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屠殺六四愛國學生運動30周年之際,當年的受害者、見證者、甚至中共的戒嚴部隊軍官,都在不斷揭露中共鎮壓六四的歷史真相。曾參與戒嚴部隊的一名中尉回憶六四鎮壓後,他第二天到現場看到的真相,他兩度哽咽。

現旅居澳洲墨爾本的李曉明,在1989年六四期間,任中共第39軍116師高炮團一營二連雷達站站長,他曾親身參與當時的戒嚴。

回憶往事 兩度哽咽

李曉明說,116師6月5日才進入天安門廣場,當時已經清完場了,但李曉明在地上還是看到「好幾灘血跡」;看到一條緊身褲上有一個彈洞,有個花棉襖上有血跡;看到裝甲車或坦克車把天安門廣場上的柱子,都已經壓碎了,地上有很多履帶壓過的痕跡。

「我知道27軍、38軍,在木樨地開槍,這有很多影片或照片,還有口述作證。應該是殺死、殺傷了很多人。」李曉明說,如果未來要上法庭,他可以作證:「有個士兵回來對我們說,他往人群裏打了一梭子子彈,我想殺傷十幾個應該是沒問題。我還記得這個人的名字。」

李曉明5月18日在台灣出席「六四屠殺真相」主題研討會。據中央社報道,李曉明在會上回憶當時在地上看到坦克履帶印痕、帶血的棉衣和有彈孔的緊身褲等情景時,曾兩度哽咽。

中共企圖讓受害者閉嘴

出席該會議的還有被中共戒嚴部隊坦克輾壓而失去雙腿的方政。方政表示,在中共倒台之前,很難獲得六四真相。

方政曾被中共要求過,只要他承認自己不是被坦克輾壓的,就可以讓他畢業、給他分配工作,但他沒有依從。

中共鎮壓維權已成制度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的政治秘書鮑彤日前刊發「六四」隨筆說,自從六四到現在,中國人的集體維權行動,幾乎沒有不遭中共暴力鎮壓的。實際上,鎮壓集體維權在中國已經成為一種制度。

「公民的生命權、財產權、自由權、信仰權、言論權,集會結社權和遊行示威權都被黨國沒收了。公民不得維權,維權必遭鎮壓。這是中國社會生活的無法否認的常態。」鮑彤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