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多年來,中共一直僱用成千上萬假裝回帖的「水軍」,也就是「五毛黨」。這些五毛為中共的輿論維穩賣了很多力氣。

不過這些人可能需要另找謀生的門路了,用不了多久,中共就不需要他們了,「五毛」面臨著失業。不需要「五毛」,並不是中共要「從良」,這不可能。原因是「五毛」水軍太原始,還得支付大筆費用。

未來十年中,中共可能會擁有更先進的「五毛」,人工智慧「五毛」。《華爾街日報》報道,鐵腕獨裁者與極權國家將利用高科技技術工具,對內加強控制,侵犯人的基本權利,對外則傳播反自由主義。獨裁者擁有了人工智慧,就像是迫害民眾那就更來勁了。

誰都知道,人工智慧越來越發達,這既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自由民主國家會利用它,方便人們的生活;但是獨裁政權會利用它對付民眾,更精準地進行政治宣傳和鎮壓。

人所共知,中共在新疆建造了一個百萬人的「再教育營」。其實,中共利用大數據,已經把整個新疆打造成了無形的大監獄。中共利用大數據,偵測維族民眾的一舉一動,然後找出他們認為「反常」的人,進一步監控。

去年10月,時任美國政府情報高級研究項目活動主任傑森‧馬特尼(Jason Matheny)提醒,要警惕中俄兩國,它們可能會把迅速發展的人工智慧用在政治宣傳上,將其「工業化」。特別是中共,在開發新的控制手段方面已經遙遙領先。

科技社會學家塔夫齊(Zeynep Tufekci)2017年的演講中也指出,「掌權者」用這些工具,「靜靜地觀察我們、評判我們、操控我們」。獨裁者將手機、電腦和電視螢幕變成「大規模的說服利器,利用個體的弱點,一個一個地操控」。

大家看,這比「五毛」的效率要提高了許多倍,而且還沒有費用。特別是更有針對性,更加精準。獨裁者利用新的智能工具,在網絡上和現實中,對民眾形成了前所未有的監控。

中共工信部前不久表示,希望到2020年實現神經網絡晶片的規模化。神經網絡,就是一種大體上受人腦功能啟發的計算方法。中共就是藉助這個演算法,要更有效地收集民眾的言論和行為等資訊,然後加以利用。

我們知道銀川、杭州被中共稱為「智慧城市」。在銀川,人們上下班可以「刷臉」坐巴士;在杭州,人們可以使用面部數據在肯德基點餐。

中共正在努力建設更多的銀川、杭州這樣的「智慧城市」。但中共並不單純是方便人們生活,它是要把各種數據流編織成一張社會控制網,打造整個社會的「全景監獄」。只要你沒離開中國,就在它的無形高牆之內,「老大哥」就會隨時找到你。

中共2014年提出了一個「社會信用系統」規劃,到2020年,要構建一個全國性的「社會信用」系統。中共保存了大量的公民行為電子記錄,它將根據每個人在不同場合中的表現進行評分。只要被列入「黑名單」,這個人的麻煩就來了,不能購買飛機票、高鐵車票,不能獲得政府補貼、不能購買房產,甚至找不到工作等等。北京市政府曾明確表示,到2021年,進入「黑名單」的人將「寸步難行」。

其實,現在這個信用體系已經啟用了。中共發改委去年5月宣稱,截至到(2018年)4月底,有1100多萬人不能購買飛機票,425萬人不能購買高鐵動車票。中共發改委稱,這些人是「違法失信」。

但它的解釋沒有人會相信。上海訪民顧國平向大紀元表示,這種信用體系就是中共侵犯民眾私隱和人身自由權利的工具。「把老百姓當賊一樣地防,對政府官員卻沒有一點約束」。

幫助獨裁政府監控和誤導民眾

中共不僅用高科技武裝自己,它還向很多國家進行輸出,使那些小的獨裁政府,一樣可以進一步監控和誤導民眾。

中共的雲從科技已經向津巴布韋政府出口了一套大型的人臉識別系統。它會把幾百萬津巴布韋人的面部數據發送回這家公司,用來改進演算法,完善系統,以備進一步出口。其它公司的類似業務也在中共的支持下「蓬勃發展」,其中專門生產錄像頭的企業「天地偉業」,已經為全球六十多個國家提供了「智能安全解決方案」。

埃及政府已經建了一座新城,計劃今年晚些時候把首都開羅遷過去。遷都項目發言人表示,這座還沒有命名的新城「到處是錄像頭和感測器」,還有一個「指揮中心控制全城」。

莫斯科已經安裝了大約5000台有人臉識別功能的錄像頭,只要當局需要,就可以從護照資料庫、警方檔案、甚至俄羅斯最大的社交平台VK調取數據,然後做人臉比對。

這有多可怕呢?研究公司OpenAI的政策主管傑克·克拉克(Jack Clark)這樣描述,目前沒法評估或衡量人工智能的發展速度,也不知道人們惡意修改它的能力有多大,而這種情況,「就相當於閉眼闖進一場龍捲風裏——最終總是會受傷」。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