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破裂、關稅戰升級,加劇了中國經濟危機和中共的政治危機。最近大陸有不少有識之士提出解決方案,即實施「三零」政策,避免魚死網破。

特朗普:中國想達成協議 

但美國還沒準備好

5月27日,特朗普總統在與日本首相安倍會面後,舉行了新聞發佈會。在會上他說:「我們將在未來的某個時間,與中國(中共)達成一項非常棒的協議,因為我認為中方不會想要持續支付數百億美元的關稅。」

「北京希望達成協議,我想他們可能希望達成他們在試圖重新談判之前的交易。」特朗普補充說,「我們還沒準備好(要與中方)達成協議,我們正在(從中方那裏)收到數百億美元的關稅,這個數字可能會非常、非常容易地增加。」

特朗普說,「你們知道,成千上萬的企業正在離開中國,他們遷移到不需要付關稅的地方,包括美國。」「他們會去亞洲的不同地區,越南,日本……因為人們不想付關稅。」「這將增加中方回到談判桌的意願。」 

中美貿易戰升級,無法預測中美談判何時恢復。美方堅持中方必須回到4月底達成的協議;北京則回到中美開始談判前的態度,否認竊取知識產權及強制性技術轉讓。

自去年12月1日習特會後,中美舉行了密集的談判,原本預期5月的最後一輪談判能達成協議。不過北京突然要求撤回原先的承諾,特朗普政府認為中方破壞已達成95%的交易,決定恢復已延遲兩次的徵稅,於5月10日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10%懲罰性關稅提高到25%。

中方則在5月13日宣佈,6月1日起提高對價值6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徵收報復性關稅,最高達25%。當天,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公佈,擬對另外價值約3,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征關稅,並公佈3,805項產品清單,徵求公眾意見,預定6月底前完成法定程序。

中美貿易談判破裂、關稅戰升級,特朗普政府無所畏懼,而中共那邊就發動文宣系統煽動民族主義,掀起反美輿論;然而中國經濟下行加速,失業率攀升、物價暴漲、民間恐慌情緒蔓延。貿易戰升級更激化中共高層分裂與內鬥。習近平當局坐困中南海的窘境不難想像。

有識之士建議習近平

實行「三零」原則

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共掀起輿論反美,後果不堪設想,結果只能令貿易戰加劇,對中美雙方都沒有好處,長期下去,中國的經濟更難支撐,一直依賴美國產業鏈的中國科技產業將會走上絕路。

為早日走出困局,最近有不少中國有識之士提出解決辦法。他們指出,如果中國兌現加入世貿時將實現「三零」原則的承諾,貿易戰就可迎刃而解。實行「三零」的結果只會對中國人民有好處,無壞處。可能會損害當權者和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但是,為了廣大中國人民福祉和社會的安定,政府應當讓出部份權力和利益。

微信廣泛轉發的一篇署名王冠一寫的題為《貿易戰的本質問題是甚麼?》的文章,作者在文章中指出,美國的訴求是「三零二停一允許」,「三零」是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零補貼,「二停」是停止盜竊知識產權和停止強行技術轉讓,「一允許」是允許美國人到中國獨立開設公司。

作者王冠一提醒,「三零二停一允許」不是單方的,而是雙方的,你對我「三零二停一允許」,我也對你「三零二停一允許」。美方加征關稅,是因為中國不同意雙方實行「三零二停一允許」,還要繼續徵收比美方高得多的關稅,繼續保持壁壘,繼續非法補貼,不承諾放棄盜竊知識產權,不允許美國企業來中國自由開設公司,在造成美方利益繼續損失的前提下,美國才對中方採取加徵關稅的反制行為。

