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的聯邦大選日接近之時,澳洲參議員斯彭德(Duncan Spender)警告,澳洲政府對中共的威脅行為不能沉默,批評中共在澳洲的滲透和對自己國民的壓迫。在接受本報採訪時,他還特別就大紀元抵制中共滲透的努力表示讚賞。

斯彭德之所以在此時公開指責中共,主要源於不久前工黨前總理基廷(Paul Keating)突然攻擊澳洲安全情報部門為防止中共干預所做的工作,基廷的「爆炸性」言論令外界譁然。斯彭德強烈譴責基廷的言論,並痛斥中共的干預。

中共提供貿易好處利誘兩大黨沉默 干預澳洲

斯彭德形容基廷的言論是其「說過的最不負責任的話」,「像基廷這樣的言行是極端危險和不負責任的,他竟然建議澳洲作為一個國家去默許中共的外交活動和監視行為。」他進一步說,「如果認為安全情報部門不應該警告我們的政府中共在澳洲的監控,那才是背叛這個國家」,「讓我們公開無視中共的間諜行為,我認為這是天真的想法」。

斯彭德還指責,中共長期以來試圖以提供貿易上的好處,利誘澳洲兩大黨不談論有關中共的任何事,所以「我認為中共在大選期間對澳洲的一種干預就是讓外界不去討論它」。而這是「最糟糕的干預形式」,「沉默是致命的」。

斯彭德解釋道:「我們與中國(共)的貿易永遠是不穩定的,我們需要與其它國家進行貿易。 因此,以為通過對中共的壓迫性活動保持沉默,就能夠確保與中國的貿易的想法,是完全錯誤的。與共產主義治下的中國永遠都不會有安全的貿易,因為它是由一個極端偏執和敏感的獨裁政權掌控的。保持沉默能得到的很少,卻會失去很多。」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十字路口」,與中國的貿易聯繫「並不意味著我們就應該對中共的壓迫手段視而不見」。他說,「如果我們放棄了對我們澳洲人十分重要的自由,其中包括華裔,那麼這遠比失去可能的貿易聯繫要嚴重得多。」

斯彭德還表示,澳洲政要應「進行公開討論和呼籲,表明這樣的事情(澳洲主權和澳洲人的自由受到威脅)不能發生的立場」。「只有通過這樣的公開討論,我們才能阻止這種壓迫在我們國家蔓延。」 

呼籲公開中共觸角 使中共的影響透明化 

另外,斯彭德警告,「如果我們讓共產黨主宰這個國家的政治活動,讓中共繼續監視我們的行為及在澳洲的非政府組織,那麼我們優秀的制度就會被削弱。」

斯彭德建議,「我們的政要需要繼續給予我們的安全情報部門保證,他們的角色就是調查間諜,而不用去擔心貿易關係,那不是他們要考慮的問題。」 

不僅如此,「我們需要所有的情報部門一旦發現中共和澳洲的一些活動之間有連繫的時候,就要將其清楚地公開。例如,如果一名替中共做事的人在澳洲間接地支持某一聲音(喉舌媒體),那麼我們要清楚表明,我們知道這個聲音在說甚麼,而且知道其是在代表中共說話。」 他說。

他指責中共故意混淆視聽,除了用媒體影響輿論,「中共還可以突然間弄出來成百上千人的抗議群體,揮舞著中共國旗,聲稱他們支持中共」。一旦安全機構能公開這些活動在經濟上或其它方面與中共有連繫,公眾就知道他們代表誰了,「人們就知道那些活動實際是中共的統戰和外國干預, 所以需要公開他們的連繫。」 

保護澳洲華人和獨立媒體 

對海外華人,中共的控制和操縱尤為嚴重。斯彭德說,「中共利用華人以及其他人擴張其影響力給澳洲帶來了巨大的風險,我們知道一直都有來自中共的壓力。有些是通過媒體機構,尤其是中文媒體,而那樣的壓力幾乎沒有甚麼團體能抵制。《大紀元時報》是唯一一家抵制中共施壓的媒體集團,而這卻是至關重要的。」 

他還表示,如果有華裔澳洲人因為言論不符合中共而受到騷擾或歧視,澳洲需要給他們法律上的支持和保護,「對於那些代表中共在澳洲的代理人,有騷擾、影響甚至有暴力行為者,我們需要讓他們知道這是不允許的。尤其有任何犯罪行為的話,需要對其起訴。」「我們必須護衛澳籍華人的自由,讓他們免於受到中共的騷擾或其它不利影響,這是我們的責任。」

保護澳洲華人也需要有獨立媒體,因此斯彭德認為首先要讓澳洲公民知道有中共干預這些事情發生,並幫助他們去面對。他感謝大紀元對於一些非常重要的問題的報道,將發生在中國國內及世界上的事情告訴讀者,「我們需要知道在世界上發生了甚麼,一方面確保我們照顧好我們需要負責任的澳洲國民,另一方面我們可以規劃我們的未來,來保護我們的生活方式,確保我們的繁榮,所以大紀元能報道這些話題真的很好。」

斯彭德對能擺脫中共控制的機構表示讚賞。他說像《大紀元時報》這樣能抵制中共滲透的機構,政府應該給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