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於一九八六年,生活在一個無神論肆虐、人類道德迅猛下滑、金錢物慾極度膨脹的社會中。與大法結緣後使我在這個亂世中能夠明辨是非,分清正邪,守住良善,不斷回歸先天本性。

得法前,我是個玩了近二十年電子遊戲的遊戲狂。得法修煉後,遊戲雖然走出了我的生活,但是後天養成的負面觀念與壞習慣卻像大山一樣牢牢地固守在那裏。而在這一年中,通過堅持不懈地學法,時刻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我有了巨大的收穫:

首先,我思考問題的方式和角度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人的思想是看不見摸不到的,很多時候是無法控制的,過去看別人,有時思維中會帶著一種類似詛咒的想法,而現在我不管看到甚麼人,即使他對我表現得很惡,我都會真心微笑地看著他,心裏祝福著他;腦中出現不好的念頭,我就會去排斥,告訴自己那不是我。那個被動、瘋狂、極端、滿腦子負面思維的我漸漸地消失了,積極、樂觀、為他的思想一點一滴地填補著我的思維。

就像師尊在《轉法輪》中講的業力的轉化:「白色物質和黑色物質之間有一種轉化過程。人與人之間發生矛盾之後,它有一個轉化過程。做了好事得到白色物質--德;做了壞事得到黑色物質--業力。」我悟到業消掉了就由德來填補,壞思想沒了就由好的來補充。

慢慢地我發現隨著思想發生變化,我的審美觀、愛好、說話方式與生活習慣都在變。在得法前,每到過大年時我媽都會強拉著我看新唐人電視台播放的神韻晚會。那時的我不喜歡看,還很排斥,甚至感覺看不懂。而今年這場神韻晚會我看了三遍都沒看夠,自己完全融入其中,真心為神韻的整場編排而讚歎,覺得音樂、舞蹈、服裝等一切元素只應天上有,為此還感動得流下了眼淚。

之前我所熱衷的流行音樂和電視劇都不聽不看了,因為一接觸就覺得腦袋疼,反而非常喜愛中西方的古典樂曲,每每聽到都感覺心神安詳、內心寧靜。

以前我喜歡穿嘻哈風格的衣服或運動服,而且經常邋裏邋遢,自己的內衣、襪子等結婚前由母親來洗,結婚後就成了妻子的任務,還喜歡將髒衣服亂扔亂放,搞得家人處處為我操心;而現在我喜歡穿襯衫、西褲和皮鞋,有時還會穿漢服。

因為衣著變得簡潔、得體,同事們都說我的穿衣品味變高了,即使穿運動鞋也是白色、淡色居多,同事調侃我說,這麼白的鞋,是不是你媳婦給你刷的?我告訴他們現在都是我自己在打理啦!

以前上學時我喜歡寫連筆字,因為可以偷工減料,還認為自己的草書寫得很有風格。現在翻看以前的字,我覺得就像蜘蛛爬一樣難看。

後來看到大法弟子製作的動畫片《悠遊字在》後,我才明白文字是神傳給人的,從此開始規範地使用楷書,字體也比以前清秀多了。

講話則是我最難控制的一方面,因為我家人說話都大嗓門,加上爺爺九十多歲了,有點耳背,小聲說話怕他聽不清,長此以往我養成了大聲說話的習慣。自己又有個愛閒聊的毛病,總喜歡炫耀自己的所知所得,特別是說起社會道德下滑、政權腐敗等話題,經常停不下來,時間一長或過於激動就會大腦發熱或頭痛。

後來我對照大法向內找,明白自己說話時不能把控情緒的問題其實是執著心在作祟,比如顯示心、怨恨心、為了達到某個目的而刻意說某些話的心。當明白了問題所在後,我便開始按照《轉法輪》中的要求修口,並時刻警示自己注意說話方式,力求做到溫文爾雅、和風細雨。

逆流而上 看淡錢財

二零一八年年末,公司會議室要做設備更新與格局改建,領導安排我負責整個工程。因為是第一次獨自承接這樣的任務,所以在整個過程中,我的內心出現很多波動:面對金錢時動搖過、面對成就時膨脹過、面對權力高壓時也考慮過妥協,但因為內心裏時時告誡自己是個大法弟子,我最終通過了這一次次的人心考驗。

工程開始時,從整體規劃到設備的選擇我都一絲不苟地去認真對待,在購買設備前我做了多方面的調研,小到一個地插,都去考慮實地情況與它的後期使用問題。我不但全程和施工方一起幹活,還多次主動加班工作,給公司節省了大量資金與時間,領導們都非常滿意。

一天,領導突然找到我,說讓我找人施工,這件事使我直面利益的誘惑。若在修煉前,我一定一口答應,那時我曾想通過給人介紹活兒從中吃回扣,可現在修煉大法了,立刻意識到不能再那樣做了。於是我找到領導說:「這種涉及到錢的事情,我是不會動一分的,但古人言,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我希望有公正透明的方法,不要讓我獨攬權力。」領導聽後,決定讓我負責技術和施工,資金方面走招標流程。

