,中南海高層「炸了鍋」。13日提前召開政治局會議,徵求委員們的意見。但中共眼下要求「定於一尊」,很難想像會有人公開表示反對。誰也不敢承擔責任,「當這個罪人」。所以信傳媒指出,責任最終還是落在北京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