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4日晚,中共央行、銀保監會聯合發佈公告稱,接管出現嚴重信用風險的包商銀行,自2019年5月24日起至2020年5月23日止。

公告稱,自接管開始之日起,接管組全面行使包商銀行的經營管理權,並委託中國建行託管包商銀行業務。建銀組建託管工作組,在接管組指導下,按照託管協議開展工作。

消息一出,引來市場一片譁然,有銀行從業者表示,這是國內首家,因信用風險被銀保監會接管的銀行。

至於被接管的原因,有接近包商銀行的內部人士向消金界表示,「壞帳太多了,收不回來了」。

包商銀行內部人士向界面新聞透露,「行裏正在開會」,當被追問忽然被銀保監會接管的原因,該人士表示「可參考安邦」。

諷刺的是,包商銀行網站至今仍掛著該銀行獲得「最佳金融科技安全獎」的報道。網站「包商概況」欄目裏仍註明自己為:有關監管部門評定的首批風險最小(即二級)的七家城商行之一。

公開信息顯示包商銀行成立於1998年12月,是內蒙古最早成立的股份制商業銀行,前身為包頭市商業銀行,2007年9月經原銀監會批准更名為包商銀行。

截至2018年末,包商銀行在全國設立了18家分行、313個營業網點;發起設立了包銀消費金融公司及31家村鎮銀行。

一度迅猛增長  肖建華被抓後業績大變臉

華爾街日報報道,包商銀行之前已經引起外界的警覺。根據大陸媒體的報道,包商銀行與明天系肖建華存在關聯。「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被指是中共權貴的「白手套」。

2017年年初,肖建華離開香港,入境中國大陸,此後銷聲匿跡。2017年晚些時候,中國評級機構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將包商銀行評級展望下調至負面,對該行償還借款的能力提出質疑。

也是這一年,包商銀行風向大變,淨利潤等重要指標持續下滑。

在此之前的2007年至2017年,該行總資產、營收和淨利潤曾迅猛增長。總資產由2007年的526.67億元,增長至2017年三季度末的5,762.38億元,高達10倍之多。淨利潤也從2007年的5.06億元,增長至2016年的42.10億元。

在2017年,包商銀行的業績出現了陡然「變臉」。2017年3月末、6月末及9月末,包商銀行淨利潤同比分別下降10.5%、10.7%和14%,財富創造能力呈現出加速下降趨勢。

對於業績的突變,一般銀行會在年報中有所解釋。然而,該行從2017年末至今,再未披露過財報信息。該行官網的財報仍然僅更新至2016年度。

對此,去年6月,包商銀行解釋稱,因其擬引進戰略投資者,主要股東股權可能發生變動,故暫不披露2017年年報。但此說法遭到不少市場人士質疑。他們認為,彼時引進戰略投資者並不影響披露去年股權結構和經營業績。

而根據包商銀行日前發佈的《包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同業存單計劃》顯示,截至2018年9月末,該行資產總額5,358億元,其中各項貸款及墊款2,042億元;負債總額為5,034億元,其中吸收各項存款2,293億元,同業負債(含同業存單)為2,211億元;所有者權益324億元。

另外,今年3月份,裁判文書網還曾披露包商銀行兩名員工在辦理貸款中收受賄賂、違法發放貸款,造成銀行損失2億元未能收回。

自媒體帳戶「財經真相」在推特發文稱,「前天才做了農村縣域銀行國家騙局的影片,今天包商銀行就被接管了,查了一下資料顯示,包商銀行網點超過一百多個,業務範圍涵蓋內蒙、遼寧、寧夏、浙江以及廣東,這麼大的盤子,中共是不敢冒險任其倒閉,如果是一個縣域銀行估計就是另外一種結局了,一個武警師完全可以控制一個縣所有維權鬧事的!」

也有推文稱:「包商銀行應該算是一個中型銀行了,現在都被接管了,小銀行的情況會更加讓人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