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美國對中國提高關稅、兩國關係高度緊張之際,中共自認為的「戰略夥伴」俄羅斯趁機在背後狠捅一刀。5月15日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引述俄財政部消息稱,該國石油出口關稅將自6月1日起,每噸調高5.8美元,達到110.4美元。如果按2018年進口數據換算,中共每年至少要向俄多支付4.1億美元關稅。

這一事件突顯中俄關係貌合神離,俄羅斯對外關係正在轉向,很可能演變成美俄聯手,共同對付中共。

5月5日,由於中共「出爾反爾」,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決定從5月10日起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並準備對另外3,52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中共則宣佈從6月1日起對600億美元美國商品加徵報復性關稅。

5月13日,中共外長王毅急訪俄羅斯,分別同俄外長拉夫羅夫和俄總統普京舉行會晤。王毅在同俄外長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高度讚揚中俄關係,同時表示中共在中美貿易戰中「絕不妥協」。

然而,5月14日,俄羅斯總統發言人佩斯科夫針對中美貿易戰發表評論稱:「這不是我們的戰爭」,表現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

美國制裁伊朗 俄國「火中取栗」

美國宣佈從5月2日開始,將不給任何目前還在從伊朗進口石油的國家提供特許。去年11月初美國對伊朗實施石油制裁時,給予中國等國半年內從伊朗進口石油的特許。現期限已到,中國必須停止從伊朗進口石油,否則將面臨美國制裁。

中國是伊朗石油的主要進口國。中共官媒新華網報道,2018年中共進口伊朗原油2,022萬噸。

中共海關總署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原油進口總量4.62億噸,其中從俄羅斯進口7,149萬噸。而近年中共對俄石油依賴最大,佔14.24%。因美國封鎖伊朗石油出口,中共進口石油勢必更加依賴俄羅斯。但俄國突然提升石油出口關稅,無疑是對中共的重大打擊。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2013年6月,中石油與俄羅斯石油公司簽署向中國增供原油25年的貿易合同,總量達3.65億噸,總價2,700億美元,折合每桶約101美元。但從2014年6月後,國際油價大跌,甚至跌破每桶30美元。中共買俄國原油便成「冤大頭」,而現在又被俄羅斯從關稅上狠「劏」。

美俄關系轉暖 中俄並非「盟友」

去年7月1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芬蘭赫爾辛基會晤。特朗普稱,他對該次會面「非常」滿意。俄媒則表示,「特普會」或是美俄聯合抗中的序曲。

去年7月27日,普京在南非稱讚特朗普「最大的優點在於,他力求兌現自己對選民、對美國人民的承諾」。去年11月11日,在法國參加一戰停戰百年儀式時,普京與特朗普握手寒暄後,向特朗普豎起大拇指。

今年5月3日宣佈提高對中國商品關稅前,特朗普與普京進行了1個半小時的電話交談。特朗普在社交平台推特(Twitter)中稱:這是「良好對話——很好的對話」。5月14日,普京在索契會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時表示,他希望為恢復俄美關系創造條件。

去年以來,俄羅斯對中共表面維持合作關系,但在一系列問題上不是合作而是對抗。去年5月中旬,不顧中共抗議,俄羅斯石油公司宣佈與越南等國合作,在中越有爭議的海域開採石油。

近年來,中共在台灣問題上多有動作,如強制要求44家外國航空公司在其官網將「台灣」標註為「中國台灣」等。今年4月,俄羅斯主辦的「國際軍事比賽」官網上的中國地圖,未有囊括台灣。

5月15日,中共在北京高調召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與會的只有柬埔寨、新加坡、斯里蘭卡和亞美尼亞4個小國的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其他亞洲大國領袖全部缺席,包括俄羅斯。

3月24日莫斯科回聲廣播電台報道,俄羅斯50多個城市舉行示威集會,抗議中共在貝加爾湖畔投資興建瓶裝水廠。網上請願反對這個項目的簽名人數超過110萬。俄當局對各地抗議活動採取了默許的態度。俄一家地方法院已下令凍結這個項目。

中共盜竊俄羅斯知識產權也引發不滿。俄新聞門戶網站「Lenta新聞社」的一篇文章談到,「中國(共)盜竊了俄羅斯的太空機密,已經沒甚麼可偷的了」。

中共「一帶一路」也引起俄羅斯人反感。俄主要大報《獨立報》刊長文,批評中共在中亞搞的「一帶一路」,破壞生態環境,嚴重滋生腐敗。為對抗中共,俄也加大了在中亞投資的力度。

三國關係變化根源

美國總統特朗普對社會主義的危害有深刻認識。前年、去年的聯合國大會上,特朗普都對此有重要論述,特別是去年,他號召世界各國都來抵制社會主義。

今年2月18日,在委內瑞拉局勢發生歷史劇變的關鍵時刻,特朗普在邁阿密對委內瑞拉裔美國人發表演講時指出:「社會主義承諾繁榮,卻帶來貧困;承諾團結,卻帶來仇恨與分裂;承諾一個更美好的未來,卻總是回歸過去最黑暗的篇章」。「社會主義只關心一件事:統治階級的權力!」「無論在任何地方出現,社會主義都是用進步的旗幟推動,但最終帶來的只有腐敗、剝削和腐朽。」

針對委內瑞拉馬杜羅政權面臨倒台危機,特朗普表示:「社會主義的黃昏時刻已經到了西半球——坦率地說,也到了世界各地的許多、許多地方。」

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政權垮台,俄羅斯總統普京是親歷者。對蘇共犯下的滔天大罪,普京非常清楚。

2017年10月30日,普京出席蘇聯政治迫害受害者紀念碑「悲傷之墻」揭幕儀式時說:「當時各個階層、全體人民:工人、農民、工程師、軍官、宗教界人士和國家公職人員、學者、文化界人士都遭遇了殘酷的迫害。大清洗不吝惜人才,不吝惜為祖國做出貢獻的人,不吝惜對祖國無限忠誠的人,每個人都可能以杜撰的、荒唐的罪名被指控。幾百萬人被控為『人民的敵人』,被槍斃或遭受精神折磨,飽受監獄、集中營和流放之苦。這段可怕的過去不能從民族的記憶中抹去,尤其是不能以任何方式、以任何最高的所謂人民的利益為名而正當化……政治鎮壓對於我們的全體人民、對於全社會來說都是悲劇,是對我們的人民的沉重打擊,包括它的根基、文化和自我認知。直到現在我們依然在承受著這種迫害的後果。我們的義務是──不忘記。」

特朗普對社會主義危害的認識與普京對蘇共政治迫害的描述,都是當今中共現實的真實反映。今天特朗普對中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在地球上鏟除社會主義。

作為蘇共亡黨、蘇聯亡國後的俄羅斯總統,雖然普京身上殘存著黨文化,但從根本意識形態上講,他與西方是一致的。這正是俄美接近甚至可能聯合對付中共的根本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