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0日,美國政府正式對2千億美元中國產品實施懲罰性關稅,關稅從10%提高到25%,中美貿易戰進一步升級。日本學者表示,中美之爭的實質是價值理念之爭,三方面因素表明中共最終必敗。

日本國際關係評論家北野幸伯曾在2005年出版的《失敗的霸權國家》一書中作出大膽預測,指「中國經濟克服障礙,在2008-2010年將成為中低端產品的『世界工廠』,建立加工生產的『霸主』地位,將出現與日本人口匹敵的1億3,000萬人的富有層,形成巨大的消費市場,但從2020年以後將步入衰退。」

沒有貿易戰 中國經濟也面臨衰退

從2005年之後的經濟統計數據來看,不能不說,北野的預測驚人的準確。從中國官方公佈的GDP增長來看,2008年9.6%、2009年9.2%、2010年10.61%、2011年9.5%,始終保持著驚人的成長速度。

但是進入2012年經濟出現明顯鈍化,2012年7.9%、2013年7.8%、2014年7.3%、2015年6.9%、2016年6.72%、2017年6.86%、2018年6.6%(IMF預測)。(如圖)

近日、北野幸伯在日本「DIAMOND」雜誌上發表題為《中國在中美對抗中必然失敗的三個理由》的文章,文中披露了預測中國經濟的方法理論,還指出北京政府必然在中美貿易戰遭遇崩潰的危機,同時告誡夾在中美兩國之間的日本面臨選擇,應該以「美日聯盟」為重,不能重蹈二戰時,與納粹獨裁結盟以失敗告終的結局。

北野表示,預測理論是「經濟生命周期」,同時發現中國經濟與日本經濟發展的相似之處。他說,國家體制、經濟和人一樣具有「生老病死」,經濟發展的表現通常會遵循「混亂期=轉變期」「成長期」「成熟期」「衰退期」的循環。

「轉變期=混亂期」通常是舊的體制阻礙經濟發展的時候,如果湧現出優秀的領袖型人物,針對政治弊端,消除障礙,及時制定有利的經濟政策,則能引導經濟快速步入新的「成長期」。

北野說,近年中國從「轉變期=混亂期」向「成長期」過渡是80年代初期鄧小平推出的「經濟改革開放」政策,利用廉價勞動力結合外資使中國經濟從文革的崩潰爛攤子迅速進入「成長期」。

北野對日本和中國20、30年的經濟數據分析比較後得出結論,中國的「經濟生命周期」約滯後日本30年,且中間過程驚人相似。他認為即使沒有中美貿易戰,中國經濟從2020年以後將開始衰退,面臨「混亂期」,需要作出新的變革才能重新走入「成長期」。

中共獨裁體制的脆弱性

北野列舉的第二個致命弱點是中共獨裁極權的弊端。他說,中國目前還不是民主主義國家,和北韓一樣,是共產黨一黨獨大的獨裁專制國家。因沒有政權交替的健康系統,存在無法逾越的重大缺陷。

與美國的民主體制相比,在公平的競爭環境,即使像奧巴馬這樣的非裔也能成為國家的總統,這是民主選舉制度淘汰和選拔人才的優越之處,這一制度保障了國家的安定。

北野還以日本為例表示,90年代日本在泡沫經濟破滅後,自民黨的執政能力被質疑,在1993年的選舉中,自民黨慘敗,結束了38年的執政歷史,日本新黨的細川護熙出任日本首相,對當時自民黨當政時難以改變的官僚體制實施改革,對清算泡沫經濟的諸多問題起到積極作用。

中國經濟已不可避免地出現衰退跡象,30多年一直未解決的經濟問題處於爆發期,現在也是中共政權的合法性被質疑的時候。

中共在宣傳其政權合法性時大致是兩點:領導抗戰勝利、打敗了腐敗的國民黨,其次是發展經濟帶領中國人民奔小康。

日本學者遠藤譽著書《毛澤東——一個與日軍共謀的男人》,根據日軍的史料揭示了中共在日本侵華的國難當頭之時,勾結日本皇軍共同破壞蔣介石抗戰的歷史事實。

中共不抗戰,在國民黨與日軍浴血奮戰8年,處於最疲弱之時,發動內戰,摘取抗戰果實,在互聯網時代這些歷史逐漸被世人了解,中共歷來宣傳的第一個合法性已無力再自圓其謊。

在經濟上,目前中國正面臨著經濟衰退局面,同時中美貿易戰將加劇這一進程。

去年12月中國經濟學家向松祚在中國人民大學的一次演講時說,一種測算當年的GDP到當時為止是1.67%,另外一種測算是負值。今年初,向松祚還在斗牛財經舉辦的投資峰會上警告,2019年要謹防明斯基時刻(資產價值崩潰時刻)。

日本學者北野幸伯表示,進入2020年中國的經濟、政局將變得更加渾沌不清,中共將面臨執政合法性的拷問,中國需要作出更替變革。他說:「中國缺乏領導人交替的健全系統,中共和北韓、非洲等獨裁國家在交替領導人時,都伴隨著內部的殺戮、政變等,同時殃及百姓。」他表示,中國有可能跌入比日本泡沫經濟崩潰後更嚴重的困境。

價值理念上註定中共必敗

北野在談到中美之爭時表示,「兩國之爭的核心是價值理念之爭,在這場對抗中,雖然軍事實力不可少,但當今世界已不是單靠軍事實力能解決問題的時代,更多的是憑藉外交、經濟、情報,特別是價值理念彰顯自己的實力。」

北野說,經濟實力上,美國明顯佔據優勢,就貿易戰來看,一年中,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商品超過5,000億美元,美國約是1,300億美元,簡單地計算,互增關稅的結果,中國受到的打擊是美國的3.8倍。

在價值理念方面,美國是世界主流國家推崇的民主自由理念,中共是獨裁專制,破壞人權、言論和信仰自由等正常社會必需的價值理念,數十年來對周邊國家形成威脅,目前能和中共政權站在一起的國家也就是北韓等少數的獨裁國家。因此在外交、情報的爭奪戰中,美國得到的支持不言而喻遠勝於中共。

北野說,目前歐盟國家、日本雖然和中國維持著經濟發展合作關係,但隨著中國經濟的衰退,在中美之爭加劇之時,從意識形態、價值理念上,最終會站在美國一邊。

在中美夾縫中的日本

北野表示,日本身處中美之爭的夾縫中,在經濟上,中美是日本最重要的兩個國家,如何與兩國交往大概也是日本政府正頭疼的問題。北野主張「優先與美國的同盟關係,同時加強與歐盟東南亞國家的關係,避免被孤立」。

北野說,二戰時的教訓是日本與當時世界的主流國家,英法美等疏遠,陷入孤立狀態,最終與納粹德國等結成軍事同盟,註定失敗的結局。

「近年和中國的經濟合作越來越緊密,中共暗中一直試圖瓦解日美同盟關係。」北野說,「日本如果過度接近中共意味著與自由民主國家在拉開距離,跌入中共設置的『孤立陷阱』。」

中美之爭升級之時,中共急速接近日本,中日兩國首腦之間也頻繁互動。北野表示,安倍晉三似乎小心謹慎地平衡著與中美之間的關係,安倍的外交方針基本是日美同盟為重,在「一帶一路」問題上,要求建立健全融資的透明制度,與中共保持距離,同時與歐盟、東南亞,包括非洲國家保持緊密關係,相信在關鍵時刻日本不會作出愚蠢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