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適的暖床難以抵禦英國的冬天。

掀起窗簾一角,瞇著眼看出去,不出意外,此刻雨又一次光顧著我家,那是比雪還要冷的雨。雖然隔著一層窗戶,也能嗅到雨滴中透著不甚友善的寒意。本以為已經習慣了它,卻總是在不經意間撩撥著你的底線。

窩了一晌午,實在憋屈,想到沒了食物,尋思著去超市買點補給,草草套了件外套出了門,便後悔了。

陰霾的天空下,萬物都變成了灰色,空氣中混雜著汽油的芬芳,汽車的嗡鳴聲,是奏著德沃夏克的「自新世界」,路邊五彩斑斕的垃圾,是彩虹的車禍現場。

罷工一月有餘的環保工人想來是打算來場持久戰了,瞅瞅那本該是鮮花盛開的地方,啤酒罐肆意爛漫地滋生著,塑料袋是蒲公英的花,紛飛亂舞。

低著頭,不願流連忘返,大步流星走向超市,心裏只是盤算著拿甚麼來果腹,以及接下來的一周裏吃些甚麼才不會讓人索然無味,向來沒有購物的嗜好,總是想好了直奔主題,結果也僅是選了那四、五樣食材,和上周一樣吧。

兩大兜兒的東西,提起來也有十來斤重,這時的雨更大了,砸在塑料袋上劈裏啪啦亂作一團,這世上可還有一點好的?心裏嘀咕著,不知不覺便走到路口處,這時,我見到了她。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一株桃花樹,端的就立在了我面前,那是馬路分流線上的一片綠地,粉色的雲團掛在蔥蔥的枝頭上,隨風搖曳,香了一片,醉了人心;花瓣是沾了蜜糖的星,落英繽紛,碎了一地,美了人間。

怎麼來時卻沒遇見?是她發現了我嗎?

這五味雜陳的路段,竟也有這般造化,周圍的樹都還是光禿禿的,擺弄著乾巴巴的軀幹,僅有的幾棵青松翠柏,雖也綠了一冬天,深沉的讓人敬而生畏,野草叢中更是壓壓一片的黃毛小子,唯有這桃花樹,在這混沌的歲月,暖了多少冷漠和寂寥,我看了又看,心也顫,淚也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