在招標時,另一位領導授意,讓我直接提供設備做個報價,他自己找兩家陪標的走走流程就行了。我聽後拒絕了,陪標其實就是造假,這種內定的方式我無法接受。

後來在與施工方接觸時,兩個供應商都主動要給我回扣,都被我拒絕,我善意地和他們說:「錢我不要,降低一下設備的成本就行了。」可能是因為我的真誠打動了他們,施工方直接把底價給了我,使得最終採買的設備多數是平價或低於市場價的。後來我與施工方成為了很好的朋友,他們也通過我了解了一些大法真相。

類似的金錢誘惑還發生過不少次,比如:給我所發的工資與工齡不符,每個月會多拿幾百塊錢。我找到領導私下談了這事,他說:「我知道你工作付出得多,工資卻最低,我找大領導說過給你漲工資的事,他沒給答覆,我就私下把你的工齡增加了五年作為補償。」

我站在他的角度上善意的拒絕了,我說:「如果公司領導看到我的工齡與實際情況不符,會影響到您的工作。您給我改回來吧!而且我會把之前多發的錢退回給公司。」他感受到我的善意,微笑著說:「之前的錢不用退了,工齡回頭給你改回來。」當他笑著送我出門時,我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種信任,那眼神我無法形容,但我知道自己做對了!

善待家人得稱讚 感化世人明真相

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有自己的家人朋友。我家是個四世同堂的大家庭,如今我修煉大法了,知道要面對這樣複雜的家庭環境,必須隨時用大法修正自己。正所謂 「中土難生」,複雜的環境讓我修去了更多的人心,也讓更多的世人看到了大法弟子的與眾不同。

前不久,八十九歲的奶奶突然感冒發燒,姑姑和大爺們都來看望。這群親戚中除了我二姑家以外,都已經明白了大法真相。因二姑父以前是邪黨的村書記,被邪黨嚴重洗腦,他的家人也受到了影響,都排斥大法。

這次我二姑來我家看望奶奶,看到我這個當孫子的一直陪著奶奶上廁所、幫她洗漱,又聽到奶奶感歎說自己命好,有孫子和孫媳婦伺候著,說我們還經常給她和爺爺洗澡洗腳等。看得出二姑受了觸動。吃飯時,奶奶想將吃不了的飯拿給爺爺,但又猶豫了,因她的感冒還沒痊癒,飯又有些埋汰(東北話,弄髒了)。作為修煉人不怕這些,我就把飯拿過來吃了。二姑看到後說:「我從來都不吃別人的剩飯,你能做到這樣真是難得。」奶奶聽後又說我平時也是這樣的。

師尊在《轉法輪》中講:「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

二姑看到我們善待老人的種種,聯想起自己兒媳因為錢對她無理謾罵的事,心中很是不平。我就用師尊所講的法理與她交流,告訴她說:「您的兒媳婦要是修煉大法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因為我修煉之前也是因為錢、房子和父親鬧得特別僵,曾經把父親氣得睡不著覺,自己也為此哭了好多次,甚至想到離家出走。我修法輪大法後,我和父親間的矛盾全化解了,我自己的錢也全交給父親幫忙打理。」

二姑聽後,語氣中對這種和睦的家庭氛圍充滿了期盼。後來她觀看了法輪功真相影片,我又把去年投給明慧網的文章親口讀給她聽。她聽後竟然哭了。我明白那是宇宙特性「真、善、忍」觸動了她的本性,讓她對大法徹底認可了。二姑回家時帶走了多本真相資料。

再一個故事是上周發生的。我經常去同一個理髮店理髮,因為店主很善良也很健談,我就在每次理髮時,根據她的接受能力講一些中國傳統文化中善惡有報的故事。她接觸過我和我的家人後,感受到了大法弟子身上展現出的善良、純真與忍讓,看到我們四世同堂還能如此和睦,而且全家人都健康、祖輩長壽,她從心底認可了大法,由原來排斥真相到後來和她女兒一起真心做了「三退」。

最近她的丈夫和她的娘家人因為錢財問題發生了糾紛,使得他們倆人鬧得要離婚。每當想起丈夫說要與她「同歸於盡」的話,這位店主就直淌眼淚。我之前通過與她接觸得知,她的命很苦,走到今天實屬不易,能看得出迷在難中的她已經達到了承受能力的極限。我知道只有大法才能為她破迷,改變她的人生,就把師尊的《廣州講法》錄音送給她,並告訴她一定不要帶著任何觀念去聽。

十多天以後,我專程去理髮店看看她聽法的情況,結果一進屋就看到她滿臉笑開了花。

我問:「聽講法了嗎?」她說已經聽了一遍了,並笑著說,剛開始的時候根本沒聽懂師尊講的是甚麼,但是後來越聽越明白,發現自己在生活中遇到的很多問題在師尊的法中都講到了。說她能用師尊所講的法去衡量遇到的矛盾了。我聽後就知道她與丈夫一定和好了,她笑逐顏開的模樣與之前淒切的面孔簡直判若兩人。

是師尊給她改變了人生道路。那天我們聊得特開心,我叮囑她一定要多聽幾遍講法,按法中講的去做,生活中的一切問題自會迎刃而解。

藉世界法輪大法日這個光輝的日子,願更多的世人明白大法的美好!#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