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劍俠青芒義氣飛

可與詩歌同提並論的則為李白之劍術及俠義之氣。他曾說自己「十五好劍術,遍幹諸侯」(幹:幹謁,請見意)。劉全白在〈唐故翰林學士李君碣記〉中說李白「少任俠,不事產業,名聞京師」。魏顥在〈李翰林集序〉說他「少任俠,手刃數人」。他自己也說:「結髮未識事,所交盡豪雄」,「托身白刃裡,殺人紅塵中」(〈贈從兄襄陽少府皓〉)。他中年離開長安,遊歷齊魯目的除了為修道,也為學劍。他和朋友敘舊,還興致勃勃回憶當年殺出五陵惡少重圍之往事(見〈敘舊贈江陽宰陸調〉)。

俠肝義膽

李白自己「少任俠」,「輕財好施」。李白一生寫了許多歌頌俠士之詩,讚美那些在國家危急關頭勇於捨身赴難而不居功、不貪爵祿之豪俠。〈古風〉第十首讚美魯仲連「卻秦振英聲,後世仰末照」。並說「吾亦澹蕩人,拂衣可同調」。他贊同這些歷史俠義人物,亦凸顯其俠義性格。

李白從小愛好舞劍,十五歲拜左鄰擊劍老人學練劍術,二十歲常騎馬佩劍出入於通都大邑。在〈結客少年場行〉詩中他寫道:

紫燕黃金瞳,啾啾搖綠鬃。
平明相馳逐,結客洛門東。
少年學劍術,凌轢白猿公。
珠袍曳錦帶,匕首插吳鴻。
由來萬夫勇,挾此生雄風。
托交從劇孟,買醉入新豐。
笑盡一杯酒,殺人都市中。
羞道易水寒,從令日貫虹。
燕丹事不立,虛沒秦帝宮。
舞陽死灰人,安可與成功。

出蜀後,他南遊洞庭,車覽吳越,寓居安陸,後又移居東魯汶陽(今山東泗水李白莊)。在漫遊各地期間,他隨身佩劍,勤學苦練,在他很多詩中,都提到過其寶劍,如「高冠佩雄劍,長揖韓荊州」、「腰間延陵劍,玉帶明珠袍」等。李白迷愛寶劍,簡直形影不離。

且看〈俠客行〉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
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閒過信陵飲,脫劍膝前橫。
將炙啖朱亥,持觴勸侯嬴。
三杯吐然諾,五岳倒為輕。
眼花耳熱後,意氣素霓生。
救趙揮金槌,邯鄲先震驚。
千秋二壯士,烜赫大梁城。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
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

李白在東魯汶陽學劍三年,以「鐵杵磨針」精神,日夜苦練,長期不懈,劍術幾達爐火純青程度,曾多次受到裴旻稱讚(李白歌詩、裴旻劍舞、張旭草書並稱大唐「三絕」)。他射箭本領很好,在幽州打獵,「一射兩虎穿」,「轉背落雙鳶」(〈贈宣城宇文太守兼呈崔侍御〉)。

李白學劍來山東,除暴安良,助人於困,曾得到各地豪俠敬重。魏顥在〈李翰林集序〉中說,李白打抱不平,為民除害,曾手刃數人。在與俠客交往中,李白得江南友人贈龍泉劍。其〈留別廣陵諸公〉詩中,「金羈絡駿馬,錦帶橫龍泉」曾提到此劍。

李白喜歡魯仲連,例如在〈贈從兄襄陽少府皓〉中說:「結髮未識事,所交盡豪雄。卻秦不受賞,擊晉寧為功。」李白在交友中存交重義,不肯折腰事權貴。

《歷代古人像贊》中的李白像。(公有領域)
《歷代古人像贊》中的李白像。(公有領域)

再看他的〈結襪子〉

燕南壯士吳門豪,築中置鉛魚隱刀。
感君恩重許君命,太山一擲輕鴻毛。

李白曾遊歷蜀中、仗劍去國、南窮蒼梧、東涉溟海,辭京還鄉以後遊歷東魯,甚至十年漫遊,其一生可謂是漫遊之一生,到處都留下其尋仙訪道之足跡,也留下他歌舞宴飲、結交友朋之俠義豪氣。

