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升溫之後,國際投行高盛前CEO勞埃德・布蘭克芬(Lloyd Blankfein)和《紐約時報》均認為,貿易戰升級令大陸企業斷了財路。

美國政府在5月10日將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關稅稅率提高至25%,同時開展對另外3,000多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的程序。中共對此進行了報復,宣佈將600億美元美國商品的額外關稅調高到10%、20%,以及25%。

據《自由時報》報道,布蘭克芬認為,中國非常依賴出口貿易,關稅將會帶給中國更大的傷害,相較於美國的企業,中國企業將會失去賺錢的機會。貿易戰不是兩全其美的方法,但它是給中共施壓、強迫中共採取公平貿易的過程。

《紐約時報》也對此持相同的觀點。

據《香港經濟日報》報道,《紐約時報》認為,過去40年來,無數中國企業家透過美國客戶不公平地賺進大把鈔票,如今美國政府要消除這種經濟模式,新關稅實施恐怕會切斷許多中國企業的廣大市場。

德國基爾世界經濟研究所主席費爾伯邁爾(Gabriel Felbermayr)在接受德國之聲的採訪時表示,從經濟學角度來看,美國從中國進口5,400億美元商品,而中國從美國進口1,200億美元商品,如果雙方將這些進口商品全部加徵懲罰性關稅的話,對於中國帶來的損害遠遠超過美國。

據美國之音報道,有估算認為,如果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實施一年,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將減少750億美元,而如果美國對全部5000多億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將減少1700億美元,相當於2017年中國對美出口總額的三分之一,對中國GDP的影響是減少0.9%。

貿易戰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則小很多。凱投宏觀發佈的數據顯示,出口在美國GDP的佔比為12%,對中國出口在美國GDP中的佔比不足1%。

報道表示,多項指標顯示,貿易戰對中國經濟長期增長前景堪憂。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中國經濟分析師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表示,中國未來人口形勢嚴峻,對外出口增長空間被擠壓,對基礎設施和住房的投資已經過度,再加上經濟模式從市場轉向政府主導,未來長期增長前景堪憂。他說:「中國經濟的遠期前景繼續惡化,經濟增長率在今後十年將降低至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