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經意,認識一位男子,我更願稱他為男孩子,因為在我眼裏,他就是那男孩子般地單純。男孩子的姐姐是我的好友,幾乎無話不談,因之,我們經常在一起互相交流、切磋心得。

那天,姐姐突然說:「我有一個弟弟,我真是佩服他啊!」我在旁邊靜靜地、細細地聽著。在世間,面對著形色各異的行人,卻有相當一部份忘記了做人的禮常。雖然,她們或是花容月貌,或是談吐優雅;他們或是英俊瀟灑,或是事業有成。但是思想中是混亂而破敗不堪的,這樣的人,我是不願意多看他們,哪怕一眼。

姐姐接著說了下去:「因為弟妹的背棄,我弟弟被迫離婚了。先前的弟妹身體有病,婚姻只能有其名而無其實的。弟弟就陪著弟妹純淨地過了10年的夫妻生活。」我訝異了,天下居然真有這樣純粹的男子,為了那份夫妻之恩,可以放棄慾望而堅守婚姻的職責和純淨的夫妻之愛。

聽著姐姐慢慢地向我道來,我也隨著感受男女主人翁的婚姻生活和愛情糾葛。姐姐說:「弟弟離婚時,弟妹向他要10萬元,弟弟答應了,已經給了她3萬,現在還在湊那餘下的7萬。」我不太清楚這10萬元的欠款是如何計算、如何而來的,只是從男孩子那份坦然自然,去感受到作為紛繁世界一個如此男子的特有純淨,也期待著人世間還存有的善良及人性的回歸。

那一天,有緣在網上見到他,只看到他高挺的鼻樑微微俯下頭散漫地坐在床上,手左一下右一下地隨便敲打著鍵盤,屏幕上,他的話語零落疏散。

突然間,姐姐一下把我扯到鏡頭前,讓我和男孩子視頻。一瞬間有一種困窘的感覺,我從來不跟人家視頻的,但既然已經被扯了過來,那就隨遇而安地坐下來聊聊吧!我把自己的幾篇文章發給他看。姐姐說,看看他是欣賞妳的文筆還是文章的內容。

我問他:「你覺得我的文章寫得怎麼樣?」他說:「好!首先是內容,其次是文筆。」我欣然,因為我的文章中多提的是人類的道德及放淡慾望之心的那一抹清新。當然,我更在意別人欣賞我的文章內涵了。

隨著接觸時間的加長,我也漸次看到了他那顆受傷而憂鬱的心。他說:「我祝福妳未來美好!真心地祝福妳。因為妳和我一樣,有過破碎的婚姻和受傷的心。」我很感謝他的祝福,但是卻不太明白他的同情,我的心已經很少受到傷害了。

男孩子,我知道你經歷了婚姻的失意和感情的挫折,經歷了生意場上的紛爭及人與人之間的刻薄。一顆兒時純淨的心已經受到了傷害,瑕疵也隨之漸漸地浮現。但是,男孩子,我告訴你,雖然你善良是對了,但是當你受到傷害時的心態卻錯了,因之,經歷之後,你心之所得也必有所不同。

其實,一個人在人生中,遇到挫折失敗是必然的,如果你在失意的時候,不要感覺它與自己的成敗得失息息相關,而僅僅是看到一宗事情在身邊上演,在這件事情發生的時候,讓我們恪守與人為善的準則,不斷去除自己的為私之心,完善自己那顆包容、體諒、真誠之心,隨著時光的點點流逝,你必然會擁有一顆可升入天堂的心靈。百年的世事之中,也不會為名所累、為情所困、為利所惱了,人生必然也是如此輕鬆愜意,從而更趨於完美無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