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時間周五12點01分,美國正式調高2,000億美元中國貨的關稅至25%。與此同時,進行第二天談判的中方貿易代表團提前返國,中美本輪貿易談判或無果而終。

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無論談判最終能否達成協議,中美兩個經濟體間長達數十年的融合似乎註定要朝相反方向發展。

報道預測,中美未來或將在產業鏈、投資及技術等多個領域脫鉤,令全球形成份別以中美兩國為重心的經濟圈,實質形成「經濟版」的新冷戰。

「三大脫鉤」

首先是產業鏈的分割。報道稱,兩國會在多大程度上進一步分道揚鑣,關鍵取決於當前的談判能否達成協議,以及能達成甚麼樣的協議。

但跨國公司深知,即使特朗普政府最終宣佈取消關稅,一旦緊張局勢再次爆發,關稅仍有可能重新開徵。為防範自身受到的影響,許多跨國公司將輸美商品的裝配轉移至較少受到保護主義威脅的第三國。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鞋類、相機和iPhone的製造商都在尋求把生產移出中國。

其次是投資的脫鉤。從2010年開始中國投資開始大量湧入美國,但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周三(5月8日)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去年中國對美投資額從2017年的290億美元大幅下降至50億美元,創7年低點。

原因之一是因為北京當局限制資金外流。同時美國官員也擔心,這些投資能夠使中共獲取美國的商業和軍事技術,希望減少這類投資。

三是技術合作的脫鉤,未來,產品、應用和標準可能分別向相互割裂的美國場域和中國場域靠攏。

一個明顯的例子是5G技術。由於擔心國家安全,美國已帶頭禁止華為為美國電信網絡提供設備。5月3日,美國等三十多個國家的網絡官員聚集捷克首都布拉格,討論5G安全問題,華為被排除在外。

此外,美國還收緊了對華學者和學生簽證。中共的科學家等待赴美簽證的時間比以往要久。中國量子物理學家潘建偉就因為受美國收緊簽證影響,未能出席2月份的一個頒獎活動。

據美國物理學會的調查,2018年中國學生申請美國物理學博士項目的數量平均減少16%。 

中共經濟面臨重創

普遍認為,如果最終協議不能達成,相對於對美國的衝擊,對中共的影響更為嚴峻。

路透社引述分析師指,中美貿易戰爆發以來,中國的損失最高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0.6%,遠超美國的0.2%。美國把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上調至25%後,專家相信,對中國GDP的拖累將升至0.9%。

而最新關稅升至25%,直接導致更多在華外商撤出中國大陸,屆時再多的刺激經濟方案也無法力挽經濟崩潰劣勢。中共將面臨更進一步的經濟下行、失業率上升、社會動盪不安、甚至政權危機會接踵而來。

香港中小企聯合會榮譽主席劉達邦表示,受額外關稅的影響,在大陸設廠的香港廠商短期內已沒有廠家再有勇氣下訂單。

民間有經濟學者粗略統計,目前中國在出口製造業大約有一億工人,加上這批工人的親屬,及與其相關配套行業,如果出口貿易受到打擊,受影響人數達到四億。

衝擊高層政治

哈佛大學學者歐緯倫認為,中國目前進行的經濟改革如果失敗,很有可能重蹈日本在1975年的覆轍,甚至會更糟。

歐緯倫表示,日本經濟停滯時,人均GDP為40,000美元;中國此時停滯,人均GDP則只有15,000美元,這種不滿會變為政治上的巨大壓力;所以無論如何,經濟改革後的政治變化都是不可避免的。

北京清華大學前講師吳強認為,如果美國對來自中國的全部貨品加徵25%的關稅,勢必影響到中國最高層政治生態:「中美談判如果徹底地破裂,那麼對中國政治高層的影響是深刻的、長遠的。起碼在可見的未來,2019年在中國的政治高層會開始一場也許不公開,也許半公開的大辯論。會對習近平個人權威,對目前中國的經濟路線都會產生持久的影響。」

德國之聲引述德國科隆大學的政治學家耶格教授(Thomas Jager)的話指出,中美之間的這場貿易戰,其實遠遠超出了貿易或經濟的範疇,特朗普此次提高關稅,也並不只是迫使中方讓步的談判策略,而是趁早把中共遏制住。

歐洲在其中如何選擇?歐盟駐華商會前主席伍德克(Jorg Wuttke)認為,中美之間的更深層次衝突短期內不可能化解。但不管怎樣,歐洲依然是美國的最緊密盟友;總有一天,美國會要求歐洲明確站隊:歐洲到底是站在中共一邊,還是美國一邊?而答案是明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