李白輕財好施,早年遠遊之時,身邊金錢比較充裕,每到一處總會無私接濟與他交往的各色落魄人等,以至於一年間,就「散金三十餘萬」(〈上安州裴長史書〉)。但是錢有用盡時,當他不再能用錢財幫助朋友之時,李白也沒有丟棄義氣:面對權勢,正直不卑;面對朋友,肝膽相照。

李白到江陵後第一次遠遊是和蜀中同窗吳指南同行,這次遊歷被李白後來稱為「南窮蒼梧」,蒼梧是傳說中虞舜安葬之地。蒼梧歸來,正當他們暢遊洞庭湖時,吳指南忽然暴病而亡。李白守屍大哭,甚至哭出血來,連路上行人聽到哭聲都感到傷心。守屍時,跑來一隻老虎,李白為守住吳指南屍體,堅持不肯退讓一步,後將吳指南屍體暫時葬在湖邊。(〈上安州裴長史書〉)

三年後他專程回到這裡,挖出指南遺骸,李白用刀將其屍骨一根根在湖中刮洗乾淨,然後背到鄂城,借錢將吳指南厚葬。

浩然正氣

李白重葬吳指南不久,便去安陸居住下來,那時其好友丹丘生亦在安陸隱居。在這段他自稱為「酒隱安陸,蹉跎十年」的時間裡,李白結婚生子,附近有丹丘生、胡紫陽等修道密友,在遊襄陽時,還結識了隱居在鹿門山之孟浩然。他比李白長十二歲,當時已經詩名遠揚。李白和孟浩然皆隱居山林,以詩酒為樂;都是有情有義、不願折腰侍權貴剛正之人。

《新唐書》記載孟浩然一次因跟友人喝酒交談而耽誤與朝廷要人韓朝宗之約,韓朝宗因此而大怒,不僅決定不再推薦孟浩然,而且要他離開長安。但孟浩然絲毫不為此事後悔。李白在〈贈孟浩然〉一詩中對孟浩然的坦蕩豪爽、「不事君」大加讚賞。在這首詩裡,李白講述他對孟浩然之敬意不僅源自孟浩然的卓然才華,還因為其不被功名所絆、寧願在青松白雲間隱居、讓人仰止之德行。

〈贈孟浩然〉

吾愛孟夫子,風流天下聞。
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雲。
醉月頻中聖,迷花不事君。
高山安不仰,徒此揖清芬。

多年後,當李白再次在江夏與孟浩然邂逅,離別時,他們登上黃鶴樓,把酒言歡,李白寫下著名詩篇〈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李白重朋友情誼,對老友深深惦念之情躍然紙上。

〈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


孟浩然,出自清上官周《晚笑堂畫傳》。(公有領域)
孟浩然,出自清上官周《晚笑堂畫傳》。(公有領域)

開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左右,丹丘生之從兄邀李白同遊太原,在這期間,李白結識當時還在當兵之郭子儀。義氣將此兩位千古風流人物聯在一起,留下捨身求義之千古佳話。

李白喜豪飲縱博,又精於騎射,也很自然地成為當時人們所心儀之人倫風範。為一瞻李白丰采,任華、魏萬不遠千里追蹤相從;「四明狂客」賀知章一見李白,驚呼為「謫仙人」,以「金龜換酒」;門人武十七則甘願赴湯蹈火,越過安祿山叛軍占領區至東魯接回李白之子女,等等。

〈贈武十七諤並序〉

門人武諤,深於義者也。質本沉悍,慕要離之風,潛釣川海。不數數於世間事。聞中原作難,西來訪余。余愛子伯禽在魯。許將冒胡兵以致之。酒酣感激,援筆而贈。

馬如一匹練,明日過吳門。
乃是要離客,西來欲報恩。
笑開燕匕首,拂拭竟無言。
狄犬吠清洛,天津成塞垣。
愛子隔東魯,空悲斷腸猿。
林回棄白璧,千里阻同奔。
君為我致之,輕繼涉淮原。
精誠合天道,不愧遠遊魂。

