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5日,英文《大紀元》記者Jan Jekielek對美國特朗普總統的二兒媳勞拉特朗普(Lara Trump)進行專訪,勞拉是特朗普2020競選團隊的高級顧問。

在訪問中,勞拉談到對特朗普總統的「無休止的調查」、假新聞、女性選民、邊境安全和社會主義等話題,她還提到特朗普注重家庭生活,平易近人,是一位好父親、好祖父。

Jekielek:(美國特別檢察官)米勒的調查結束了,結論是(特朗普陣營跟俄羅斯)沒有勾結,沒有妨礙司法。 然而(對總統)各種各樣的調查仍在繼續。

勞拉:我認為,民主黨至今對特朗普當選心有不甘,哀嘆希拉莉落選,他們知道在2020年大選中無法擊敗特朗普,那其他選項是甚麼呢?那就是調查、彈劾特朗普,傷害他親密的人,並試圖在他治理國家的時候牽制他,分散他的注意力。

Jekielek:「我聽說,民主黨對付特朗普的政策是「千刀致死」(death by a thousand cuts,意為製造各種阻礙,最終導致下台 ),是這樣嗎?」

勞拉: 「我猜這是他們戰略的一部份。 他們自認為如果繼續誹謗總統,繼續抹黑我們的家庭和總統的親密夥伴,也許有一天美國人會聽信他們的說辭。

「但我認為,美國人對自己的日常生活更感興趣。 他們現在獲得了高薪工作,省了很多稅,這些才是他們關注的事情。美國人對民主黨的這套說辭,已經感到厭倦了。

「(不管假新聞怎麼)騷擾我們,寫負面新聞,我們都非常坦然,因為我們知道自己是好人,並且在做正事。」

Jekielek提到,上周總統在跟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和參議員舒默的基礎設施會議上,不歡而散,「一個(假新聞)例子,就是總統說自己非常平靜地離開會場, 而媒體報道他『怒氣沖沖』,描述得非常不一樣。」

勞拉: 「我在媒體從業多年,擔任電視節目Inside Edition的製片人。我知道媒體界會操縱(節目)內容,但是直到我自己成為(假新聞的)受害者,才真正知道這意味著甚麼。

「更糟糕的是,這些(媒體)人是我們信任的、在全國傳播信息的人,他們有責任向公眾講述真相,而不是操縱和篡改內容,他們(的新聞)很多時候是反特朗普、反美國的。

「我認為很多美國人正在意識到,媒體並不總告訴你真相,這是可恥的。那些自稱記者的人,轉身就去編造謊言,而他們非常清楚真正的事實。」

勞拉說, 對於特朗普總統一針見血指出「假新聞」的勇氣,她非常讚佩,「因為許多人不會這麼做,而是會跟媒體一起虛與委蛇,並從中得到個人利益,但是這位總統不一樣,他說,『夠了!你們做錯了!』,他稱那些(報道)為『假新聞』。」

在談到假新聞不光是「反特朗普」,實際上也在「反美國」的時候,她舉了邊境問題的例子,進行說明。

「看看我們國家的媒體怎麼報道南部邊境的移民問題吧。在奧巴馬執政期間,出現了(移民)家庭分離的情況,但是頃刻之間,媒體稱「特朗普將兒童鎖在籠子裏。」

「首先,情況並非如此,(特朗普造成移民分離)是一個荒謬的說法。這一切都是奧巴馬政府的遺留問題,那時候(媒體)對此不聞不問,現在卻大做文章。」

「還有,媒體對特朗普總統進行負面報道,把那些越境者描繪為需要幫助的人,要讓他們進入我們的國家!然而,我們不能繼續開放南部邊境,因為這不是有效解決問題的方法。」

「現在有超過一百萬人準備進入我們國家。這意味著甚麼?這(如果進入)必將會影響了美國的非洲裔社區、西班牙裔社區,和低收入社區人民的權益。如果你聽信了媒體,同意這些人進入美國,那就會傷害這個國家的人民。」

「我們必須首先照顧自己國家的人民,如果我們(還有能力)可以幫助其他人,我們絕對應該幫助他人。特朗普總統一直都是這樣想的,並在這種理念下工作。 但不幸的是,媒體扭曲了事實,他們(媒體)在傷害我們國家。」

勞拉還提到,「我們正在為2020年做準備,在全國各地招兵買馬,讓我們的團隊到位。此外我們做了『劃時代』性的籌款活動。今年第一季度就籌集了3,000萬美元。其中一半捐贈來自女性選民。」

Jekielek: 特朗普總統在2016年大選時,似乎在贏得女性選民方面面臨挑戰,你是怎麼跟女選民宣傳的?

勞拉說:「2016年,我們的捐款只有四分之一來自女性,現在捐贈的一半來自女性。」

「女性選民似乎被約定俗成的告知,你必須支持民主黨, 如果有人支持特朗普,那是不敢明說的。而現在很多女性選民向我表達了她們對特朗普的支持,這會讓那些認為特朗普沒有女人緣的傢伙大驚失色。」

「我一直說,給特朗普投票的女性的數量,應該遠遠大於民意測驗的結果,因為她們投票後秘而不宣,不會告訴那些收集民意測驗的人。」

「2016大選的時候,可能一些女性受到民主黨媒體的蠱惑,不清楚特朗普的為人,因此不想捐款給他。現在(捐款)結果勝於雄辯, 這個國家的情況正在發生變化。所以我認為很多女性已經厭倦了媒體的胡說八道,也許她們現在說,我們不僅要投票,還要捐款,因為我們希望他連任。」

Jekielek: 特朗普總統說,美國永遠也不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請問,在2020大選中,你認為這個議題會佔多大比重?

勞拉說,民主黨的候選人持有「接近社會主義或完全社會主義」的理念,「 作為美國公民,我感到很可怕,我們國家建立在自由市場、自由經濟和資本主義之上。 這就是為甚麼我們是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為甚麼我們是強大的國家;為甚麼人們每天都湧向這個國家。 遠的不說,看看委內瑞拉,就知道社會主義的危害。」

「蘇聯、古巴、中國,這些國家的(社會主義)制度,我們美國不想模仿。但是,當你看到那麼多(民主黨)候選人要提供的各種福利—— 免費教育、免費醫療,對那些不了解(社會主義對國家的長期危害)的選民來說,是有誘惑力的。」

「但最終,我認為美國不會淪落到社會主義,人們不喜歡大政府控制一切,美國人民會站起來,投票反對社會主義。」

此外,勞拉還提到特朗普總統在私人生活中,是一個風趣的、沒有架子的、充滿愛心的好父親。

「大家認為他是電視上的那個強硬的人物,但並非如此,他熱愛家庭,是我見過的最會講故事和說笑話的人之一。我們一家人共進晚餐時,是非常有趣的時光,他會讓我們笑聲不斷。」

「更難以置信的是,他面臨這麼多攻擊和審查,但是他(的樂觀和風趣)一點都沒有改變,這讓我很驚喜。要知道一個人每天在華盛頓受到攻擊,也許會改變脾氣,但是他沒有,他仍然風趣幽默。」

「他充滿愛心,不僅關愛我們的家庭,而且關愛這個國家,希望美國是最好的國家,並希望為每個國民造福。其實在競選總統之前的很多年,他就已經有這個願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