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特朗普政府視被指獲中共大力扶持的華為是最大的國安威脅之一,除呼籲盟國禁用華為5G設備外,近期還將該公司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單(豁免期90天)。

特朗普政府大動作制裁華為,是依法懲罰華為的不當行為。《華爾街日報》整理與華為有關訴訟案件,並採訪了前美國官員、前華為員工、競爭對手和合作夥伴,獲得的結論是:華為的企業文化是以引人非議的不道德手段取得競爭成就。

美國科技網站「Lightreading」報道,華為員工朱一斌(音譯,Zhu Yibin)2004年6月在美國規模最大的電信展Supercomm上,涉嫌竊取參展廠商的技術,當場被會展保安人員逮到。保安人員還在其手提電腦及相機存儲卡內,發現多家通信廠商(富士通網絡通信公司和北電網絡公司)的信息以及產品技術材料,包括AT&T公司的辦公室佈局。朱的證件被沒收,並且被逐出展覽場。此外,朱佩戴的證件上,公司名稱是WEI HUA(為華)。媒體報道,朱一斌後來被華為開除。

幾十年間,華為從一個鮮為人知的企業,成為中共在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及智能手機製造商之一。《華日》調查後發現,華為一直被競爭對手指控偷竊技術及仿冒產品,包括5G技術、華為智能手機上的音樂、使用手冊內容,以及支持人工智能(AI)的應用技術等。在大約十宗訴訟案中,指控者除了包括思科(Cisco)及T-Mobile等美國知名公司外,還有專利或著作權擁有人。(見表)

前華為員工:華為所有資源用在竊技術

華為成立於1987年,創辦人任正非有中共軍方背景,曾是軍事技術研究員。華府擔心具中共軍方色彩的華為,實則是中共的黑手,在海外為中共從事間諜及網絡戰活動。華為否認其為中共進行間諜活動。

根據中共《國家情報法》(National Intelligence Law)第七條規定,所有組織和公民都必須支持、協助和配合開展國家情報工作,並保護他們所知道的國家情報工作機密。

華府官員承認,直到最近幾個月,美國才採取措施對抗華為。渴望在大陸做生意的美國公司,過去也沒有要求華府官員採取行動。這樣的延遲,使得華為在過去幾十年來,通過不道德手段迅速崛起,成為思科及摩托羅拉等公司的強大競爭對手。

2002年至2003年在華為瑞典辦事處擔任工程師的里德(Robert Read)說:「他們(華為)把所有資源都用在了竊取技術上,先去偷一塊主機板,然後對它進行逆向工程(分析)。」

華為在2001年進入美國市場,接著在歐洲設立辦事處。在海外開拓市場初期,華為使用其它的名字,例如在德薩斯州普萊諾設立的公司稱為FutureWei,在瑞典的分支機構命名為Atelier。

公司內有國家情報級房間

美國安全官員表示,他們大約在2012年開始瞄準華為,因為他們發現華為在美國德薩斯州等地的辦公室內建造的安全房間,可以阻止電子竊聽,安全等級與各國情報站設施相當,而且不准美國員工進入。

對此,反間諜官員相信,華為處理秘密信息的方法與國家級的情報機構極為類似,具有嚴格的保密級別,同時以保密通信渠道與北京聯絡。

幾名前華為員工說,剛開始他們被要求招募競爭對手的人才,但是沒有獲得很大的成功,華為轉而研究競爭對手的網絡硬件。

為了儘速在歐洲立足,前華為員工說,任正非在Atelier設立後,多次訪問斯德哥爾摩。里德說,當愛立信宣佈裁員時,華為的高管們遞給他「一大把瑞典鈔票」,派他到Kista地鐵站附近的一家酒吧,招募被炒的技術人才。

華為智能手機所需要的晶片,大約20%來自高通公司,英特爾和微軟也是華為的大供應商,IBM在1990年代末是華為的重要顧問公司。

前美國賓夕凡尼亞州西區聯邦檢察官希克頓(David Hickton)表示,雖然與大陸公司做生意會有技術被盜的風險,但是潛在的財富讓許多公司放棄控告,「這些公司不想冒犯中國(中共)」。◇

相關報道見A7(國際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