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人權律師王全璋上月底入獄,其親屬會見不果,收到疑似偽造的王全璋來信。外界擔憂,種種跡象表明王全璋律師的情況不容樂觀。

大陸知名人權律師王全璋4月29日被移送山東臨沂監獄以來,其家屬接連遭遇不尋常的事情。監獄方面以藉口不許家屬會見;李文足收到兩封疑似王全璋的家書,信件疑點重重。

按照王全璋姐姐王全秀在5月2日晚收到的監獄通知書,王全璋在4月29日被送到臨沂監獄服刑。李文足即在5月3日給獄中的王全璋寫信並寄出;5月10日,李文足收到簽名為「全章」、落款時間為5月7日的「王全璋回信」。

對於該信,李文足提出了質疑。她在給王全璋的回信中寫道:猛一看很熟悉的字體,越來越陌生了。難道你練了4年書法嗎?猛一看很親密的情書,卻越看越疏遠了。好像你變成了隔壁老王。你好像不是被失蹤、被酷刑、與外界隔絕了四年,倒像是去黨校進修了四年!

5月12日,李文足收到第二封「王全璋家書」,該信稱「昨晚又收到你(李文足)的第二封信」,而事實上李文足的第二封信於5月11日才寄出。該信信末沒有簽名和落款時間。

李文足5月12日在推特賬戶發佈給王全璋的第三封信,信中說:「我5月11號寄出的信,你10號就收了。看來臨沂監獄簡直是6G網速啊!」李文足在信中囑咐丈夫「下次無論甚麼情況,都不要忘了簽名寫時間啊!」

「王全璋家書」的疑點引起外界熱議,認為李文足11日才寄出的信件,「王全璋」卻在10日已經收到,紛紛指責當局作假。

王全璋近四年前被抓捕以來,他的家人至今沒有見過他。李文足強調,即使信的確是她丈夫的親筆信,但是王全璋現在是處在一個完全不自由的狀態下,信的內容是否反映了他的真實意思,完全無法確定。

李文足5月13日對美國之音表示,「我現在覺得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我要去馬上去會見王全璋。因為法律規定,他已經移送到臨沂監獄,就得馬上安排家屬去會見」。

李文足5月13日在推特上公佈,王全璋姐姐王全秀當天上午給臨沂監獄打電話,要求會見王全璋,監獄方面接聽電話的人員告訴王全秀,會見室裝修,她不可能會見王全璋。

知名人權律師覃永沛認為,監獄的會見室裝修是當局阻撓會見的藉口。覃永沛5月13日對美國之音說:「監獄的會見室很多,不可能一個會見室裝修,全部都裝修。是藉口而已,沒有找到更好的理由,就拿這個藉口忽悠。忽悠你們,忽悠家屬。中國的監獄本來就不把犯人當人,它不讓你會見,就找個理由,你又無法查證,也沒有法律能處罰他們,所以說,沒有辦法應對這種情況。」

英文網刊《改變中國》(China change)的創辦人、主編曹雅學5月12日在一篇推文說:「當局如此急不可待乃至於漏洞百出的醜態,更令人擔心全璋現在的身體狀況仍然『不宜見人』。按說他們這麼害怕輿論,王全璋要是身體正常,應該馬上安排會見。沒見到人,是死是活難說。」

網友劉先生認為,種種跡象表明王全璋律師的情況不容樂觀,當局如此遮掩和弄虛作假不似因為王遭到酷刑虐待而近期無法見家屬的情形,更為惡劣的後果不願過多揣測,但整件事情帶來的預感卻是十分糟糕和不祥,或許目前身處臨沂監獄的王全璋更應引起外界的高度關注,在中共統治區,「意外」從來都是掩蓋一切的手段。

王全璋是知名人權律師,被抓前經常代理弱勢群體案件,包括法輪功信仰案,被認為是最早為法輪功學員辯護的律師之一。2015年709事件之後與外界失去聯繫;2016年1月8日,天津市公安局宣佈將其「逮捕」,被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

2018年12月26日,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對王全璋進行不公開庭審。2019年1月28日,天津二中院判處王全璋4年6個月監禁,剝奪政治權利5年。#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