王冠一指出,美方的這些要求,中國在入世談判的時候已經承諾,當時中方是發展中國家,享受比發達國家更好的條件,比如,可以加徵更高的關稅,可以給企業補貼,但是在美國看來,十八年來,美方一直在承受「不平等條約」和中國的「剝削」,中國人去美國開設公司的政策早已執行很久了,外國人來中國開公司還這麼難,美國僅制裁了華為,但是中國幾乎阻擋了美國所有的互聯網企業進駐中國,比如谷歌、推特、臉書等等,還有美國服務及金融業的公司。現在,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提升,是時候要求「平等」了。

零關稅壁壘本來是中國入世時的承諾,就是允許別人到你的市場來做生意,但是中國政府至今依然把持教育、衛生、金融、服務貿易等許多領域,這些領域非但沒有向外企開放,也沒有向中國人開發,而是被政府和國有企業壟斷著。

王冠一認為,這樣做,其實最大的受害者不是美國,而是中國人自己。入世貿之初,中國人都幻想著可以得到國民待遇,可以公平參與市場競爭,但是事與願違。貢獻了接近90%就業、50%的稅收和GDP的民營經濟,至今還遭受不公平的歧視性待遇。當然,拆除壁壘雖然有利於中國百姓和民營經濟,但是會讓國企失去特權和壟斷地位,讓政府失去對經濟領域的管控能力,這才是真正的、會動搖體制的「核心利益」。

有人說國企可以在公共領域提供優惠產品,但看看大陸的油價、過路費、電費、電話費、上網收費等等就明白,那並不是事實。

王冠一認為,在「三零二停一允許」的問題上,美國的利益和中國百姓的利益在原則上和在絕大多數細節上是一致的,而中國政府的利益和中國百姓的利益則未必是完全一致的。實行「三零二停一允許」,中國將獲得真正的市場經濟地位,普通百姓和民營經濟會獲得國民待遇,只是政府要讓出一部份權力和利益。

王冠一認為這就涉及問題的實質,「既得利益者非但不願意放棄權力和利益,還要把本該屬於人民的權力和利益作為『代價』去犧牲,『開放』意味著失去經濟管控權力和權力衍生的利益,才是中國不能接受『三零二停一允許』的真正原因」。

網上還流傳著一篇對浙江工商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朱海就的專訪,朱海就認為「三零」是本來就應該有的常態。「三零」只是恢復被扭曲的狀態。他舉例說,「三零」實現後,就會「極大地改善消費者福利,首先,零關稅可以使消費者以更低的價格買到更多樣化的外國產品。其次,零補貼可以增加消費者收入,因為補貼來自消費者稅收,零補貼會推動減稅,更為重要的是『三零』原則促進了市場競爭,消費者會從競爭中得到好處」。

朱海就認為只有推動「三零」原則才可能較好地解決貿易摩擦。其實面對貿易摩擦,只有兩個選擇:貿易戰升級,魚死網破,走向對抗和閉關鎖國;或者開始遵守自由貿易的法則,在這一法則基礎上實現和平共處、自由貿易和自由往來。

中共不願改變的原因

法廣2月份的一篇報道也稱,對於美國來講,衡量貿易談判成功與否的唯一標準,就是中共能否實現經濟的結構性改革。

也就是說,不再竊取別人的知識產權,不再強奪別人的科技成果,不再對出口企業實行國家補貼,放棄國營企業對經濟的壟斷,拆除對別國的貿易壁壘,拆除網絡防火牆讓信息開放和自由流通等等。

報道說,中共不遵守世貿的規則卻盡享自由貿易的好處,給中共政權帶來最大化的利益:中共從此有能力向美國和西方世界發起攻擊,甚至要取代美國;中共權貴肆無忌憚地掠奪國家和民眾的財產迅速暴富。

中共有足夠的資源鎮壓國內的政治異見人士、維權人士和少數民族;有能力將南海變成中國的內湖,有膽量聲言武統台灣、消滅華人世界的這盞民主燈塔。

報道認為,中共如果願意改變,那它所有的利益就化為烏有。結構性改革,改的是中共的命根子。因此,中共寧願美國徵稅,讓國家與人民承受苦難,也不願進行經濟的結構性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