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歐洲議會選舉落幕了,德國執政黨——聯盟黨(CDU/CSU)和社民黨遭遇滑鐵盧,社民黨甚至損失了兩位數的選票。而這兩個傳統大黨之所以慘敗,僅僅是因為一個26歲網紅一個55分鐘的影片?

德國5月26日舉行了歐洲議會選舉,當晚的初步統計顯示,基民盟(CDU)損失了7.5個百分點,降至22.6%,僅僅比綠黨多2個百分點。基社盟(CSU)增加了一個百分點,所以聯盟黨總體來說還是第一大黨(29%),但相較2014年,選民大流失。

基民盟可以慰藉自己的也許是當天不來梅的地方政府選舉:基民盟成為當地第一大政黨(26.1%),也由此取代了統治了60年的社民黨(24.8%)。

德國聯合執政黨中的社民黨(SPD)更是經歷了歷史性挫敗:從27%降至16%。由此也從第二大黨變為第三大黨。

綠黨是這次選舉的真正贏家,其支持率從五年前的11%,猛增到21%,一躍登上第二大黨的寶座。

半路殺出一個26歲YouTube網紅

選舉過後,基民盟和社民黨都在分析失敗原因。也許其中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至少對年輕人來說影響很大的事件,是一個26歲名叫Rezo的YouTube紅人的影片。

歐洲議會選舉前一個星期的星期六(5月18日),穿著戴帽衫、戴著帽子、露出一綹藍色頭髮的Rezo在YouTube頻道上傳了一個影片。在55分鐘的時間裏,他慷慨激昂地列舉了執政黨,主要是基民盟的幾大「罪狀」。

他通過新聞發佈會、對部份官員的採訪片段,科學家的論述,新聞事件等指出了執政黨的錯誤政策,順帶也把其它現有政黨,例如自民黨(FDP)挖苦諷刺一番,同時無情揭示了現任官員的無能、不稱職、說話前後矛盾等的表現。

Rezo的態度非常明確,他給自己這段影片起的名字就叫「摧毀基民盟」,而且他解釋說,他把基民盟和基社盟通稱為基民盟。

幾個大黨一開始都沒有把一個年輕網紅的舉動放在心上,因為歐洲議會大選26日登場,各黨都在做最後的衝刺準備。但他們沒有料到,Rezo的影片反響巨大,甚至成為了一個新聞事件。

最後老牌大黨回過神來,基民盟星期四(23日)回應了Rezo的批評——以公開信的方式。青年社民黨24日晚通過一個五分鐘的影片,邀請Rezo進行對話,並且承諾,無論選戰多忙,只要Rezo給出時間地點,保證隨叫隨到。

Rezo沒有理會這兩大政黨的回應,反而又出一記重拳。他24日再次發佈一個影片,這一次,他打開天窗說亮話,明確號召他的追隨者:在26日的選舉中不要選基民盟,不要選社民黨,不要選另類選項黨(AfD)!

根據德國的政治版圖,除去他點名的這幾個政黨,只剩下了綠黨和左翼黨。自民黨(FDP)也不是Rezo推薦的,而是他在錄像中批評的對象。

這一次八十多個德國知名網絡積極分子一起發聲,紛紛留言支持他。

Rezo上傳「摧毀基民盟」的錄像後,到歐洲議會大選前的這一個星期之內,約有800萬人點擊了他的錄像。年輕一代,就是平時不關心政治的,都在議論Rezo的影片,思考如何在選票上劃叉。

版權及環保觸碰年輕人神經

有人分析,引發Rezo現象的有兩大原因:新的版權規定以及環保問題。

根據歐盟新的版權規定,例如用戶上傳的影片中如果有違規侵犯版權的現象,比如播放了沒有授權的音樂,網絡運行商要負責。這促使網絡運行商對用戶更加嚴格過濾,結果是年輕人喜愛的網紅們可能因此不能上傳自己的製作。這激怒了離不開網絡的年輕一代。

另外一個問題是環保。幾個月來,「星期五為環保而戰」的運動越來越擴大,已經遍及歐洲各大城市,示威者不僅有學生,也有學生家長以及祖父母等。歐洲議會選舉前的星期五(24日),德國多個城市都有學生上街遊行,柏林就有一萬五千名學生再次聚集在勃蘭登堡門前舉行示威。

學生們表示,政治家30年前就知道氣候變遷的威脅,但他們欺騙了我們。現在我們必須走出教室,主動為我們的未來採取行動,逼迫政治家拿出相應措施。他們提出的具體要求是,必須採取行動,將地球升高的溫度控制在1.5攝氏度。

環保問題也是Rezo錄像的重點,他聲情並茂地號召年輕人行動起來,關心環保問題,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勸說他們的父母、祖父母投票給正確的政黨。

無論如何,歐洲議會選舉已經結束,現在德國老牌政黨,主要是Rezo點名批判的基民盟(包括基社盟)和社民黨都表示,要冷靜分析失敗原因,並且都打算要更加努力,接近年輕選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