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美國總統特朗普周日(5日)晚的一則推特,要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由10%調高至25%,令外界一直唱好的貿易談判,一夜間形式發生逆轉。中港股市步入「黑色星期一」,滬指大跌5.6%,為3年多來最大單日跌幅,恆指也一度大跌超過1100點。

中共當局目前封殺貿易談判突變的消息,同時有消息稱,中共當局已部署國家隊入市維穩,局勢一觸即發。

有美媒分析,引起這次特朗普的突發舉動是與中共就此前談判承諾的糾正技術轉讓等問題再次食言所致。 有評論指出,中美之間非貿易之爭, 而是涉及的「 結構性改變 」等核心問題再一次促使中共要做出根本改變。 對於中美貿易走到今天的局面,大紀元時報早在2年前已預測到這場貿易戰將發生根本上的變化。

特朗普態度突變

「與中國的貿易交易正在進行,但進展太遲緩,他們試圖重新談判。不行!」就在外界憧憬中美貿易第11輪談判,也可能是最後一輪談判,周三舉行前夕,美國總統特朗普(5日中午)突然在推特上發文宣佈新一輪加稅。

他說,10日起,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的關稅稅率會由10%調高至25%,對另外3,250億美元中國貨品很快會開始徵收25%關稅。

就在數天前,中美第十輪貿易談判才落幕,但并未達成任何有效協議。《華爾街日報》日前報導指,中美仍有三大分歧,包括雙方互相撤銷懲罰性關稅的安排、中共政府對國內企業扶持政策、數據傳輸和許可問題等。

劉鶴行程或有改變 中共遲未表態

外界聚焦8日舉行的第11輪中美貿易談判,中共副總理劉鶴將率百多名官員前往赴華盛頓「終極一擊」,外界憧憬雙方或達成協議,為長達一年多的貿易戰劃上句號。

特朗普「推特加關稅」這一消息如同平地一聲驚雷,外界大跌眼鏡。中共官媒反常地集體噤聲。

期間外媒《華爾街日報》傳出劉鶴或取消談判,一向言論極左的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推特上也宣稱,劉鶴非常不可能在本周前往美國。

其後《南華早報》再引述消息稱,劉鶴或改變行程,延至本周四由北京動身。直到下午,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才證實,中方貿易談判團正準備前赴美國出席談判,但未有提及副總理劉鶴會否如期周三抵達華盛頓。

中共商務部至今未有對貿易戰有任何表態。

金融市場恐慌性拋售 傳中共國家隊救市

大陸金融市場受中美貿易談判生變消息刺激,出現激烈震盪,中港股市應聲大跌,人民幣也遭拋售。中共央行昨早宣佈定向降準,同時外媒傳出中共國家隊組資金入市,被指有「維穩」意味。

港股早上低開739點後,一度大跌逾1100點,一舉跌穿10天(29771點)、20天(29890點)及50天線(29300點),收報29209點,跌871點,創逾一個月新低。大市全日成交急增至1372.59億元,比上周五667.17億元,大增1.06倍。

藍籌股全軍覆沒。騰訊(00700)挫3.1%;友邦(01299)降3.6%;滙控(00005)跌2.3%;吉利(00175)挫7.1%;主要出口產品去美國的創科(00669)為包尾藍籌,全日插8.4%;美國業務佔比較重的萬洲(00288),全日也挫6.8%。

大陸A股五一長假後復市暴跌,上證指數收報2906,大跌5.6%,為2016年2月以來最大單日跌幅。深成指更重創跌7.6%。

彭博引述消息人士稱,中共當局已經指示俗稱「國家隊」的政府相關資金,密切關注股票市場,隨時準備入市。彭博並引述知情人士稱,昨護盤的股票包括中國石油和中國石化。兩隻股票都在尾市一度反彈,其中中石油跌幅由3.5%縮小至0.9%。

香港獨立股評人劉兆祥形容,「股市跌得很恐怖」,市場確實傳出國家隊有入市「維穩」,因為尾市跌幅有收窄。但他認為救市只是杯水車薪,實際作用不大。「因為如果真的貿易戰,2000億貨品要給25%的關稅,今後你怎樣救市都沒有用,那個市一定跌的很恐怖。」

重創中港經濟分析師:港股或跌破24000點

香港騰祺基金管理投資管理董事沈慶洪說,雖然貿易戰有起有伏,但外界對於特朗普今次強硬立場,「的確出乎意料。」此一消息將重創中港以及環球經濟。

他指,自去年貿易戰開打以來,股市已不再由經濟因素主導,「而是看中美之間的角力,變成政治主導股市。」,港股之前由24000點低位升上來,是因為市場憧憬貿易談判達成協議和中國經濟有改善,但「如果加了關稅之後,經濟環境是不是比股市未升之前更差了呢?」故認為跌到港股這一輪漲幅之前,即跌破24000點,「絕對有可能」。

對於中共媒體封鎖特朗普加稅的消息,他就認為資訊如此發達之下,封鎖起不到效果。反而中共官方陷入兩難的局面,如何應對備受關注。「劉鶴到底去不去呢?不去的話,談判破裂,你去的話,又如何下台。」

他直言,中美貿易戰一仗,「主導權在美國手上。對中國相當不利」。因美國開打貿易戰以來,股市不斷創好。標普500指數於4月23日再創歷史新高,第一季度GDP也好過預期。但中共當局卻相當被動。

談判觸動中共死穴

美國媒體透露,特朗普突然轉變立場的原因,是中共就此前談判承諾的糾正技術轉讓等問題再次食言。美方要求的結構性改變,這與市場經濟體制的實質異曲同工。然而市場經濟體制以及保證體制健全所需的民主、法治,特別是維護社會透明性的報導自由都能要了中共極權的命。

2001年中國加入WTO的時候曾向WTO承諾要降低關稅、開放市場。但是多年過去了,從未兌現。

「紐約時報」兩年前曾報導指,中共排斥市場經濟,通過建立黨支部控制企業。旅美經濟學家夏業良曾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國際社會一直關注中國的市場經濟,「每過一兩年就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進行重新的評估,但是評估的結果基本上都不認可、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

中美貿易戰涉及的「結構性改變」等核心問題再一次促使中共要做出根本改變,開放市場,並有健全的法治來保障公平的經濟競爭,這觸及到中共對企業的控制,再次點到中共的死穴,也指明中國經濟發展的真正障礙就是中共體制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