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子吟 薰風吹母親節到 

夏的薰風襲來,萱草花開使人消暑忘憂。一年中的母親節,那古老的詩篇悠然幽幽然、一縷縷在心田的經緯間編織起來: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穿越千古對母親的感念、懷念汨汨湧來,孟郊《遊子吟》春暉煦煦、常在人心。詩中「寸草」就是指萱草。

萱草是屬於百合科萱草屬,葉子細細長長,花俗稱「金針花」,紅黃色或橙黃色,一日即謝,明日再開的是另一朵了。萱草花有著寬和溫厚從容、和煦潔淨的氣質,宛宛然寬厚仁慈的母親。

萱草,忘憂草,無憂樹北堂。圖重瓣萱草( ISAKA Yoji/wikimedia )
萱草,忘憂草,無憂樹北堂。圖重瓣萱草( ISAKA Yoji/wikimedia )

忘憂草 自古萱草無憂樹北堂

中國文化中早認識了萱草可以使人忘憂,自古就有個「忘憂草」的別名 。三國文學家嵇康《養生論》中說:「合歡蠲(免除;音同捐)忿,萱草忘憂。」

萱草使人忘憂不僅是指萱草賞心悅目,而且萱草也有妙用,宋人蘇頌的《草本圖經》(草部下品之下卷第九)說萱草「主安五臟,利心志,令人好歡樂,無憂,輕身明目。」萱草俗謂之鹿蔥,味甘無毒。五月採花,八月採根用。

萱草是常見的植物,處處田野都有。古代中國最早的詩歌集《詩經》就有萱草的足跡。《詩經·國風·衛風》中有〈伯兮〉一篇,詩中問哪裏找忘憂的萱草啊?「焉得諼草,言樹之背。」此諼草,就是萱草;漢代《毛氏傳》註解說:「諼草,令人忘憂。背,北堂也。」由此典籍的記載看來,三千年前,至少在漢代,就在北堂種萱草。

北堂一般是主婦、母親的居處。《儀禮.士昏禮》說:「婦洗在北堂,直室東隅;篚在東,北面盥。」 古代人家居室東房的後部,就是北堂,是主婦盥洗、居住的地方。因此,「北堂」指主婦居處 ,代指「母親」。

萱草圖鑑(《植物學雜誌》/公有領域)
萱草圖鑑(《植物學雜誌》/公有領域)

樹萱慰親

自上古以來萱草就是中國母親的花;種萱草的「北堂」又稱「萱堂」,也代指母親。 北堂樹萱娛親,使母親忘憂,是中國文化中孝親的一種表現。

李白的詩句吟:「託陰當樹李,忘憂當樹萱。」詩人郭翼有這樣的詩句:「萱草無憂樹北堂」。宋代詩人家鉉翁的《萱草篇》詩說,因為萱草好、可忘憂,所以為母親種植在居處:「詩人美萱草,蓋謂憂可忘。人子惜此花,植之盈北堂。」

所以,古代遊子遠遊前,就在家中北堂階前種上萱草以陪伴母親,讓母親減輕對遊子的思念。詩人孟郊遠遊前,應該在北堂「樹萱」-栽植了萱草了,寄望母親得以忘憂。年輕遊子遠遊離心如箭,或去追求人生的理想:

萱草女兒花,不解壯士憂。

壯士心是劍,為君射斗牛。

~孟郊《百憂》

然而長年的遠遊,高堂倚門望,眼中只有遊子影,那北堂階前的忘憂草怎能娛悅親顏、撫慰了親心?

萱草生堂階,遊子行天涯;

慈母倚堂門,不見萱草花。

~孟郊《遊子詩》

孟郊一生飄浪本無志於仕途,然而感念父母劬勞,四十六歲考上進士,五十歲得到生平第一份小公職-溧陽吏,他趕忙去迎接母親來奉養,在途中他作了那首有名的《遊子吟》。「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吟出了人性中最本真、最無私、最溫暖的純摯真情,常在人心。

元.王冕《墨梅圖》(公有領域)
元.王冕《墨梅圖》(公有領域)

堂前萱草紅 持杯為母壽

元末明初高士王冕有梅花般堅貞清高的品格,他對母親的孝心真率超俗,不畏世人眼光。據《浙江通志》記,王冕父親死後,他將母親迎入城中奉養。過了一些時光,母親思念鄉下的生活要返鄉。王冕想減少母親的勞累,就買了一頭白牛為母親駕車,他自己一身古服、戴著古帽跟隨在車子後面。牛車走在街道上,被一些小孩攔道取笑,王冕一點不以為意,和孩子們笑成堆。王冕古樸道人,一片純孝不受世塵的沾染。

他也有幾首以萱草為主角的詩,感念親心,如:

燦燦萱草花,羅生北堂下。

南風吹其心,搖搖為誰吐?

慈母倚門情,遊子行路苦。

……

~《墨萱圖二首 其一》

母親的心如萱草花,搖搖為誰開?遊子行路在外,一絲一毫的苦,時時牽動母親的心。返照王冕胸臆,時時感念親心。當王冕兩鬢霜白時,母親健在,他持杯為母親祝壽。共看堂前萱草花,今朝寧靜無譁澄淡的世界中,聚首就是欣喜:

今朝風日好,堂前萱草花。

持杯為母壽,所喜無喧嘩。

~《今朝》

縱然有「為君射斗牛」的壯士情,怎生忘倚門慈母情?繁華花花世界中,僅取一朵澹澹萱草花,即能撫慰親心。母親節,就是普天母親的生日,遙願「萱堂日永」,青春永壽:萱草年華,如蟠桃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