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6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芬蘭參加「北極理事會」會議,他不僅從距離上對中共聲稱是「近極地國家」做出反駁,還強調中共不尊重自由、開放和法治,無權利用北極資源。

北極地區包括整個北冰洋以及丹麥、加拿大、俄羅斯、挪威、瑞典、芬蘭和冰島和美國八個國家的部份地區。而這八個國家也是北極理事會的成員國。

中共自稱「近北極國家」遭嗆

中共在2018年1月發佈了第一個促進「極地絲綢之路」的北極戰略,並自稱中國為「近北極國家」,引發爭議。

「北京聲稱是一個『近北極國家』,但中國到北極最近也要900哩。而且只存在北極國家和非北極國家之說,不存在第三類國家。」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周一表示。

他還指出,北京的這種聲稱實際上不會給中共帶來任何東西。

五角大樓上周發佈的報告對中共在北極地區的擴張進行了重要示警。報告說,中共的北極戰略表明北京希望獲取北極自然資源,介入北極海上交通線(SLOC),並在北極事務中提升其形象。該戰略還強調中共破冰船和研究站是實施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丹麥格陵蘭作家納雅‧綠恩娥(Nauja Lynge)對位於北極圈內的格陵蘭的未來表示擔心,並呼籲丹麥王國發揮更大的作用,共同抵制中共的外來侵襲。她說:「問題是,中共稱自己為近北極國家,這不是超現實了嗎?接下來會怎麼樣?我想,可能接下來它們(中共)會說,它們(中共)才是真正的格陵蘭人!」

中共為何對北極感興趣?

中共之所以近年來大幅增加在北極的行動,原因之一是北極的豐富物產。蓬佩奧說,現在是美國要作為一個北極國家站出來,捍衛北極的未來。北極處於機遇和豐富物產的最前沿。北極蘊藏全球13%未探明石油儲量和30%未探明天然氣,以及大量的鈾、稀土礦物、黃金、鑽石和數百萬平方哩的未開發資源。漁業也豐富多彩。其核心——北冰洋,正在迅速呈現出新的戰略意義。

此外,海冰的穩定減少正在開闢新的通道和新的貿易機會。這可能會使亞洲和西方之間的旅行時間縮短20天。

中共通過北極戰略,加大對該地區的投資,如提供基礎設施建設等。但BBC稱,這需要被投資地區付出一定的代價。中共可以從中獲得很多國家的原材料,例如礦產、金屬、木材、燃料和食品。不過,這通常並不意味著中資會給當地人帶來長期工作的機會,這些工作大多被給予中國人。

在很多國家的案例中,中國投資給中國經濟帶來巨大幫助,而遠遠超過對當地的幫助。在南非等地,有人抱怨稱,中資的參與往往會帶來很多腐敗。

丹麥聯合執政的自由黨(Venstre)外交事務發言人邁克爾·詹森(Michael Aastrup Jensen)直言不諱地批評中共對格陵蘭的介入。

「我們不希望在我們自己的後院出現共產主義專政。」詹森說。

蓬佩奧:中共沒有資格參與北極市場

蓬佩奧說,為了利用北極,北極地區及包括非北極國家在內的所有國家,要有在該地區和平參與的權利才行。「美國是自由市場的信徒。我們從經驗中知道,自由和公平競爭、開放及法治可以帶來最好的結果。」

「但市場上的各方都必須按照同樣的規則行事。那些違反這些規則的人就應該失去參與這個市場的權利。尊重和透明是准入(北極地區的)準則。」

蓬佩奧說,中國(共)在北極理事會具有觀察員的身份。但該身份是要取決於其對北極國家主權的尊重。美國希望中國(共)能夠滿足這一條件,並能夠對該地區負責任地行事。但中國(共)的言行使人們對其意圖產生懷疑。

蓬佩奧說,「這並不是說中國的投資是不受歡迎的——事實上恰恰相反,美國和北極國家歡迎那些能夠顯示經濟利益和國家安全的透明的中國投資。」在2012年至2017年,中國在北極投資近900億美元。中共計劃沿著加拿大到西北地區到西伯利亞地區建造基礎設施,並已經在北冰洋開發航道。

「這是(中共)非常常見模式的一部份。」蓬佩奧說,北京試圖利用中國資金、中國公司和中國工人發展關鍵基礎設施——在某些情況下,在海外建立一個永久性的軍事存在。

蓬佩奧表示,五角大樓就在上周還警告說,中共可以利用其在北極的民用研究機構來加強其軍事存在,包括在該地區部署潛艇作為對核攻擊的威懾力量。

蓬佩奧:不希望北極走斯里蘭卡老路 陷入中共債務陷阱

蓬佩奧表示,需要密切關注中共在北極的活動,「我們需要,並且我們會記住我們從其它國家那裏學到的經驗。中共在其它地方的侵略行為應該告訴我們,中共有可能如何對待北極,以及我們應該做甚麼。」

「讓我們捫心自問,我們希望整體的北極國家或者具體的土著社區走斯里蘭卡和馬來西亞前政府的老路,落入債務和腐敗的陷阱嗎?我們希望關鍵的北極基礎設施最終落得像中共在埃塞俄比亞建的道路一樣,過不了幾年就變得搖搖欲墜、岌岌可危嗎?我們希望北冰洋變成另一個南中國海,用於軍事化和領土爭端嗎?我們希望將脆弱的北極環境暴露在由中國漁船在其附近海域造成的、或是由中國國內無人監管的工業行為造成的同樣的生態破壞之下嗎?我想答案相當明確。」

蓬佩奧:不希望把中國的污染帶到北極地區。

蓬佩奧說,美國致力於以對環境負責的方式來利用北極資源。美國正在通過科學工作,通過技術,通過建立安全可靠的能源基礎設施,以及通過經濟增長來實現美國減少對環境的污染。

「自2013年以來,我們的黑碳排放量下降了16%,到2035年有望下降近一半,這是北極國家中最好的。」蓬佩奧說,「而中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00年至2016年間增長了兩倍。我們是否希望在世界上最珍貴和最純淨的角落之一也出現這種情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