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崇義教授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中共和他們的代理人利用澳洲訊息公開、言論自由來宣傳政治觀點,執行中共的政治任務。「政治任務就包括在這裏支持、培植新親中共的政客。」

他認為這樣的事情應該引起當地社會廣泛關注和討論。

陳用林表示,中共的手一直伸得很長,很多時候它在策劃澳洲的選舉,暗中操作。

他認為,澳洲很多中文傳媒,不管是被中共收購還是沒有收購,都是中共政府的代理人。他們的「國際合作」,都成為中共宣傳窗口,中共利用他們控制華人社區、華人團體、華文傳媒,控制中文輿論的導向,影響澳洲選情。

陳用林披露,中共政府認為工黨更容易受影響,他們認為工黨在歷史上表現要比右翼保守聯盟對共產黨友好,所以相對而言更傾向於工黨,特別是執政黨通過《反外國人干預法》後,中共極其不滿,想用工黨取代之。「工黨的前任澳洲外長及新州州長卜卡(Bob Carr),前澳洲總理基廷(Paul Keating)、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等都是親共的。

陳用林還認為,中共想扭轉局面,「特別是《反外國干預法》到了實施的關鍵時刻」,他表示到現在為止中共代理人在澳洲都被拒絕註冊,中共想將《反外國干預法》廢去而目前正是關鍵時刻,所以澳洲的大選有一隻無形的手在操作。

他說,一些華人社區被共產黨像操縱木偶一樣,另外對澳洲政客,中共通過私下的政治獻金、賄賂等方式,包括收買學術界的人,來影響澳洲的整個大選。這些學術界人士提出要改變對華的話題,聲稱《反外國干預法》「反華」,他們就想要改變,想讓澳洲作為中國的重要合作夥伴,他們想沖淡中共對澳洲滲透問題的討論。

陳用林強調,中共對澳洲的政界滲透相當嚴重,有關人士利用澳洲法律,對薄弱的地方進行牽制、影響、引導。

陳還披露,中共還故意製造部份虛假新聞混淆視聽,同時動用統戰部門公開的力量,及統戰下積累的「秘密朋友」,還有沒被媒體揭露出來的關鍵人物,利用西方傳媒的開放,進行意識形態爭奪,而中共則認為澳洲是西方盟國的軟肋。

中共統戰部門對澳洲華人建立了網絡,對澳洲兩大黨都建立關係,派人到兩大黨,為政客服務、捐款,滲透兩大黨的核心部份進行影響,他們現在企圖動員他們的資源影響選情。

他表示,澳洲的選舉委員會(AEC)已經注意到中共的意圖,4月還發了一個廣告,警告選民不要被聯邦大選中混淆視聽的虛假信息所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