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有關中國勞教所、拘留中心和監獄內發生的驚人酷刑已被新聞報道,但能在這些地方拍攝相關迫害的照片或影片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更不用說將這些資料傳到海外。

但一位曾歷經中共殘酷迫害,名叫于溟的法輪功學員在馬三家勞教所和遼寧本溪監獄內拍攝到一些鏡頭,並設法將影片輾轉帶到海外。

在監獄,于溟用他隱藏的錄像機記錄了由於酷刑導致兩名法輪功修煉者死亡的情況。 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胡國艦

2017年,于溟因修煉法輪功被拘押在遼寧省本溪監獄醫院。 這是他的第四次入獄。 在那裏,他遇到了另一位法輪功學員胡國艦,他們都受到殘酷的迫害。

法輪功,也稱為法輪大法,1992年,由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公開向中國社會傳出,並通過口耳相傳迅速傳播。 作為一種傳統的精神實踐,法輪功要求修煉人在日常生活中按照「真、善、忍」的原則為人處事,並有五套煉功動作,包括打坐。

此後,法輪功在中國廣受歡迎,這引發了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的恐懼。特別是法輪功的傳統道德教義與中共無神論和唯物主義意識形態相比,更能吸引中國民眾,在妒忌心的驅使下,1999年7月,江澤民下令發動了對法輪功群體滅絕性的打壓。

胡國艦,當時45歲(1970年6月出生),東北遼寧省撫順市法輪功學員,他於2015年7月7日被捕,在此前,他曾遭冤獄10年, 這次他被判處4年徒刑。

2016年5月4日,胡國艦被轉移到本溪監獄,在那裏他被迫做苦役,並遭到剝奪睡眠和吃不飽等折磨。 19天後,當他的妻子探望他時,簡直驚呆了,原來180多斤重的丈夫,瘦成不到100斤。

5月26日,胡國艦被管事犯人王心剛、袁得佳、於長龍等人弄到洗漱間,扒光他的衣服,並往他的頭上持續澆冷水,胡國艦冷得渾身發抖。然後他被強迫坐在小板凳上,不被允許睡覺。

當天晚上大約10點鐘,胡國艦失去意識,跌倒在地;管事犯人見狀,用腳踢他的頭,邊踢邊狠狠地喝斥他。

當這些都沒能使他甦醒過來時,他被送到了本溪市中心醫院,在那裏他被診斷出有嚴重的腦顱出血,需要進行神經外科手術。

胡國艦被轉移到本溪監獄後僅22天,就陷入了昏迷狀態,再也沒恢復意識。

胡國艦住院八個月之後,儘管已是植物人的狀態,但警方還是強行讓他出院,帶回監獄繼續監禁。

也正是在這個期間,于溟能夠有機會偷偷拍攝到一些胡國艦昏迷後,躺在床上的鏡頭。

2017年10月31日,在經歷了四年的冤獄後,于溟獲釋。他開始聯繫胡國艦的家人,試圖為胡伸張正義。

2018年5月14日凌晨,監獄方面突然通知胡國艦的家屬,胡情況危急,已被送回本溪中心醫院。

胡的家人和于溟一起趕到醫院時,已經是中午了。他們一到,于溟就開始秘密拍攝。他明白影片記錄一切的重要性。

現場有十幾名警察。最終他們發現于溟在錄像。

警察很憤怒,要沒收于溟的隱蔽式錄像機。于溟用力抓住錄像機不讓警察拿走,用力太大以至手被割破。最後警方搶走了錄像機。

警方沒有發現的是,于溟身上其實有兩個隱藏的錄像頭。警察拿走了夾在他襯衫上的那個,但沒注意到他腰上還有另一個。

在胡國艦家人抵達醫院幾小時之後,胡離開人世,享年48歲。

直到今天,胡國艦的遺體仍然被冷凍在太平間裏。 他的家人拒絕火化屍體,認為這應該作為證據證明他的死是由本溪監獄的毆打引起。 家人要討回公道。

當局曾提出向胡國艦的家人支付10萬元人民幣(14,866美元)以「解決」此事並將胡的屍體火化。 但胡的家人拒絕了。

于溟說,胡國艦的家人自胡去世以來遭受巨大痛苦。 他的母親非常沮喪,以至於她的腦血管疾病變得更加嚴重,她截癱了。 他的兒子正在大學讀書。 他的妻子沒有全職工作,艱難地支撐著整個家庭。

胡國艦的母親不得不被送到療養院,老人經常想自殺,因為她不想成為媳婦的負擔。

陸遠峰

于溟還記錄了陸遠峰(又名路遠峰)遭受酷刑致死的情形。

2016年底,同樣也是在本溪監獄的醫院,于溟遇到遼寧瀋陽市朝鮮族村62歲的農民陸遠峰。

陸遠峰剛剛遭受了非常殘酷的酷刑折磨,包括被用高壓電棍電擊45分鐘,並被單獨關小號監禁。 在醫生發現他患有高血壓後,他被送往醫院。

陸遠峰後來在于溟的鼓勵下,寫了控告信,描述了本溪監獄二監區獄警大隊長賈長海(警號2151227)等人迫害他的過程。

「2016年11月9日上午10點,被告賈長海命令犯人王可賓帶我到二監區獄警辦公室。我進辦公室後,賈長海問我還信不信法輪功。我說:信。之後賈長海就和另一個叫牛岱的獄警,把我的手用手銬銬在我背後,然後把我壓在地上,用電棍電擊我的後背、胸和頭、手,電了十多分鐘, 直到電棍沒電了。我感到頭疼、後背疼,整過程中,牛岱一直踩在我的頭上。」

在寫完投訴信之後,陸遠峰打破圓珠筆,搖出墨水,用拇指按壓墨水,然後將自己的指紋按在信上。根據中國的傳統習慣,這樣能使信件「合法」化,並正式簽上名。

實際上,賈長海他們之後又接著電擊陸遠峰三十多分鐘,直到第三根電棍耗盡電池。在陸遠峰被迫承認放棄信仰法輪功之後,賈長海停止了折磨,但這期間,牛岱的腳始終都沒離開過陸遠峰的頭。

陸遠峰在監獄醫院只住了10天就被送回監獄,繼續遭受酷刑,從事苦役。

2017年8月26日,陸遠峰突發中風,他跌倒時把腿骨摔斷。獄方送他出監獄做X光檢查,但沒有給他任何醫療處理。

2018年11月19日,陸遠峰被釋放時,他的病情已經相當糟糕,目光呆滯,雙腿基本癱瘓。 而且,他再也不能正常說話了。

21天後,陸遠峰在家中離開人世,享年63歲。

于溟設法讓人把陸遠峰的申訴信帶出監獄,之後他想辦法尋找陸遠峰,想把他的申訴信送回給他,但當輾轉趕到陸遠峰的家時,卻發現陸遠峰剛剛離開人世。

「我幾乎無法描述我當時的感受。除了這兩個我克服種種困難記錄下的被迫害離世的案例外,我身邊至少還有十幾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在這場殺戮還未停止之前,還有多少生命被迫害死了?」于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