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王梵志‧ 〈吾富有錢時〉

吾富有錢時,婦兒看我好。

吾若脫衣裳,與吾疊袍襖。

吾出經求去,送吾即上道。

將錢入舍來,見吾滿面笑。

繞吾白鴿旋,恰似鸚鵡鳥。

邂逅暫時貧,看吾即貌哨。

人有七貧時,七富還相報。

圖財不顧人,且看來時報。 

王梵志,是一位詩僧,民間的通俗詩人。他被埋沒了千年以上,直到敦煌寫本的發現,他的詩才為人們所知。由於兩《唐書》(新、舊唐書)無傳,《全唐詩》沒有收入他一首詩,他的生卒年月無可考。據原蘇聯列寧格勒博物館所藏《敦煌手稿總目》原卷題記:「大歷六年五月,抄王梵志詩一百一十首,沙門法忍寫記」,可見他的詩在大歷年間,已傳到西部邊境。再據敦煌寫本,他的孫子王道寫有〈祭楊筠〉文,時間是「維大唐開元廿七年歲在癸丑二月」,這時王梵志早已下世,孫子已能為楊筠作祭,依此推算,他應生於隋、唐之間,屬於初唐詩人。現在已蒐集到他的詩作三百三十六首。他的五言詩,寄寓人生哲理於嘲戲諧謔、嘻笑怒罵之中,在一定程度上,表達了某種平易蘊藉、驚世駭俗的詩風。由於他的詩,宣揚佛教,說理的氣味重多,藝術上追求通俗清平。在文學史上,長期遭到冷遇。但這一詩派的影響,還是很大的,如詩僧寒山、拾得,都是這一流派的繼承者。

他也有一些形象生動的好詩。〈吾富有錢時〉一詩,是對世態人情的嘲笑,對那些趨炎附勢者進行了深刻的嘲諷。

「吾富有錢時,婦兒看我好,吾若脫衣裳,與吾疊袍襖。吾出經求去,送吾即上道。將錢入舍來,見吾滿面笑。繞吾白鴿旋,恰似鸚鵡鳥!」這十句,寫他有錢時,家裏的妻、子對他是一副面貌:妻、子見他有錢時,他要是脫了衣裳,趕緊給他疊好。「經求」:經營求利,指做買賣。當他外出做買賣時,送他上路。他把錢帶回來時,滿面笑容。像鴿子一樣圍著他轉,像鸚鵡學舌一樣,他說甚麼也跟著說甚麼。

接著詩意一轉:下面四句,寫窮了又是另一副面貌:「邂逅暫時貧,看吾即貌哨,人有七貧時,七富還相報。」若是一時貧窮了,臉色立即變得難看。「貌哨」:唐代口語,指臉色難看。「七貧」:佛家指人窮到了極點。「七富」:富到了極點。這兩句是說,人有窮到極點的時候,也有最富時的還報(就是時來運轉)。

最末兩句「圖財不顧人,且看來時報。」是說:那種只看錢、不尊重人的傢伙,且看他將來的報應吧!

這首詩,通過捕捉人物形態的特點.加以適當的誇張,運用簡練概括的語言,著墨不多,人物的形象,便躍然紙上。當他富時,用了「與吾疊袍襖」,「見吾滿面笑」,「繞吾白鴿旋,恰似鸚鵡鳥。」;當他貧窮時,只用了一句話,「看吾即貌哨。」把這個人物寫得維妙維肖。平淡的語言中,充滿著深厚的現實教育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