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5月7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國務院向美洲協會(Americas Society)發表演說,宣佈特朗普政府取消對一名與馬杜羅決裂的委內瑞拉將軍的制裁,並警告委國25名最高法院法官要支持瓜伊多,否則將被追究責任。

彭斯在講話開始時,首先傳達了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問候。他還表示,美國會一直支持美洲人民。當鄰國為自由而戰時,美國總會提供支持。彭斯還引述特朗普的話說,全球國家必須積極努力,保證其所在地區擁有一個安全和繁榮的社會。

彭斯表達了對拉丁美洲的樂觀態度,讚揚了厄瓜多爾打擊非法毒品的鬥爭,並強調了一項貿易協議,該協議解除了阿根廷對美國豬肉出口的禁令。此外,他還提到了美國與巴西達成的協議,以保護美國的太空技術。

馬杜羅政權給人民帶來的疾苦

彭斯在這次講話中重點講到了委內瑞拉的局勢。他說,在委內瑞拉的鬥爭是獨裁與民主的鬥爭。馬杜羅是個獨裁者。他必須下台。6年來,委內瑞拉人民已經遭受了巨大的壓力。馬杜羅政權的社會主義政策已經摧毀了該國的經濟。很難想像,曾經是我們半球一個最富有國家現如今10個人中有9個人生活在貧困之中。數以萬計的委內瑞拉兒童正在挨餓。

彭斯表示,在幾個場合,他和太太聽到委內瑞拉難民的故事,「心都碎了」。

「我永遠不會忘記,當我在巴西,見到一名父親,還有三個圍著他的小男孩,看著我的眼睛說,他最終決定離開委內瑞拉是因為一天他回家後,看著這幾個孩子說,『我們今天不吃了』。」彭斯說,「翻譯人員重複著這句話,那些小男孩點著頭,還記著那些日子。」

彭斯說,在哥倫比亞,一個小教堂內有數以千計的委內瑞拉難民。「一位老祖母告訴我,她最終逃離委內瑞拉是因為她的孫子孫女們被要求在早上4點鐘起床,去領一張紙票,這樣他們能夠排隊到下午4點用紙票交換一片麵包。」

彭斯表示,美國將馬杜羅政權視為是「西半球和平與繁榮的最大破壞」,對該地區的安全構成威脅。他說,該國已成為幫派的避風港,貧困和營養不良已普遍存在。

美國解除對與馬杜羅決裂將軍的制裁併警告親馬杜羅的法官

彭斯在講話中還宣佈,美國政府取消對一名不再支持馬杜羅政權的委內瑞拉將軍的制裁,並警告25名委國最高法院法官說,除非他們支持反對派領袖瓜伊多,否則他們將會被追究責任。

彭斯表示,委內瑞拉的最高法院已經成為幫助馬杜羅篡奪民主政權、起訴政治犯並推動威權主義的政治工具。

「現在是時候讓這個機構返回到其創立的初衷了。」彭斯說,「如果委內瑞拉最高法院不恢復到其憲法授權,維護法治,美國將讓其所有25名法官對其行為負責。」

彭斯還強調,美國將取消對委內瑞拉將軍菲格拉(Manuel Cristopher Figuera)的所有制裁。他是該國情報機構Sebin的局長。菲格拉上周發表聲明,表示與馬杜羅決裂。

到目前為止,美國已經制裁了一百五十多個親馬杜羅的委內瑞拉政府官員和國有企業。

「美國將為所有願意向前邁進,支持憲法、支持法治的人解除制裁。」彭斯說。

彭斯還宣佈,美國將部署美國軍事醫療艦「舒適號」(Comfort)到加勒比海、中美洲和南美洲,以應對委內瑞拉的危機。

彭斯的這番講話被視為對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的最新支持。瓜伊多4月30日向軍方發出了最強烈的呼籲,要求軍方協助他推翻馬杜羅。他表示,他已經開始了推翻馬杜羅行動的「最後階段」。但5月1日的大規模抗議後,軍隊高級將領仍沒有馬上響應他的號召推翻馬杜羅。

彭斯特別點名了古巴對馬杜羅的支持。沒有人能比古巴共產主義領袖對馬杜羅提供更多的支持。古巴的醫生、護士和教師在幫助「支撐一個失敗的政權」。古巴也向馬杜羅提供軍事和情報服務。自2005年以來,古巴已經從委內瑞拉接收了價值超過350億美元的石油。

「委內瑞拉不僅僅是古巴的客戶,而且實際上是古巴的人質,」 彭斯說,「古巴不僅僅搶劫了委內瑞拉的自由,還剝奪了該國的財富。」

「沒有旁觀者,」彭斯說,美國向委內瑞拉邊境發送了500公噸的食品和人道主義物資,並提供了近2.6億美元的援助,以支持流離失所的委內瑞拉人。

「美利堅合眾國將繼續施加一切外交和經濟壓力,以實現委內瑞拉和平過渡到民主,」 彭斯說,「但所有選擇都擺在桌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