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陝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落馬已4個多月。日前陸媒披露,趙正永案呈現家族式腐敗:其妻被人稱為「陝西于姐」,趙家的多隻「白手套」都與趙妻孫建輝有關聯;其女兒也利用權勢牟利;其弟弟及遠房親戚、陝西省紀委預防腐敗室前主任胡傳祥等也都涉案。

「陝西于姐」與「白手套」聯手斂財

據財新網5月23日報道,趙正永2019年1月被查,趙的妻子、弟弟、女兒等多名直系親屬也被協助調查。

其中,趙妻孫建輝是趙氏家族貪腐的重要角色。知情人士披露,孫建輝在趙正永面前較為強勢,「在外強勢的趙正永有懼內的名聲」。而這與趙正永早期仕途得益於其岳父及南下幹部圈的照顧有關。

孫建輝與趙正永同為安徽馬鞍山人,孫的父親曾作為南下幹部舉家遷至馬鞍山。出身礦工家庭的趙正永和幹部後代孫建輝的聯姻為早期的趙正永提供了官場上的便利。趙正永進入馬鞍山鋼鐵公司(下稱馬鋼公司)後,從鉚工和鈑金工做起,中途去中南礦冶學院學習,畢業後再到馬鋼公司轉幹,之後擔任馬鋼公司團委書記,32歲就進入中共馬鞍山市委常委班子。

孫建輝喜歡翡翠珠寶,時常和一群礦主太太們喝茶。與孫建輝打過交道的人士透露,孫建輝性格很強勢,在陝西官場有「陝西于姐」之稱。早前落馬的中共政協前副主席、江西省原書記蘇榮的妻子于麗芳被指是「江西權錢交易的代名詞」,綽號「于姐」。

與于麗芳相似,孫建輝也擅權干政,喜歡差使趙正永的手下人,染指陝西的能源、地產項目斂財。趙家的數隻「白手套」和代理人都與孫建輝有聯繫,其中最為直接的當屬陝西建工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陝建集團)員工、安徽籍同鄉李華。

消息人士說,李華掛靠在陝建集團名下,實則用陝建集團的資質包攬工程,陝西賓館改擴建項目即是孫建輝私下插手藉助李華之手斂財的典型項目。

陝西賓館是陝西省政府的接待賓館。該賓館2008年前啟動了12號樓改擴建工程,項目由陝建集團一公司承建,李華為項目經理;後來賓館實施的新建18號樓、會議中心及輔助配套工程,也都由陝建集團一公司承建,其總投資估算達18億元。

趙正永弟弟和女兒也利用權勢牟利

據報道,趙正永的親弟弟趙正發也在陝西利用趙正永的影響力,承攬多項工程。陝西一名商人披露,他曾經參加一個趙正發在座的飯局,席間趙正發和時任陝西省發改委副主任、省能源局局長賀久長毫無顧忌地談生意項目,「省委書記的弟弟和省發改委副主任當著外人的面明目張膽談利益,他們都不需要迴避。」

另外,趙正永的獨女曾經在某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的陝西分行工作,其工作是為銀行拉存款拿提成。該銀行陝西分行一位高管透露,提成是以績效工資加營銷費用的形式發給趙女,數額總計在2000萬元左右。

一位金融行業人士認為這涉及利益輸送問題,「趙的女兒無疑是利用其父親的影響力輕鬆獲利,若換成普通工薪階層子女,拚死拚活也很難掙到上百萬績效工資」。他介紹,趙女所在的銀行屬於第二梯隊,在國有大行和地方銀行的擠壓下生存艱難,「招聘高幹家屬成了這類銀行獲得地方財政資金和國企存款以及好項目最便捷、最有效的辦法。」

遠房親戚依附趙正永 貪腐上億

趙正永落馬前,2018年8月,有被稱為趙正永外甥的陝西省紀委預防腐敗室前主任胡傳祥就已被查。據披露,胡傳祥並非趙正永的外甥,其出身於安徽滁州,與孫建輝能攀上一點遠房親戚關係。會來事的胡傳祥經常往趙正永家跑,被認為是趙正永的心腹之一。

胡傳祥是武警出身,2006年從武警系統調入陝西省紀委,擔任第二紀檢監察室副處級紀檢監察員,2015年時升任陝西省紀委預防腐敗室主任(副廳級)。知情人士說,「胡傳祥能力一般,他的陞遷主要是依附趙正永。」

一位了解內情的陝西省紀委幹部披露,「胡傳祥身為紀委官員,違紀違法行為比大多數貪官更猖狂。紀委內部通報他貪腐金額屬於上億級別。」

據報道,胡傳祥至少在六家公司間接持有股份,這些公司分佈在地產、園林綠化、石油天然氣等行業。其中有一家陝西盛駿貿易有限公司(下稱盛駿貿易),公司大股東陳輝是胡傳祥的表弟,為胡傳祥代持股份。

知情人士透露,通過胡傳祥的關係,盛駿貿易通過炒「樓花」的方式拿下陝西天地源股份有限公司七棟「樓花」,再倒手賣出獲利近2億元。而胡傳祥拿出其中的2000萬元作為好處費分給了天地源公司的總裁李炳茂、副總裁馬小峰。後來,李炳茂、馬小峰也被採取留置措施。

在2019年2月的官方「雙開」通報中,胡傳祥被指拉幫結派、搞小圈子;利慾薰心,貪得無厭;賄賂國家工作人員,謀取不正當利益,數額特別巨大,貪污公共財產,數額巨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