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中的講述人,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受害人劉華與丈夫在北京流浪,以打短工為生,但屢次遭到北京警方非法驅趕。近日,劉華對本報記者講述了上訪人的心酸血淚。

馬三家受害人劉華對記者表示,自2018年12月26日至2019年4月16日期間,她與丈夫多次被北京警方非法驅趕,被迫在北京街頭流浪。而北京警方強迫房東驅趕她與家人,是受遼寧省便衣公安指使。 劉華說,2018年12月26日晚8時,北京市大興區天宮院派出所警察突然闖到她家,同時來了6個人,查驗其身份證。這時有人打來電話問:「找著劉華沒?」警察說:「找著了,劉華在。」

緊接著進來一名遼寧的便衣警察,要劉華跟他去天宮院派出所。劉華拒絕,說他們私闖民宅,沒有傳喚證,沒有任何法律理由。

警察讓劉華寫保證書,保證不傳政治敏感帖子。劉華被氣得心臟病犯了,昏過去2個多小時。她聽見丈夫叫她,警察從8時糾纏到凌晨1時才走。

夫妻倆遭警驅趕流浪街頭

今年2月過年期間,房東弟弟說中共開「兩會」,讓他們出去躲一躲,房不能租給他們了。3月17日,房東把房門又上了一道鎖。房東要劉華4月15日搬家。

4月16日下午,他們的房門被撬開,財物也被盜走。他們報警以後,天宮院派出所既不立案也不給回執單,說這是民事案。

劉華說,現在她和她丈夫還在流浪,沒有房子住,在朋友家住,跟別人要點舊衣服……

被扔到垃圾點的東西後來她只找回來兩床被、幾件衣服、幾雙鞋。「我不知道外面到底扔了多少東西,因為他們搬走了2個小時我才回到家。」

「隔兩天我就到菜市場撿菜去,現在菜這麼貴。我和我丈夫身體都不好,上哪兒打工幹不了幾天,不是豐台警察、就是大興警察要僱主解僱我們。」

「現在我深深地體會到,警察的權利大於一切,用不著法律,警察想做甚麼就做甚麼。遼寧公安可以花錢在北京橫晃,全國異地的公安都可以在北京橫晃,給誰錢誰給辦事。」她說。

北京與地方勾結 訪民成交易籌碼

劉華被稱為「勞教制度野蠻而無人性的活化石」,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中的講述人,早年因舉報村支書被勞教3次。2014年起,劉華帶領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受害者到北京上訪,要求清算馬三家的酷刑虐待罪行和予以國家賠償。

劉華表示,遼寧每年開會都要趁機對維權上訪人進行打擊報復,還成立專案組。遼寧瀋陽從2016年到現在,上訪(人)一年死一個,截訪截回去就死了,永遠也沒有真相。花點錢給家屬一安慰就完事了,愛上哪告哪告去。

「警車把人拉走了,半道人就死了,說車禍,車禍一車人都不死?就專門他(她)死了,他們連個傷都沒有。這還不狠嗎!」她說,「只要牽扯到他們的政績,他們就玩命地幹。現在新的警察法也下來了,全是袒護他們。」

劉華指出,地方警方收買北京有關部門,幫助做截訪生意,甚至把含冤上訪人的案子銷號。4月12日,她去了國家信訪局,發現20年、30年的案子都被銷號了。

劉華問4 號窗口,「我的案子怎麼都沒有了?你們坐這兒拿錢就銷號嗎?」對方卻說:「重名了」,還有一個接待人員說:「換新網了」。

此外,截訪人員還涉及「截訪生意」,就是北京和地方相勾結把上訪人截住。劉華說,「地方拿錢給北京,北京公安拿錢甚麼都不幹。我這些年、20年都是被他們拿錢賣給遼寧公安,哪有法不法啊?把上訪人都當了籌碼了,為甚麼中央不監管啊?全是一窩爛貨。全是貪!上下左右都在搜刮民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