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高舉金融反腐大旗的前證監會主席劉士余,「主動投案」接受調查。中紀委網站19號發出的這條「主動投案」的消息,著實讓人感覺有點突然。一個口口聲聲要「打妖精」的人,怎麼一轉身也成了「妖精」。

2015年中國大陸爆發股災後,不僅習近平當局想建立新的、屬於自己的金融秩序,苦呵呵的股民更想拿回自己隨股災打水漂的錢。2016年2月劉士余出任中共證監會主席之初,被股市折磨、套牢的股民一度指望他能帶來個牛市。

劉士余新官上任後果然不一般,放了一連串噹噹響的口炮,「希望資產管理人,不當奢淫無度的土豪、不做興風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資本市場不允許大鱷呼風喚雨,對散戶扒皮吸血」,「要有計劃的把一批資本大鱷逮回來」。

連串的口炮過後,直到劉士余今年1月卸任,習近平當局只是抓了江澤民和曾慶紅的白手套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安邦集團掌門人吳小暉以及一些江派的蝦兵蟹將,然後就沒了,股民依舊是韭菜,妖精依舊是妖精。習派對金融和經濟系統的控制力依然有限,因為這裏面除了江派勢力外還有太多的中共寡頭勢力攪合其中,誰都想往錢袋子裏伸進一隻手,都想著自己大撈一把。

李克強曾在2016年10月開的一次中共國務院專題會議上說,「有扮兩面人,也有有恃無恐的,有的內鬼就在會議室內。」

中共金融系統是錢袋子,黃白之物滿地滾,是虎狼環伺之地。劉士余的前任肖鋼是江澤民和曾慶紅的代理人,習近平把他免職換上劉,以為這下可以把錢袋子看牢了。但目前看來並沒有甚麼實際效果。

主要原因是,習派真的乏人可用、乏人可信,不僅因為有敵對派系的攪局,而且現在在中共內部的大大小小官員,幾乎無人不為自己的後路做打算,其心態是,只要有機會,就撈上一把,末日心態充斥官場。記得京劇《徐九經陞官記》中有句台詞「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種紅薯」,而今中共官場也有句話「有權不用,死了白搭」。

習近平無人可用、無人可信的危局不僅反應在中共內部,外部的「老朋友」也紛紛反水,這種現象集中的發生在習近平和王岐山強力反腐,扳倒眾多江澤民派系高官、大員之時。

反水的中共「老朋友」中,不僅有美國前國務卿、老油條基辛格式的政界大佬,也有海外媒體人和商界精英。金融大鱷索羅斯今年初也說過,習近平是自由世界「最危險的敵人」。

在中美貿易戰升級的當下,美國方面有幾員大將出面與中共交鋒,如美國財政部長斯蒂芬·梅努欽、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和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等。而中共方面,外界看到的是,中共副總理劉鶴帶一眾人與美國方面進行周旋,而不見其他的中共大員與其呼應。難道是朝中無人?還是習近平除了劉鶴以外無人可用、可信?

習近平極力維持的中共政權中的官員,只想撈一把是一把,像劉士余這樣的人,昨天還在高喊「打妖精」,今天自己卻成了「妖精」。無人可用的尷尬,無人可信的危局,朝中無人的現實,派系鬥爭的殘酷,苦苦維持的政權。面對種種危局,還在彎腰摸著石頭過河的習近平也是真累,不免讓人有秋風瑟瑟錦衣薄的感覺。

推倒腐朽無能的政權是順應,拋棄殘民以逞的中共是民心。如今,海內外有識之士的一個共識是,中共是歷史的垃圾,必然恥辱的退出歷史舞台。誰會把垃圾放在明堂之上,「天授不取,反受其咎」?明白人誰會這麼幹?

如今大權獨攬的習近平,你想明白了嗎?#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