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受世界矚目的中美貿易談判日前風雲突變。5月5日美國特朗普總統突然給中共下達最後通牒,誓言美國不能接受北京出爾反爾、撤回承諾的行為,本周五5月10日將加徵關稅。是戰是和,中美貿易衝突正處於關鍵時刻。

北京為何此時突然「翻臉」、挑起戰火,是政治豪賭,還是最後的瘋狂?結局如何,拭目以待。

貿易談判繼續 前景未卜

5月5日,特朗普總統突然發推文說,他絕不容許中方試圖「重新談判」,計劃在5月10日對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的懲罰性關稅,由10%提高到25%,並且很快會對(其餘)3,25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課25%的關稅。美方貿易代表隨後透露內情,說上周末北京談判基調突然改變,有意撤回上周所做的讓步。

一時間,世界震驚。次日全球股市震盪,中國股市更是暴跌,創下三年來最大跌幅。

原定本周舉行的、被外界認為是「最後一輪」的貿易談判,也陷入不確定的尷尬處境。周一當天,中共還拒絕說明副總理劉鶴是否會按計劃領隊參與談判,但在5月7日,卻正式聲明,劉鶴將前往華盛頓參與談判。

如果說,特朗普總統的反應,代表著美國不再容忍中共的欺騙和拖延戰術,那北京的舉動,就堪稱詭異。

因為,雖然基於中共體制和其毫無信譽的歷史,中美貿易衝突長期化基本已成為各方共識;但外界也普遍相信,中美貿易談判可能達成協議。

在此背景下,北京為何要主動翻臉挑起事端,然後被重重打臉;最後重新回到談判桌上,腆著臉去簽署協議?

結構性改革 指向中共執政基礎

事實上就在上周,美中雙方還都稱貿易談判進展穩步。兩國今年以來的國內經濟狀況,亦都讓各自產生了手中談判籌碼增多的認知。

看美國,經濟表現在全球一枝獨秀,今年第一季經濟增長3.2%,四月份就業新增26.3萬個工作,失業率降到3.6%,為50年來新低點。特朗普總統有理由相信,談判中己方處於絕佳地位。

看中國,相較於去年的,從出口、投資到消費,經濟大幅下滑的惡劣形勢,今年以來經濟頹勢有所緩解;出口意外反彈,投資受政策驅動開始回升。尤其是社融等金融數據也略有好轉,暗示北京最為擔心的債務危機似乎還能再往後壓一壓。這種情形可能會令北京認為談判籌碼增加,至少,拖延談判的底氣有所增長。

不過,在促使北京翻臉的動力或動機中,經濟可能只是其中一個微小的變量,更大的變數還是在於中共自己。

其實,無論是中共,或是國際社會,都不相信中共會真的進行結構性改革。因為如果中共真的改革,實施真正的市場機制、開放市場和信息自由等,就意味著會打破中共用謊言和專制來統治中國民眾的「執政」基礎。

特朗普施壓 中共採取拖延戰術

所以,除非北京高層有勇氣拋棄中共,主動解體中共,否則無論中美貿易談判近期是否達成協議,貿易戰都將長期化。

在此基礎上,對中共而言,貿易談判即使能夠達成協議,也只是一個拖延戰術,只是一時之計,拖延不了太久。但為了達成表面的協議,哪怕是欺騙性的簽署協議,在中共內部,都可能被視為軟弱或屈辱。這一點,可能就是中美貿易戰中,北京所面臨的最大挑戰,也是最主要的政治因素。

認清了中共本質、立場堅定的特朗普政府,正在通過貿易戰將北京迫入一個兩難的選擇:要保中國經濟,還是要保中共體制。

中共最新的詭異之舉就是它的回應,北京最高層正在「豪賭」。習近平似乎想展示「強硬」姿態來保持他在中共內部的地位,進而保住中共政權。

種種跡象顯示出,名義上大權獨攬的習近平,想要保住他最高領袖的地位,可能並不容易,尤其是在他似乎想要保住中共的前提下。

拖不下去了 最高層「豪賭」?

4月底,素有「貪腐總教練」之稱的江澤民、曾慶紅等人罕見地在媒體上露面。習近平上台後,以反腐名義清掃掉江曾一派的大批高官後,卻放過了江、曾等腐敗首腦,被各方解讀為他要保中共,從而與江派妥協。

網絡影片顯示,4月20日,曾慶紅在江西省委書記劉奇陪同下出現在家鄉江西吉安,而劉奇被視為「之江新軍」,是習近平的嫡系人馬。

此舉似乎是釋放出習近平與江、曾和平相處的信號。「攘外必先安內」,似乎是習近平進行最新豪賭的政治底氣。不過,事實證明,想要保黨的習近平,是在「與虎謀皮」。

周日,特朗普這邊一表態要加徵關稅,以此強硬反擊中共反悔;周一江派媒體就放風,稱是習近平撩撥所致,習近平要「負全責」。

5月6日,《南華早報》揭秘稱,習近平否決了中共代表在貿易談判中所承諾的部份內容,並表示「自己承擔一切後果」。

無論是出於經濟因素的鼓勵,還是源自政治因素的壓迫或煽動,中共最高層的這場豪賭,看來下場不妙。

因為遭特朗普反擊後,北京宣佈劉鶴照常赴美談判,本身就會被習近平的政敵們抨擊,認為是屈辱地「在槍口下談判」。因此,無論最終談判結果如何、是否達成協議,都給與了黨內反對派可攻擊的藉口。

而且,有跡象表明,北京5月7日「屈辱」地宣佈劉鶴赴美談判,可能不是基於美國的強硬反應,而是對內部爆出習近平黑料的倉惶補救。因為就在周一中國股市開盤前,中共央行宣佈定向降准釋放2800億資金。

該舉暗示,北京對美國的強硬回應已經有所預料;唯一沒料到的,可能就是《南華早報》的爆料,將談判可能破裂的大帽子扣到了習近平頭上。

「豪賭」 帶來何種「後果」

另外,北京「豪賭」,真的承擔得起「一切後果」?

下面簡單推演一下現在的中美貿易談判,能給北京帶來何種「後果」。

結果之一是達成協議。理論上,這也存在兩種可能。

一個可能是美國妥協,取消了關稅,並放鬆了對中共執行協議的要求,但這一可能性目前看來是極低。

另一種可能,則是北京大幅讓步,換取美國簽署協議,暫時休兵。這種可能性難以預料;但若達成,必然會被習近平的反對派作為「喪權辱黨」的標誌,成為江曾餘黨反攻習近平的藉口。

結果之二,就是北京不鬆口、意圖繼續拖延,但被美國宣佈談判破裂,關稅戰再起。

這種可能性,目前看來也是難以預料;但若發展至此,中國經濟必然再遭重創,不但出口、投資、消費大概率地加速下滑,北京最擔心的債務危機也極可能壓抑不住,徹底爆發。屆時企業可能出現倒閉潮,民眾面臨失業潮;經濟危機衝擊之下,社會各階層對中共極度不公的政治、經濟體制的不滿和怨怒,勢必將如同火山般爆發。那種後果,將是中共最畏懼,同時也是無法抵擋的噩夢。

那個時候,哪怕習近平能以政治強人的身份壓住反對派的反撲,但經濟崩潰下的中共政權也只能是走入末路,土崩瓦解。

只要對中美貿易,以及中國和中共的形勢稍做分析,就不難看出,北京最高層的這場「豪賭」,從一開始就步入敗局,因為無論中美貿易談判和貿易戰會如何發展,中共結局並無二致;而豪賭和內鬥,都只是最後的瘋狂,都是在加速這一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