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代詩人王藉,根據自己獨特的藝術感受作了一首〈入若耶溪〉,內有「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之句。

這首詩傳到了宋朝,翰苑名人王安石反覆吟哦,認為不妥,於是反套古人名句,有意寫了一首七絕《鍾山絕句》。詩云:

澗水無聲繞竹流,橋西花草弄春柔;

茅簷相對坐終日,一鳥不鳴山更幽。

老荊公在詩中把「鳥鳴」改寫為「一鳥不鳴」,藉此描寫山幽。

蘇門學士黃山谷,一日讀〈鍾山絕句〉,笑云:「荊公此一改,乃點金成鐵也!」

詩友秦少游聽了有些迷惑,拱手相問:「庭堅兄!此話怎講?」

黃山谷答道:「王藉是借聲寫景:夏日林中的蟬噪使人聽不到松濤之音,顯得樹木更靜;鳥語則示人跡稀少,更顯出山林之幽。而荊公老先生改為『一鳥不鳴山更幽』以靜喻靜,反襯作用消失,不僅令人讀之深感平淡無奇,詩意索然寡味,而且把原詩『清水出芙蓉』的藝術境界,完全弄反了,怎不令人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