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共近幾年的內政外交決策,比如高調宣傳馬克思主義、強化意識形態、對美國實力的認知、對中美貿易談判的判斷等,雖然最終由中南海最高層拍板,但在中共系統內,除了相關資訊外,通常有一批機構和御用學者、研究者為其提供分析、研究報告,乃至建議。一般來說,這些機構和人員主要來自中央政策研究室、外交部研究所、大學和社科院研究所等。據悉,目前習近平最為倚重的是中央政策研究室,它被稱為中共中央最高智囊機構。

現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的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主持日常工作的秘書長是2017年7月走馬上任的林尚立。王滬寧歷經江、胡、習三朝不倒,在中共官場上的確是個奇葩。據說其不倒原因,除了給新任高層遞上投名狀外,還在於他炮製理論和思想的「能耐」。比如,他為江炮製了「三個代表」,為胡炮製了「科學發展觀」,為習炮製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些空洞、華而不實、充斥著陳詞濫調,甚至自相矛盾的理論,儘管迄今並沒有多少人明白,但這並不影響其成為每個領導人的「招牌」。

這樣的王滬寧選中的秘書長又會有兩樣嗎?1963年出生的林尚立畢業於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並留校任教。他曾是王滬寧的學生,並深得王的器重。與王滬寧一樣,林尚立在仕途上也是一帆風順。在先後任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系主任、復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常務副院長後,於2011年4月起任復旦大學副校長,直至調到中央,成為王滬寧的左右手。無法排除的是,林尚立的陞遷沒有王滬寧的運作。

林尚立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學者呢?從其發表的文章和論文的觀點看,其與王滬寧一樣,都聲稱在中國所有政策的前提是堅持中共的領導,中國選擇甚麼制度是中國人的事情,中國更適合協商民主制度等等,而且,其緊跟形勢、善於見風使舵的本事並不亞於王滬寧。

比如,2000年後的林尚立曾用現代化轉型國家的邏輯來解釋中國政治,並稱「中共是中國邁向現代化國家的必然選擇」。他在2003年發表了《協商政治:對中國民主政治發展的一種思考》一文,首次提出協商應成為中國民主進步的道路選擇。同年,他走進中南海,為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作講座。

2013年11月,林尚立代表復旦發展研究院,從教育部領導手中接過了「中國大學智囊論壇秘書處」的牌子,並加以打造。他的觀點是「高校必須增強服務國家和社會的能力。從古至今,所有大學者都會通過自己的學術研究回答重大現實問題」。其言彰顯了他為中共服務的態度,這樣的服務不是如國外大學那樣獨立地,實事求是、就事論事地進行研究,為政府提供多個視角去研判,而是有更多迎合的意味。

同年12月,林尚立在官媒上發表《中國夢與中國發展模式》一文,闡述了甚麼是「中國夢」,稱它「是中國發展模式的必然要求,同時也是中國發展模式取得最終成功的關鍵」,因為中國夢「給國家發展以新目標」,「給人民創造以新期待」,「給社會團結以新共識」。而「中國夢」的說辭是在2012年11月的中共十八上由習近平提出來的,被認為是「重要指導思想和執政理念」。問題是「中國夢」看起來雖美,但卻無具體的讓夢實現的舉措,林尚立的文章除了用好聽的詞藻,玩些文字遊戲外,同樣是缺乏實打實的建言。

隨著十八以來的反腐運動深入以及中共高層內部博弈的激烈,中共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執政危機。2016年8月,林尚立在中央黨校學報上發文《制度與發展:中國制度自信的政治邏輯》,為中共的一黨專制體制辯護。文章先從當年「黃炎培周期律」講起,講到人民監督政府才不會人亡政息;隨後又談到鄧小平在文革後開始加強法制。他因此得出的結論是:「由此,中國的民主建設就逐步進入到制度化、法制化時代,民主與法制的相互促進與有機統一為中國共產黨強化其內在的制度自信提供了強大的政治基礎與實踐基礎。」

不知林尚立是否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毛向黃炎培保證的民主和鄧小平提倡的法制,不僅迄今沒有實現,更遑論兩年多前了;反而是當今中國越來越走向集權,對百姓越來越加強鉗制,媒體、網絡噤若寒蟬,而林尚立有多少大學同仁被噤聲、被開除,他不會不知道吧?這樣的中共又哪裏體現出自信呢?

十幾年來緊跟上意的林尚立,也就不難明白為何他一再高調強調他的研究方法是以馬克思理論為基礎的,在他看來,「作為學者,我們要回到馬克思理論的科學境界、嚴密邏輯和大關懷中去」。

2018年,中共在近些年中少有地大肆宣傳馬克思主義,並召開了第二屆馬克思主義大會,央視還推出了洗腦節目《馬克思是對的》。習近平則在5月去北大參觀與學生分享其讀書心得時表示:「馬克思主義確實是真理,中國共產黨領導確實是人民的選擇、歷史的選擇,我們走的社會主義道路確實是一條必由之路。」這背後王滬寧、林尚立主導的中央政策研究室應發揮了不同尋常的作用。

然而,不知王滬寧、林尚立是否知曉,《共產黨宣言》早已被馬克思稱為「屎」,是「污穢之書」,而其寫作的目的就是將這穢物蓄意地提供給其讀者,引領他們走向毀滅之路。根據國外學者的研究,信奉撒旦的馬克思,為了實現其「毀滅世界」的夢想,馬克思創立了其以暴力鬥爭為核心的共產理論,並以「人間天堂」、「唯物論」等來迷惑眾生,並在《宣言》中以「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直接點出。

當共產主義的幽靈佔據了蘇聯、東歐等國家後,這些國家充滿了殺戮、恐怖;而信奉馬克思主義理論的中共,則自其成立之日起,就幹起了賣國、騙人、殺人的勾當。在1949年前,打著為人民服務、為人民謀幸福的幌子的中共,欺騙了無數嚮往自由民主的中國人。但無論是在「保衛蘇聯」的中東路事件中,還是在抗日戰爭中;無論是對待自己內部「同志」,還是對待普通民眾,都曾有過殘忍、卑鄙的那一面。而這與其1949年後,通過發起的一場場運動,赤裸裸地殘害中國人,是一脈相承的。王滬寧、林尚立堅持馬列的真實用意是甚麼呢?

儘管林尚立鮮有公開文章涉及中美關係,但從其在文章中為中共制度辯護後,提到了如何應對西方的挑戰看,還是可以知曉一二的。那就是中共有三條底線,一是堅持中共的領導,不搞西方的多黨制;二是堅持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不搞西方的三權分立;三是堅持公有制為主體的基本經濟制度,不搞私有制。細心的讀者不難發現,在中共高層這幾年的講話和對內對外宣傳中,確實反覆強調這三條底線。這也意味著中美貿易談判最終會無果,因為中共當局是根本不願依據美國的要求,進行結構性改革的,從而觸及其底線。

而林尚立在2017年開始主持中央政研室日常工作,其面臨的一個重大問題就是如何應對中美貿易戰。北京應對貿易戰從開始的強硬,「以牙還牙」到現在的「服軟」,王滬寧與林尚立在其中起到了怎樣的作用,很令人好奇。其中有一段時間王滬寧被傳隱身,或許也與此有關。

如果中南海高層周圍環繞的是這樣的智囊,其誤判形勢,如誤判中共自身實力,誤判特朗普政府的決心,就會是常態。而誤判的後果很嚴重,中共已經開始在品嚐苦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