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封神演義》中的瘟神呂岳,在與姜子牙等鬥法敗北之後,不僅沒有靜思己過、修身養性,反而是學了些邪術之後又來報仇。後來呂岳邀請了他的道友陳庚在穿雲關設起瘟濛陣,妄圖阻擋姜子牙等伐紂的去路。其道友李平洞悉天理,特來勸呂岳不要逆天而行,自取滅亡。

但呂岳非但不聽,還覺得自己是為國盡忠、誅逆討叛、應天順人。甚至對李平誇下海口:「你看我擒姜尚、武王,令他片甲不留。」此時李平仍然好心地勸他說:「姜尚有七死三災之厄,他也過了;遇過多少毒惡之人,十絕、誅仙惡陣,他也經過;也非容易至此。古云:『前車已覆,後車當鑑。』道兄何苦執迷如此?」可是呂岳仍然要一意孤行。可是凡事自有天道主宰,逆天而行只有死路一條,最終呂岳死於楊任之手,多年的修為付諸流水。

正所謂前車之鑑,後車之師。在呂岳之前就有諸如聞太師、趙公明等高人,逆天而行都只是自取滅亡,呂岳就應該引以為鑑。所以呂岳之死實質是自找的,是過於執著自己的爭鬥之心而導致的。由此我聯想到,現實生活中似乎還有一些跟呂岳類似的愚者,他們或已走到了危險的邊緣。

從一九九二年起,法輪大法洪傳,在中國有上億人修煉,至今法輪大法傳遍了世界上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江澤民集團利用手中的權力,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誣衊和迫害。法輪大法是宣傳真、善、忍的正法,那麼打壓正義的必定就是邪惡。法輪大法能洪傳世界,也是天象使然,江澤民集團的暴行無疑是逆天而行。

在權利的威逼利誘下,一部份黨徒與公檢法人員也違心地幹著迫害法輪功的事。他們覺得自己是遵循領導的安排與維護政黨的利益,但其實這個和呂岳的藉口無異,打擊善的、違背天理,就等於是助紂為虐。

歷史是用來借鑑的。羅馬帝國鎮壓基督教的結果,導致自己滅國;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最終把自己釘在恥辱的架子上;《封神演義》中各路神仙道人阻擋姜子牙保周伐紂,最後都是自取滅亡;薄熙來、徐才厚、李東生等賣力的迫害法輪功,最後也通通遭到惡報……一個心智健全的人開車,看到前面車子出車禍,一定會小心地避開。既然有古今中外那麼多例子擺在眼前,那些助紂為虐的人,還要重蹈呂岳的覆轍嗎?

~轉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