從離開長安,到天寶十四年(公元755年)爆發安史之亂,李白一直處於到處遊歷中。這十年中,朝廷腐敗日漸顯露,而李白在漫遊過程中,噩耗接踵而來。先是賀知章離世,然後是崔成甫被貶,李適之被逼自盡,李邕、裴敦復都被杖殺。對於佞臣當道、讒謗得逞、賢能遭迫害之現實,李白寫下〈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詩中,李白對朝廷腐敗猛烈抨擊。這種不平則鳴極有可能會遭到當權之李林甫等人所迫害,但是憑藉李白的俠義、剛正,注定不會在佞臣、權貴面前低頭。

〈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

昨夜吳中雪,子猷佳興發。
萬里浮雲卷碧山,青天中道流孤月。
孤月蒼浪河漢清,北斗錯落長庚明。
懷余對酒夜霜白,玉床金井冰崢嶸。
人生飄忽百年內,且須酣暢萬古情。
君不能狸膏金距學鬥雞,坐令鼻息吹虹霓。
君不能學哥舒,橫行青海夜帶刀,西屠石堡取紫袍。
吟詩作賦北窗裡,萬言不直一杯水。
世人聞此皆掉頭,有如東風射馬耳。
魚目亦笑我,謂與明月同。
驊騮拳跼不能食,蹇驢得志鳴春風。
〈折揚〉〈黃華〉合流俗,晉君聽琴枉〈清角〉。
〈巴人〉誰肯和〈陽春〉?楚地猶來賤奇璞。
黃金散盡交不成,白首為儒身被輕。
一談一笑失顏色,蒼蠅貝錦喧謗聲。
曾參豈是殺人者?讒言三及慈母驚。
與君論心握君手,榮辱於余亦何有?
孔聖猶聞傷鳳鱗,董龍更是何雞狗?
一生傲岸苦不諧,恩疏媒勞志多乖。
岩陵高揖漢天子,何必長劍拄頤事玉階。
達也不足貴,窮也不足悲。
韓信羞將絳灌比,彌衡恥逐屠沽兒。
君不見李北海,英風豪氣今何在?
君不見裴尚書,土墳三尺蒿棘居!
少年早欲五湖去,見此彌將鐘鼎疏。

此詩寫於天寶九載(公元750年)。樂史〈李翰林集序〉曰:「白有歌云:『吟詩作賦北窗裡,萬言不直一杯水。』蓋嘆乎有其時而無其位。嗚呼!以翰林之才名,遇玄宗之知見,而乃飄零如是。」這首詩長達五十一句,主題集中,層次井然,語言極為犀利,比喻亦頗生動。

李白不向權貴低頭,正如他在詩中所說:「昔在長安醉花柳,五侯七貴同杯酒。氣岸遙凌豪士前,風流肯落他人後!」(〈流夜郎贈辛判官〉)「乍向草中耿介死,不求黃金籠下生。」(〈設辟邪伎鼓吹雉子斑曲辭〉)

[南宋]馬遠繪李白〈月下獨酌〉詩意,團扇。(公有領域)
[南宋]馬遠繪李白〈月下獨酌〉詩意,團扇。(公有領域)

李白一次上宰相府,自報家門道:「海上釣鰲客李白。」宰相笑問:「先生臨滄海釣巨鰲,以何物為鉤線?」李白說:「以明月為鉤,虹霓為線。」宰相又問:「用甚麼做釣餌呢?」李白高聲道:「就用天下最無義氣之士大夫作釣餌。」宰相聞言不禁毛骨悚然。(《侯鯖錄》)幾百年後蘇東坡評價李白「戲萬乘若僚友,視儔列如草芥」,一番氣壯山河、威懾群小之釣魚高論,把李白的俠肝義膽、高情逸致表現得淋漓盡致。

李白浮遊四方,欲登華山,乘醉跨驢經縣治,縣宰不知,怒,引至庭下曰:「汝何人,敢無禮!」李白供狀不書姓名,曰:「曾令龍巾拭吐,御手調羹,貴妃捧硯,力士脫靴。天子門前,尚容走馬;華陰縣裡,不得騎驢?」宰驚愧,拜謝曰:「不知翰林至此。」李白長笑而去。(《唐才子傳》)#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

點閱【千古英雄人物——詩仙李太白】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