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有位朋友本來一家出門旅行,準備到機場前4小時,先生感覺不舒服,更突然中風昏迷,家人立刻致電白車趕送急症室。病人情況危急,並且一度瞳孔放大,大家憂心如焚。過了兩天,先生仍然昏迷不醒,更要在喉嚨開孔插管,情況嚴重。看著全無辦法,有位朋友便提議太太打電話給內地的廟祝朋友,看看如何。太太即時致電廟祝,廟祝請神問卜後說:「情況嚴重,臉已發黑,不知能否安然渡過,只能先用法水試看。」便請太太拿一樽清水,打開樽蓋,將電話聽筒貼近樽口,然後唸唸有詞,完成後便叫太太拿水到醫院給先生抹手抹臉,看看如何。

太太在醫院照做,不知是巧合或神恩保祐,先生第二天早上,臉色開始好轉,大家便請求正在湖南幫人辦事的廟祝來香港。開了十多小時車到港後,廟祝便馬上到朋友家請神問事,廟祝說:「事緣你先生早年過逝的弟弟,仍然流離人間,眼紅你們生活優越,子女良好,所以整蠱害你們。還有你兩夫妻有位幾個月大卻墮胎的小孩,也一同在此。你先生的弟弟不只害他,其實還害住在隔離單位的父親,試過推跌使他受傷,幸好過逝的奶奶,不時阻止這弟弟,否則問題更加嚴重。」這對夫妻,並不認識廟祝,只是朋友見病人危急,便介紹找她幫忙,但廟祝問卜時郤了解以上情形,甚至知道爺爺有另一房不為人知的暗室,而爺爺更說:「他不只推跌我一次,更推跌我幾次,我知呀。」

廟祝說:「為了使大家安寧,可以就明天一早超渡他們。現在先到醫院看病人。」到了醫院,廟祝用水為病人做了一些法事,幸好醫院有些員工願意幫忙,將病人當晚要著的衣服先交給他們。廟祝在衣服指劃一輪,便叫他們放在床尾,然後當天晚上換衫時著。最後大家離開,準備明天的祭品。

第二天早上,大家便到一處郊野地方,擺好祭品進行超渡。亡靈很高興,在超渡過程中,借廟祝言語對家人致歉,甚至會在修行地方幫助病人早日康復。完事後,廟祝便叫我們快快離開超渡地點,走回路口的停車地方等候。她說:「超渡後,會有很多遊魂野鬼爭搶剩餘的冥強祭品,你們先行出去,我殿後,避免大家有衝撞。」廟祝最後行出來,便叫大家各拿一支水,她逐個為大家請法水,驅除陰氣。每個人打開水樽,逐個唸名字後施法,其後輪到朋友的囡囡,廟祝望著水說:「你小時候有一次大痛,破了相,你今年農曆7月至9月要小心,少出夜街,可能又會有一痛。」囡囡很奇怪為何她知道自己小時候的過去,而我細心看她,少女的嘴下,確有不明顯的小疤痕,有點不可思議。

一切做好後,廟祝和幾位朋友一起晚飯,期間我們收到太太的WhatsApp ,高興地通知我們,先生已經打開了眼,喉嚨也不必插導管,張口可以微微吮水,更懂得用手握著太太,已無生命危險。大家都非常高興,有位朋友問:「為何弟弟要害哥哥,兒子要害爸爸?」廟祝說:「現世不也是一樣嗎?陽間都一樣互相禍害,何況陰間?你冇聽過鬼咁小氣?鬼咁衰嗎?同樣都有鬼咁靚、鬼咁好。一切出於本心,那位先生是一個善後人,始終好心有好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