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及龍舟賽,人們的印象多是競爭激烈的水上運動,各隊健兒一拼高低,那金燦燦的獎盃是他們共同合作的見證,奪得獎盃是比賽的終極目標。然而在香港還有一種龍舟賽,感情重於賽果,在水花四濺中感受各龍舟隊的熱情,享受老友相聚時的歡欣,捧得獎盃的隊伍在慶功宴上更獲得來自其他隊的祝福。如此有人情味的賽事,或只有在漁民社區才能找到。近日在赤柱灣舉辦的龍舟邀請賽,已經來到第十九屆,漁民後代延續傳統相聚首,以龍會友,將來自父輩的友情代代相傳。

黃曆四月初八的赤柱灣,彩旗飄揚,鼓聲陣陣,來自全港主要漁民社區的「私家龍」龍舟隊齊聚一堂,逾三十組龍舟隊健兒帶著傳統木製龍舟前來,參與由赤柱漁民娛樂會主辦的龍舟邀請賽。延續百年來幾代漁民的傳統,龍舟隊在進行一系列拜神祈福儀式後,方開始一日激烈的賽事。除了在競渡中一較高下外,更與眾人共享漁民水上活動的熱鬧氣氛,認為「以龍會友」是此行的重要目的之一。

漁民後代延續傳統相聚首,以龍會友,將來自父輩的友情代代相傳。(曾蓮/大紀元)
漁民後代延續傳統相聚首,以龍會友,將來自父輩的友情代代相傳。(曾蓮/大紀元)

緊張刺激的龍舟賽。(曾蓮/大紀元)
緊張刺激的龍舟賽。(曾蓮/大紀元)

「私家龍」展現漁民百年傳統

赤柱漁民娛樂會會長羅明(左一)、主席黎水勝(右四)與部份隊友們。(曾蓮/大紀元)
赤柱漁民娛樂會會長羅明(左一)、主席黎水勝(右四)與部份隊友們。(曾蓮/大紀元)

赤柱漁民娛樂會主席黎水勝介紹,赤柱灣、蒲台島、大潭篤是香港最早舉辦私家龍賽事的地方,以他所知有超過一百年的歷史,是漁民主要的娛樂活動之一,而且代代相傳,龍舟會令他們感到有歸屬感。

被稱為「私家龍」的龍舟,是傳統漁民文化的一部份,更是各龍舟會的寶貝,漁民視龍舟為神聖吉祥物。黎水勝表示,在龍舟造成後,會請道士舉行點睛儀式,他們相信龍舟是有靈性的。「私家龍」龍舟用上等柚木或杪木打造,造價不菲,會員們對龍舟的保養亦非常上心。

與標準賽事中統一使用的纖維龍舟(俗稱「阿公龍」或「公家龍」)不同,「私家龍」龍舟可以根據不同團隊的需求而訂造適合的長度、闊度、深度,過程中還可以請有經驗的師傅調節,調節後速度甚至比「阿公龍」快,因此比賽起來更為刺激。

龍舟下水前,漁民會及龍舟隊的隊員們會舉行儀式,祈求平安。(曾蓮/大紀元)
龍舟下水前,漁民會及龍舟隊的隊員們會舉行儀式,祈求平安。(曾蓮/大紀元)

在「私家龍」比賽前,漁民會及龍舟隊隊員們會舉行一系列拜神儀式,如在龍舟下水前到廟中奉上貢品拜神,隨後在龍頭上香,下水後要靠近水域附近的廟宇參拜,被稱為「龍舟拜廟」,以求平安順利。在全日的比賽中,中途休息時,不時有負責人查看龍頭附近的香枝是否燃盡,並及時更換香枝,以示對神明的尊敬。

龍舟下水前,漁民會及龍舟隊的隊員們會舉行儀式,祈求平安。(曾蓮/大紀元)
龍舟下水前,漁民會及龍舟隊的隊員們會舉行儀式,祈求平安。(曾蓮/大紀元)

龍舟下水。(曾蓮/大紀元)
龍舟下水。(曾蓮/大紀元)

在全日比賽中,不時有負責人查看龍頭的香枝是否燃盡,並及時更換香枝,以示對神明的尊敬。(曾蓮/大紀元)
在全日比賽中,不時有負責人查看龍頭的香枝是否燃盡,並及時更換香枝,以示對神明的尊敬。(曾蓮/大紀元)

