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漢初年的隱士梁鴻,字伯鸞,扶風平陵人(今陝西咸陽西北)。他博學多才,家裏雖窮,可是崇尚氣節。東漢初,他曾進太學學習。結束在太學的學業後,就在皇家林苑─上林苑放豬。

有一次,梁鴻不小心,使得房子著火,延及周圍的人家。梁鴻就一家家的去查問每家所遭受的損失,並以豬來作為賠償。有一家人嫌賠得太少。梁鴻說:「我沒有別的財物,願意為你做一段時間的工來補償。」那家主人答應了梁鴻的要求。梁鴻在這家幹活時不懈朝夕,勤勤懇懇,絕無怨言。鄰家的一些老人見梁鴻的行為非同一般,就聯合起來責怪那家主人,不該如此對待梁鴻。那家主人也尊敬他,並將豬悉數歸還給梁鴻,梁鴻堅辭不受,後來回鄉去了。

由於梁鴻的高尚品德,許多人想把女兒嫁給他,梁鴻謝絕他們的好意,就是不娶。與他同縣的一位孟氏有一個女兒,長得又黑又肥又醜,而且力氣極大,能把石臼輕易舉起來。每次為她擇婆家,就是不嫁,已三十歲了。父母問她為何不嫁。她說:「我要嫁像梁伯鸞一樣賢德的人。」梁鴻聽說後,就下聘禮,準備娶她。

孟女高高興興的準備嫁妝。過門那天,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哪想到,婚後一連七日,梁鴻一言不發。孟家女來到梁鴻面前跪下,說:「妾早聞夫君賢名,立誓非您莫嫁;夫君也拒絕了許多家的提親,最後選定了妾為妻。可不知為甚麼,婚後夫君默默無語,不知妾犯了甚麼過失?」梁鴻答道:「我一直希望自己的妻子是位能穿麻葛衣,能與我一起隱居到深山老林中的人。而現在你卻穿著綺縞等名貴絲織品縫製的衣服,塗脂抹粉、梳妝打扮,這哪裏是我理想中的妻子啊?」孟女聽了,對梁鴻說:「我這些日子的穿著打扮,只是想驗證一下,夫君你是否真是我理想中的賢士。妾早就準備有勞作的服裝與用品。」說完,便將頭髮捲成髻,穿上粗布衣,架起織機,動手織布。梁鴻見狀,大喜,連忙走過去,對妻子說:「你才是我梁鴻的妻子!」他為妻子取名為孟光,字德曜,意思是她的仁德如同光芒般閃耀。

後來他們一道去了霸陵(今西安市東北)山中,過起了隱居生活。在霸陵山深處,以耕織為業,或詠詩書,或彈琴自娛。

不久,梁鴻為避徵召他入京的官吏,夫妻二人離開了齊魯,到了吳地(今江蘇境內)。梁鴻一家住在大族皋伯通家宅的廊下小屋中,靠給人舂米過活。每次歸家時,孟光備好食物,低頭不敢仰視,舉案齊眉,請梁鴻進食。皋伯通見此情形,大吃一驚,心想:一個僱工能讓他的妻子對他如此恭敬有加,那一定不凡。於是他立即把梁鴻全家遷入他的家宅中居住,並供給他們衣食。梁鴻因此有了機會著書立說。

(出《後漢書‧卷九十三》)

~轉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