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本月初陷入僵局後,有中共御用學者曾發文宣揚中方手中有稀土出口這張「小王牌」。日前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視察了江西稀土產業,被解讀為中共將打出「稀土牌」的信號。不過,外界認為中共的「稀土牌」能發揮的作用十分有限。有中國大陸學者也分析指出,稀土在中美貿易戰中不可能扮演決定性的角色。

當地時間5月20日,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的陪同下,視察了江西贛州市金力永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該公司是中國生產經營稀土的主要企業之一。正當中美貿易談判擱淺,雙方關稅戰重新開打之際,習近平與劉鶴一同現身稀土工廠,引發外界的特別關注,被解讀為對外釋放中方將在貿易戰中對美打出「稀土牌」的一個明顯信號。

而在此之前,當美國政府正式宣佈對中國2000億美元的商品關稅從10%增加到25%後,中共御用學者、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金燦榮曾在中共官媒上發表文章,宣揚徹底禁止對美國出口稀土是中共打贏貿易戰的一張「小王牌」。

稀土金屬素有「工業維他命」之稱,因為在其它金屬中加入稀土金屬可大大改變合金金屬的電磁屬性,所以稀土金屬在高科技領域,尤其是在晶片製造中極為重要。而中國是全球稀土金屬含量最高的國家,多年來是全球約9成稀土出口的供應者,美國則是主要向中國進口稀土的買家。

因此,金燦榮在其文章中聲稱,如果中國徹底禁止向美國出口稀土,美國的很多東西就「造不出來」。即使美國轉而開採自己的稀土,但因需求量太大,要想完全做到自給自足「要好幾年時間」。

不過,海內外輿論界卻普遍認為,中共在貿易戰中打「稀土牌」實際上所能發揮的效果十分有限。即使是在中共體制內,也有學者對「稀土牌」的效力持並不樂觀的態度。

同為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的時殷弘日前即公開表示,儘管稀土可能成為中方反制美國的手段之一,但他並不認為稀土在中美貿易戰中能扮演「決定性的角色」。

時殷弘分析稱:首先,中美貿易談判有幾項重大對立,但稀土並不在其中;其次,美國過去雖然多年來依賴從中國進口稀土,但這並不是唯一的途徑,美國是可以找到其他替代途徑的,稀土並不具備左右貿易戰的份量。

時殷弘表示,中美貿易對抗涉及千百億美元的貿易額,乃至雙方的經濟制度等等,稀土遠非決定性的關鍵因素。他坦言:「美國動那麼大的勁來打貿易戰,暫時不出口稀土,它就能聽你的嗎,不可能。」

事實上,從當前世界稀土的分佈、儲藏以及出產現狀和發展趨勢來看,「稀土牌」也根本不可能成為中共藉以左右貿易戰的所謂「王牌」。這主要取決於以下三方面:

其一,美國本土並不缺稀土礦藏

資料顯示,美國並不缺乏稀土礦藏,其稀土儲備量佔世界比重為15%,僅次於中國,居世界第二。只不過因為開採和提純稀土金屬對環境造成的污染和破壞很大,美國早在2002年就封存了國內最大的稀土礦芒廷帕斯(Mountain Pass),轉而每年向中國大量進口。如果美國87家礦山全部開工,可以滿足世界稀土礦280年的商業性需求。

現在的情況是,美國加利福尼亞州Mountain Pass礦床的稀土已經於2012年再次投產,2013年美國國內的稀土產量已達每年4000噸。隨著新的生產加工設施的完成,未來Mountain Pass的產量將進一步提高。如果中共政府真的禁止向美國出口稀土,美國完全可以自給自足。另外,美國也完全可以從其它國家轉手購買中國稀土。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德州的Blue Line集團已經和澳洲出產稀土的Lynas簽署合作備忘錄,要在美國本土建立稀土分離工廠。而Lynas是除了中國外最大的稀土公司,美澳雙方的合作可以彌補美國最缺乏的稀土分離技術。

其二,中共稀土開採氾濫已經面臨出口轉進口的巨大危機。

中國稀土儲備量雖然目前尚居世界第一,但中國的稀土現在供應了全球90%的市場,因此稀土的儲量近些年來一直在迅速下降,從早期曾佔全世界的71.1%,到2012年時稀土儲量只佔23%,再到2017年稀土儲量佔世界的比重已經低於20%了。

曾有人估算,按照這個速度繼續開採出口下去,再過10多年,中國的稀土就要被開採完了,到時候中國企業都得靠進口稀土,怎麼可能指望繼續拿稀土出口來要挾他國呢?

其三,日本也擁有巨量稀土儲備並且發現了礦藏,美國必要時也可以從日本獲得補充。

據公開的資訊,2018年日本政府宣佈,在南鳥島(位於日本東南方海域)發現高達1,600萬噸的稀土,若成功開採,將可供全球使用數百年。只不過日本的稀土礦主要位於海底,開採與提煉的難度較高,因此在短期內不大可能實現大規模開採。但隨著稀土開採技術的不斷提高,一旦日本的相關開採技術到位,而美國政府也改變了其現行的稀土政策,那麼稀土的國際市場話語權將會因此易手。#

(轉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