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2,000年前,蓋倫(Galen)醫生就已經觀察到癌症和情緒之間的密切關係,他指出:「快樂的女性比抑鬱的女性更不容易患癌症」。O.Carl Simonton博士在他的書《Getting Well Again》中亦寫到:「20世紀60年代末,哈佛大學的心臟病學家Herbert Benson博士和分子生物學家Jon Kabat-Zinn分別證實了正念冥想對幫助患者恢復健康的益處。」

在20世紀70年代,Simonton博士將思想與身體之間的關聯做了更進一步的推測。作為一名放射腫瘤學家,他注意到他的一些重症癌症患者可以生存下來,但有些並不那麼嚴重的癌症患者的病症卻惡化得很快。像蓋倫一樣,他推測心理和情感因素在起作用,其中最普遍和最危險的心理狀態是「無望」。

在研究了Robert Rosenthal及其同事在20世紀60年代後期對「期望效應」(認為自我實現的預言)進行的測試結果後,Simonton開發了一個特定方案,為患者提供一種他們可以控制病情和對病情的樂觀的意識。他引導患者通過可視化通話來動員體內的T細胞(一種免疫細胞),並教患者一些放鬆技巧和簡單的冥想。

許多人對這種方法的反應非常好。很快,來自各地的患者都在尋求Simonton的幫助。他讓患者用一個星期的時間,學習情緒控制的方法和技巧,然後他們可以回家繼續按照這個方法治療。不過醫學界對Simonton的結果仍持懷疑態度。由於30%的測試對象都會自動顯示安慰劑效應(通過一些無實際療效的藥物達到從心理上治療的效果),因此許多人認為Simonton的結論也是僅此而已。

「有些可能與安慰劑效應有關。但它不僅僅是安慰劑效應,這是一種專注的、有針對性的方法」,Dr. Renato Monaco博士說,他是加州的一名執業精神病學家。

許多年前,Monaco與Simonton會見了一名患者,他被診斷出患有終末期4期腦腫瘤。Monaco說:「病人是一名歌手,所有醫生都放棄他了,但是10年後我再次遇到病人。我驚歎了!他為我們唱歌。」

雖然醫學界同意思想和情感是有力量的,但大多數醫生仍然不了解人類情緒和思想是如何對身體起到生物化學作用的。「期望效應」如何在生物能量水平上發揮作用?通過一個人的思想和情緒來調動一群免疫細胞來吞噬癌細胞,沒有人能夠精確地確定出這個過程的機制或途徑。但人們確實知道人的思想和情緒會增強或減弱身體的免疫系統和其它治療系統。

持續的憤怒、恐懼、自我懲罰的想法或感受被認為是有害的。大多數患者可以指出他們在發生癌症或任何其它嚴重疾病之前大約18個月的時間中,曾發生過創傷事件。Simonton強調,此種心理療法可以緩解負面情緒,支持積極情緒,在治療過程中離不開一個有愛心的人的陪伴和鼓勵,這個人可能是伴侶,也可能是朋友、家人。

該方法的支持者聲稱,患者的存活率是國家標準的兩倍,其中許多患者經歷了顯著的緩解或完全治癒。但亦有懷疑論者表示,由於缺乏高質量的臨床試驗,很難得出有關療效的具體結論。但是既然有一定療效,不妨試一試,這一「期望效應」也許會帶來希望也說不定。(原文刊登在Epochtim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