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審議修訂《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鬧雙胞」事件,上周六出現立法會史上最激烈的衝突,引起國際社會關注。昨日在一個小時內,民主派與建制派雙方便先後宣佈結束會議,並表明願意商談的誠意,民主派表示小勝一仗,要求與特首林鄭月娥會面,如不立即撤回修訂草案也敦促擱置,尋求商討的空間。另外,由民主黨創黨主席、前立法會議員李柱銘率領的「反送中美加團」將在本周五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會晤,促請美國朝野關注修例,採取具體行動敦促港府撤回草案。

昨日,立法會內,民主派及建制派再次於同一時間、同一房間分別開會,情況混亂,但未有重演三日前的衝突場面,建制派石禮謙露面短短十幾秒,最終宣佈會議結束,其後民主派的涂謹申在開會約一小時後也宣佈停會。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形容,今次是小勝一仗,但仍有漫長戰爭。

民主派聯署促會面  擱置修訂

25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聯署致函特首林鄭月娥,要求盡快就修訂《逃犯條例》草案會面。其後,14位民主派議員由立法會遊行至特首辦,批評政府一意孤行強推修例,令立法會出現前所未有的混亂,造成嚴重衝突和撕裂;要求林鄭月娥就修訂草案與他們會面。他們高喊「林鄭對話」、「擱置惡法」等口號。

14名民主派議員遊行至特首辦,一路高喊「林鄭對話」、「擱置惡法」等口號,要求林鄭月娥與他們會面。(李逸/大紀元)
14名民主派議員遊行至特首辦,一路高喊「林鄭對話」、「擱置惡法」等口號,要求林鄭月娥與他們會面。(李逸/大紀元)

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表示,詢問建制派召集人廖長江,兩派能否就修訂《逃犯條例》一事會面商討,廖其後回應稱今日會徵詢建制派意見。毛估計,建制派並未決定是否要解散法案委員會,對如何處理未有定案。

林鄭月娥早前曾表明若民主派要求會面是為了撤回修例向她施壓,就無須會面。毛孟靜批評林鄭有此前設非常不理想。毛強調民主派不一定要林鄭百分百撤回,可以先考慮擱置。她質疑港府一再拒絕先單一處理台灣殺人案,「給人感覺有清晰的政治目的(廣東話:後著)」。

林鄭月娥昨日上午出席行政會議時對審議修訂《逃犯條例》的法案委員會,經過六個星期仍未展開審議工作,表示遺憾。但對於民主派提出,聯同建制派及政府三方作政治協商,她並沒回應。但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與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卻突然在下午4時開記者會回應《逃犯條例》修訂。

政府被批駝鳥 卸責建制派

張建宗見記者時主動表示,草案有時間性,不能永遠拖下去。又說法案委員會召開四次會議都未能選出主席,是史無前例,嚴重影響審議工作。他對此感到遺憾及失望,呼籲議員們心平氣和、理性處理,盡快展開審議工作。張承認修例有一定爭議性,未來政府會做好溝通工作,全面加強解說,會盡量釋除市民疑慮。又重申修例會加強香港作為一個安全城市,避免成為「罪犯天堂」。

被問到會否與建制和民主派議員會面商討,張建宗否認政府拒見民主派議員,聲稱「樂意溝通」解釋、又說門一直打開著。但認為目前問題癥結是立法會內部程序爭拗,強調行政機關不宜介入、干預立法會內部操作,拒絕召開三方會談。至於會否繞過法案委員會直上立法會大會審議,他說:「整件事要視乎內務委員會如何處理這件事,然後政府再全盤評估情況。」

民主黨涂謹申批評張建宗拒絕三方商討有關修訂《逃犯條例》的爭議,是沒有誠意解決問題,將責任推卸給建制派,令立法會處於兩難局面。他批評港府不肯先單一處理台灣殺人案,又借口說是立法會內部操作不宜介入,眼光極其狹隘,形容是「鴕鳥」,說明政府迴避修例的政治問題:「看成一個純粹程序問題、技術問題。如果你說政府無端插手立法會,這才是干預立法會,但立法會的所有同事,包括梁君彥主席也說好,如果商討也好,一起談,這是希望以政治方式解決、協商。」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形容民主派與建制派並非在「爭凳仔」,而是因為修訂《逃犯條例》是一個有廣泛引起憂慮的條例。他批評張的言論好像整個爭拗是不關政府事,而是由立會內的派別自行處理,完全忽視自己作為政務司長的角色,政府已失去管治意志和能力。

「解鈴還須繫鈴人,他就是那個繫鈴人。我會奉勸特區政府現在再三考慮,趁現在還有一點時間,當行政機關自絕於談判的時候,其實他亦等於失職。所以,我會覺得這一個張建宗今天出來,除了令人氣憤外,我都替他感到尷尬的原因。」楊岳橋說。

毛孟靜也提醒當局此事非純粹立法會問題,「我們不停提醒香港人和林鄭政府,這個是比廿三條更加兇惡的一件事。我們是傾盡全力,我們是一路講適力以赴,我們真的出蠻力。」

若政府試圖繞過委員會直上大會,楊岳橋指港府將負上沉重的代價:「是以整個香港的聲譽為成本,要以破壞議會傳統為成本,如果特區政府硬要這樣做的話,它就欠香港人、欠全世界一個最大的交代。而我特別警告它,如果你現在既不參與去協調,不參與去會談。當議會雙方都已經打埋開口牌,要求政府介入,而你像完全不關自己事,就直接交上大會的話,這一個真是比無賴更無賴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