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特朗普是一位很勤奮的總統,5月14日早晨6點就接連發推文。他說中國向美國採購的錢,比美國向中國採購的少了5000億美元,他形容美國就像是北京的「小豬儲錢罐」。不過他也表示,不對等的貿易,反倒使美國處在了非常好的位置。

6月習特會 特朗普:或「富有成果」

13日特朗普在會見匈牙利總理歐爾班的時候,提到了下個月G20峰會。他表示會議期間,可能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並且說可能會「富有成果」。

在隨後一場餐會上,特朗普再次對解決中美貿易紛爭表達了樂觀態度。他說,「大約三四周之內,將知道是否成功⋯⋯」他說自己「有種感覺,這將非常成功」。

中共外交部14日表示,中美同意繼續談判,以解決可能越演越烈甚至更長久的貿易爭端。發言人稱一切看雙方的進一步磋商。

雖然中共報復了美國的關稅懲罰,但觀察雙方的言論似乎不太悲觀,反倒略有樂觀情緒。有分析表示,雙方雖然互相加徵關稅,實際暗藏了「逃生」密碼,加徵關稅的時間藏著玄機。

大家知道,根據G20峰會安排,會期是6月28日和29日兩天。也就是說,特朗普如果會見習近平,很可能是6月底。還有一個細節,《香港經濟日報》表示,儘管已經啟動了徵稅程序,但特朗普13日表示,「還沒決定」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是否加徵關稅。

特朗普的說法,很可能是為6月底的「習特會」在增加籌碼。意思就是告訴北京,看你的表現,答應了美國的要求,關稅可以免除。如果不答應,這部份關稅照加不誤。

大家還記得,劉鶴上周訪問華盛頓的時候,特朗普說收到了一封習近平「漂亮的信」(a beautiful letter),並表示可能與習近平通電話。已經透露出了一種樂觀的訊息,同時也再次印證特朗普早前說過的,如果問題想最終得到結局,必須他和習近平親自出面。

美國預留「軟期限」給北京

我們來看這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生效時間。13日下午,(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公佈了準備加徵關稅的清單,幾乎涵蓋了所有生活消費品,包括手機、電腦、衣服、嬰兒奶粉等等。CNBC指出,貿易代表辦公室將在6月17日舉行聽證會,然後是7天的回覆意見期。兩者加在一起,共有42天時間。

這個時間比去年加徵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公眾意見徵詢期少了近30天。但其實對北京來說,已經夠用了。因為雙方之前的談判都已經基本談妥,就差最後兩方領導人一錘定音。只是在最後的節骨眼兒,北京變卦了,要推翻重來。所以說,這個42天應該夠用,就是給北京思考,二選一,同意或不同意。

再來看那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提升關稅時間。我們曾分析過,美國的「聯邦公報」是給留了「軟期限」(soft deadline)的。「公報」說得很清楚,北京時間5月10日中午12點之前已經離港的中國貨物,不會被加徵關稅,維持原來10%的稅率。在那之後再出港的貨物,按照提升後的稅率徵稅。

這又是華盛頓給的一個比較長的緩衝期。因為貨輪在太平洋至少行駛三到四周時間,才能到達美國港口。也就是說,被加徵新關稅的貨物,最早要在6月初才能抵達美國。這段空窗期,同樣是留給北京做決定。

特朗普給習近平留出了2段充份考慮的時間,釋放了極大的善意,也是給中方留下的2道逃生門。

中方也考慮美方關稅生效時間?

再看中方的報復。13日中共國務院公佈,對美國進口的600億美元商品,提升不等的稅率,最高稅率是25%。其中包括小型飛機、紡織品、肉類和液化天然氣等。這是對美國提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的稅率進行報復,關稅的生效期是6月1日。

中共安排的這個時間,剛好是美國加徵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的時間前後,看上去很有默契。會是巧合嗎?有這種可能,但估計更可能是中方考慮了美方關稅生效的時間,才作出這樣的安排。

這就說明,中方仍然希望與美方達成協議。我們看中共外長王毅的說法,表達得比較明確。13日他在訪問俄羅斯時表示,中美雙方談判團隊「有能力、也有智慧解決各自的合理需求」,「最終達成一份互利雙贏的協議」。王毅強調,雙方仍然有望友好協商解決貿易紛爭。

王毅的隔空喊話,更讓人相信,這個時間安排不太可能是巧合。中方希望在這段大約2周的時間當中,儘量與美方談判,「在最後關頭阻止貿易戰滑向更壞的境地」。

另外,中方還有一些其它異常的表現。我們知道中共在嚴格管控大眾輿論,禁止對貿易戰發表獨立評論和報道,不能說三道四,更不能「妄議中央」。但12日《南華早報》說,中共內部一些有影響力的鴿派人物開始發聲了,要求北京重新審視對美國的整體戰略。

種種跡象顯示,中美雙方都暗設了逃生密碼。那麼最終談判會有轉機嗎?我們拭目以待。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別忘了轉發點讚,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