在傳統的龍舟賽中,最激動人心的時刻莫過於初賽完畢,待進入決賽前所進行的「頒大旗」儀式,即主辦單位向參與賽事的龍舟隊頒發大旗,向各隊送上祝福,為參賽隊伍打氣。龍舟群雄聚首,各隊紛紛潑水嬉戲,將祝福帶給友隊。現場的歡呼聲響徹雲霄,氣氛熱烈。這一場景是純運動型的龍舟比賽所欠缺的。

主辦單位向參與賽事的龍舟隊頒發大旗,向各隊送上祝福,為參賽隊伍打氣。(曾蓮/大紀元)
主辦單位向參與賽事的龍舟隊頒發大旗,向各隊送上祝福,為參賽隊伍打氣。(曾蓮/大紀元)

主辦單位向參與賽事的龍舟隊頒發大旗,向各隊送上祝福,為參賽隊伍打氣。(曾蓮/大紀元)
主辦單位向參與賽事的龍舟隊頒發大旗,向各隊送上祝福,為參賽隊伍打氣。(曾蓮/大紀元)

「頒大旗」儀式後,各龍舟隊準備返回「龍躉」,準備決賽。(曾蓮/大紀元)
「頒大旗」儀式後,各龍舟隊準備返回「龍躉」,準備決賽。(曾蓮/大紀元)

龍舟會之間友誼深厚

赤漁龍教練陳志忠。(陳仲明/大紀元)
赤漁龍教練陳志忠。(陳仲明/大紀元)

現任赤柱漁民娛樂會赤漁龍教練陳志忠出生於漁民世家,受家人扒龍舟的影響,對龍舟興趣十足,十來歲就參與了不少龍舟隊,但並沒有特別加入父輩所在的赤漁龍。十年前一次機緣巧合,他回到了赤漁龍隊中,看到如今漁民社區日益衰落,過去的隊員年事已高,青黃不接,加上龍舟開始國際化,也有了訓練的標準,於是萌生了考教練牌的念頭。取得教練牌後,他順理成章成為了赤漁龍的教練,並積極邀請親朋好友加入,赤漁龍再次煥發了活力。

令陳志忠願意為龍舟隊付出的原因之一,是他深深感受到當中的人情味——他分享,一般的「阿公龍」隊之間的關係以競賽為主,不同的隊伍之間交流甚少,但是「私家龍」則不同,所屬的龍舟會之間交流頻密,友誼深厚。他舉例,在大型賽事結束後,一般會舉行慶功宴,因為不同的龍舟會都喜歡在同一家酒樓聚餐,便變相成為了集體的慶功宴,參與者互相慶祝,讚賞對方,這個過程最開心,增進了「私家龍」龍舟會之間的友誼。

「頒大旗」儀式前,龍舟群雄聚首,各隊紛紛潑水嬉戲,將祝福帶給友隊。(曾蓮/大紀元)
「頒大旗」儀式前,龍舟群雄聚首,各隊紛紛潑水嬉戲,將祝福帶給友隊。(曾蓮/大紀元)

赤柱漁民娛樂會與柴灣漁民娛樂會是兄弟會,多年來的合作關係非常緊密。現任赤柱漁民娛樂會主席黎水勝回憶了一段三十年前的往事。一九九零年的五月初三,當時由柴灣漁民娛樂會主辦龍舟邀請賽,當日風高浪急,赤漁龍的四十八人大龍舟從赤柱用快艇拖往柴灣,途經上環信德中心時,因風浪過大,龍舟側翻,需要向水警求救,最後由水警船將龍舟吊起運送至比賽現場。黎水勝分享,即使運送龍舟過程中發生意外,中途耽誤了不少時間,柴灣漁民娛樂會仍堅持等他們平安來到才開始比賽。他沒有想到,在那場比賽中,赤漁龍竟然榮獲冠軍,令大家歡呼雀躍。黎水勝相信,龍舟會之間的深厚友情,是支撐他們一路前行的動力:「扒龍舟的時候一定想爭取好成績,落場如虎子!扒過後大家都是老友,飲啤酒慶祝了,以龍會友!」

*********

龍舟激烈的賽事帶給民眾一場場精彩的視覺盛宴,但傳統龍舟賽中所展現出來的意義不僅僅體現在那百米衝刺中,其中有敬神祈福的涵義,連結的是一個個漁民社區間的深厚情誼,代代相傳,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