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了近四年,終於接到丈夫王全璋從監獄獄發來的「家書」,這讓李文足又喜又憂,她立即給他回了一份情書。

李文足5月12日在其推特上公開了她發給「王全璋的第三封信」。信中說,親愛的全璋,「收到了你的回信,我沒哭,我高興的笑起來!我5月11號寄出的信,你10號就收了。看來臨沂監獄簡直是6G網速啊!」

她叮囑王全璋:「下次無論甚麼情況,都不要忘了簽名字寫時間啊!」

「這四年,我分分秒秒擔憂著你的身體,時時刻刻想見到你。你不要擔心我『辛苦』 ,為了你,多少困苦我都會克服!」

對於王全璋讓她暫時不要去監獄看他的問題,李文足說,先讓王全秀姐姐去看他,她離監獄近一些,方便,但是「我也跟全秀姐說了,如果三天之內見不到你,我就立刻去臨沂監獄」。

李文足還在信中最後說:「你不回家,我不留髮!」去年12月17日,李文足和709家屬李和平妻子王峭嶺、謝燕益妻子原珊珊和維權人士翟巖民妻子劉二敏,剃光自己的秀髮,到北京最高法院抗議、喊出: 「我可以無髮,你卻不能無法!」

12月17日,709家屬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李和平妻子王峭嶺、謝燕益妻子原珊珊和維權人士翟巖民妻子劉二敏4人,剃光自己的秀髮,以此抗議天津二中院法官違法。她們齊喊:「我可以無發,你卻不能無法!」(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12月17日,709家屬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李和平妻子王峭嶺、謝燕益妻子原珊珊和維權人士翟巖民妻子劉二敏4人,剃光自己的秀髮,以此抗議天津二中院法官違法。她們齊喊:「我可以無發,你卻不能無法!」(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李文足收到丈夫家書又喜又憂

5月6日,李文足再次會見美國、德國、加拿大、瑞士、荷蘭的人權官員,呼籲西方政府向中共當局轉達她的訴求,公佈王全璋被關押的近期影像,一個月內安排妻子、父母及近親會見。

疑因中共受到國內及國際壓力,5月10日,李文足收到王全璋從山東臨沂監獄發來的家書,這是王全璋自被中共秘密關押近四年後,她首次收到丈夫的親筆信。

王全璋給妻子李文足的家書。(李文足推特)
王全璋給妻子李文足的家書。(李文足推特)

信中提到他「身體機能正在恢復」,信件最後附有兩句古詩「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字句。

收到王全璋的信後,令李文足又高興又擔憂。高興的是,她終於收到丈夫的親筆信,擔憂的是他的身體狀況。

王全璋疑發「命題家書」

李文足公開王全璋的來信時表示,讀罷信件,看似「熟悉的字體」,卻是完全陌生的感覺,信中反思的語句猶如「黨校進修四年」後的言辭。

王全璋的信件,也讓外界想起此前被中共抓捕的維權人士、異見人士被迫害的遭遇。他們有的被酷刑迫害,如高智晟律師被抓捕後,曾遭到非人迫害;有的被上央視「認罪」等行為。

外界普遍質疑,王全璋給妻子李文足的信件,可能是當局給王全璋的「命題家書」或「政治任務」。

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律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封信有很多信息透出來,王全璋提到身體機能在迅速恢復,肯定是身體機能出現問題,這個只有等王全璋出來才知道,也一直聽說律師被酷刑的事情。」

維權律師劉曉原發推文說,從信件內容來看,很像是按監獄要求而寫的「命題家書」,但獄方以會見室裝修為由不讓會見,這不僅違法,還侵犯家屬探視權。

山東維權律師劉書慶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亦指,這封信肯定不是王全璋的真實意思表達,監獄方希望藉信件為「不准家屬會見」背書。

維權律師王全璋,早前曾代理信仰、土地維權等敏感案件遭當局報復,他說首批「709案」中被關押的人,也是最後一名被審判者。他去年12月被秘密庭審,今年1月28日當局宣判王全璋有期徒刑四年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