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段「100元錢VS中共紅旗 社會實驗」的影片在網絡熱傳。該影片展示的社會調查,直觀地反映出,當中國人在街頭看到地上同時有一張100元錢和一面中共血旗的時候,人們紛紛撿起100元錢,而對中共血旗毫不理睬。

影片中,不同的場景,有白天有夜晚,也有下雨天。15名身份不同的中國人,有青年男士、女士,中老年男士,也有學生模樣的人,推嬰兒車的年輕媽媽。撿起錢後,人們往往左右張望,檢查錢幣真假,並繼續行路,而對地上的血旗幾乎熟視無睹,有的還踩著走過去。

其中,有位騎車男士專門倒車回去撿起百元鈔後再次騎行上路。一個童車中的女童發現錢幣叫了一聲「媽媽」,年輕媽媽過去撿起錢塞到女兒手中推車離開。還有人說,「這個錢敢扔啊!」

測試的結論是,「所有人都忽視了中共血旗,選擇撿起了100元錢」。測試者並感嘆,國旗是一個國家的象徵,國家是一個人的根源。

影片引發網民熱議。網友表示,「這還用測啊?」「這影片拍攝成本挺高的。」「100元太浪費了,1元錢更有笑(效)果。」「這屬於高級黑啊。」「中共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中共治下哪有真正愛國的?他們連啥叫愛國都不懂,他們心裏只有錢,誰給錢就愛誰。」「這要我看到了,我會順手幫著把紅旗扔在垃圾桶。」

此外,網民還例舉了「8000人反辱華集會」中,中共紅旗被塞進垃圾桶,並諷刺「這就是愛國」。

大陸網友小華向記者表示,「我覺得這個試驗,在街上90%的人都只會撿錢,很難想像只撿起來紅旗的人。」「國人現實,非常功利。」

該影片的發佈者華人反極權聯盟創始人關堯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影片源自網絡,他們只是把影片編輯過,從5分鐘壓縮到2分鐘左右,以便於在Twitter上發佈。

關堯說,該影片說明的問題很多,最重要的一點是中國人對物質的渴求高於中共官方所宣傳的人民對精神方面訴求,包括愛國這些等等……

他舉例說,本次中美貿易戰中,「華為」以及中國製造的商品也賦予了所謂愛國的意識形態,中共當局往往默認對購買中國製造的商品附加另一層含義就是愛國。但現實說明,中國人並沒有被意識形態真正地左右。

他表示,由此可以推論,雖然中國人長期生活在中共營造意識形態中,但是中國經濟一旦出現問題,民眾的意願不會被官方的意志所主導。這也就是中共為甚麼擔心中國的政局會出現動盪的主要原因。

事實上,這種測試並非中國首創。記者查詢到,影片製作服務TAKE7 Production 2017年8月17日發佈了一個影片,在印度獨立日第二天做的社會實驗顯示,人們對放在地上的國旗反應不一,有的置之不理,有的在觀望,有的撿起來把旗收好,還有人把國旗插置到高處。

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台灣作家夏禱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在「100元錢VS中國國旗 社會實驗」這個影片裏我們看見了一件事實,這個事實勝過了一切的話語。在老百姓眼裏,中共的那張血旗甚麼也不是。這面 「血染的旗幟」,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象徵,已經淪落到了無物之物的地步。

「這個影片展現了,歷史走到了哪一步,誰也擋不住。不管黨把這面破產的旗幟怎麼揮舞,老百姓知道它真實的位置。那就是它甚麼也不是。」她說,「而在世界上,這面旗幟的真實地位就遠不僅如此,1991年聖誕節那一天,蘇共解體,共產黨被宣佈是非法的。許多前共產國家都把帶有共產黨標誌的東西扔進歷史的垃圾堆。」

她舉例說,在台灣,成千上萬的台商在大陸投資血本無歸,有的只剩下骨灰。這些台商成立了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2012年,台商沈柏勝發起「世界燒五星旗攝影比賽」,燒了190面血旗。

近年來,每逢十一國殤日,一些在美國、澳洲、日本的中國學生用接力焚燒中共血旗的方式抗議中共,希望熊熊烈火能結束中共政權的罪惡和壓迫。

對於國人現實功利的心態,夏禱認為,傳統道德是講究路不拾遺的,現在的中國人沒有了,是因為中共暴力的黨文化系統破壞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其實也是中共的迫害造成的。

她說,「老百姓對血旗視若無睹的表現,只不過是在高壓統治下的必然狀態。血旗只好拿來燒,拿來踩,誰會把它從地上拾起來?對受騙上當了70年的人來說,這面染滿了血的旗早已不存在了。所以你說,紅色中國還能活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