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牠們才是人類的靈魂伴侶,代替忙碌的父母,陪孩子度過無憂無慮的童年,面對渾然未知的世界;也取代疏離的子女,撫慰孤寂的老人家。

多年遊蕩在法國許許多多、形形色色的街道,它們更成為我日後通往那些大城市、小鄉鎮的記憶線索。

法國人其實不那麼熱情浪漫的,尤其是對觀光客;但聊起毛小孩,話匣子就打開了。它們跟主人都很自在,對陌生人也友善,在阿維農教皇城堡廣場上,舒展有點荒謬的肢體語言;在龐畢度中心旁邊的小街窗台上,專心地聽我們聊起西藏的情事…… (──轉自萬海航運慈善基金會《停泊棧》期刊7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