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歷代文人墨客稱為「鬼才」的李賀,是唐朝一位才華橫溢的短命詩人。他的詩構思奇特,想像神奇,浪漫而又怪異,詩境新奇瑰麗。

李賀有一首以濃烈的色彩描繪激戰情景的名作〈雁門太守行〉。詩云:

黑雲壓城城欲摧,

甲光向日金鱗開。

角聲滿天秋色裏,

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紅旗臨易水,

霜重鼓寒聲不起。

報君黃金台上意,

提攜玉龍為君死。

在短短八句詩中,用了黑、金、燕脂、紫、紅等沉重色調,使人感到一種戰爭時肅殺緊張的氣氛,而霜濃鼓聲沉滯,更透露了危急的消息,這時壯士慷慨赴難,壯烈殉職,就愈顯得凜然可敬、悲壯可歌了。

不料此詩傳到宋朝,有位翰苑名賢,見詩中「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之句,譏曰:「方黑雲壓城,豈有向日之甲光?此兒誤矣!」

後來,〈雁門太守行〉傳到清朝,學士王琦反覆品鑒,笑云:「秋天風景倏陰倏晴,瞬息萬變。方見愁雲凝密,有似霖雨欲來,俄而裂開數尺,日光透漏矣。此象何歲無之?何處無之?!」認為「鬼才」李賀的詩句,符合千變萬化的氣象,並沒有錯。

「時間是最好的審判官」,「真理由時間來驗證。」——真是對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