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是暴力機關,你是失去自由的人,今天是老子的天下,沒你說話的權利。」「罵你打你又怎樣?你去告我,我不怕,下十八層地獄我去就是。」女獄警唐安智對被非法關押的老年婦女譚昌蓉叫囂。

2018年9月,69歲的法輪功學員譚昌蓉向重慶市司法局和監獄局,實名舉報她在重慶女子監獄期間,遭唐安智毆打辱罵、長時間電擊等折磨。

法輪功是以氣功形式廣傳海內外的佛家修煉大法,其「真、善、忍」法理能快速提升人們的道德水平,同時帶來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1999年7月,法輪功遭中共殘酷打壓,數十年無神論教育下,被欺騙愚弄的人對這場針對佛家弟子的迫害,失去辨別能力。當法輪功學員給施惡者講善惡有報的天理時,他們大都說:我是共產黨員,不信神,不怕報應,我做了某某事怎麼不報應我呀?等等。

但不怕報應不等於不遭報應,對於正常人來說,誰又願意遭惡報呢?以下列舉一些實例:

1. 趙葛水,原壺鎮副鎮長、浙江縉云「610」主任

1999年,六十幾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趙葛水等人對他們惡言辱罵,拳打腳踢,以壓跪竹竿、「五馬分屍」、數九嚴寒扒光女學員的衣服在露天凍等方式迫害。

一法輪功學員正言相勸「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趙葛水聽後魔性大發,一邊下死勁打他,一邊說:「甚麼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你有本事來報應好了,我趙葛水文會來、武會來、手會來、腳會來、口也會來,不怕你來報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誰知洗腦班開始僅半月,趙葛水就病倒在床,住院很長時間,吃穿不能自理,連翻身都靠人幫忙。花了十幾萬元,總算保住一條小命。

2001年,趙葛水又在小筠村洗腦班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開班第一天,他就惡狠狠地說:「這是第三次辦學習班了,行就送回家,不行直接送勞教所!」還說,「你們法輪功都說我遭報應,這是沒有的事,我去年生病,醫生還叫家屬準備料理後事,結果我現在還活得好好的。」

沒料半個月之後,趙葛水坐的車,撞上公路邊的大樹翻倒,他的手腳各斷一隻,下顎撞裂,還瞎了一隻眼。

2. 黨殿軍,邯鄲市邯山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

他在位期間為眼前利益迫害法輪功學員,被他綁架、勞教或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多達數十人,他還經常在非法審訊時以毒打、電擊等手段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

在法輪功學員對他講真相勸其停止作惡、否則會遭報時,他聲稱:「我是共產黨員,無神論者就是不怕遭報應。」

此後他罹患癌症,還總是低著頭怕別人知道,原來迫害法輪功學員時的囂張氣焰也沒有了,2004年,黨殿軍死亡,年僅四十多歲。

3. 劉經緯,洮南市公安局政保科長

劉經緯任政保科長以來,一直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並對他們大打出手,打累了,再用毛巾蘸上水抽打法輪功學員……

他的惡行在明慧網上曝光後,海外法輪功學員往其家中打電話制止迫害,他非但不聽,還在洗腦班上叫囂:「你們還讓國外給我媳婦打電話,說我要遭報,報我呀!」

之後不長時間,劉自己駕車時兩次出車禍,一次是和另一輛車相撞,另一次是酒後駕車把一老年婦女撞死,賠了八九萬元。

此後,他仍不醒悟,得了喉頭糜爛病,現在又得了淋巴癌。

4. 潘石,遼寧省朝陽縣柳城派出所所長

潘石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誰勸也不聽,被朝陽市「610」(迫害法輪功非法專職機構)樹為「先進典型」,在城鄉演講二十場,演講時他叫囂:「我不怕報應,就打、就抓(法輪功學員),共產黨我跟定了!」

2010年11月,潘石演講剛結束的兩個月之後,他突然腦出血,暴死在大連街頭,年僅41歲。

5. 張峰,原陝西省禮泉縣公安局警察

張峰在建陵派出所期間,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敵視佛法,多次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多名法輪功弟子遭其威脅、毒打、非法勞教。

張峰口出狂言:「我不怕報應。」並把迫害當地大法弟子當作往上爬的政績。

2012年10月12日,張峰猝死在禮泉縣公安局,死時38歲。

6. 北平,貴州省三穗縣公安局刑偵隊長

2006年8月2號,北平曾在劍河縣參與綁架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周建忠。後於8月下旬,又參與了綁架凱里市法輪功學員陳國蘭,並窮兇極惡地毆打陳。

陳國蘭提醒北平要善待法輪功學員,否則要遭報的,但北平揚言:「我不怕報。」

事後,北平遭惡報並殃及家人。其兒子在10月中旬被6人持刀將其四肢神經多處砍斷,在凱里醫院動手術醫治。後來其妻子到凱里辦事,回家的路上,在瓦寨翻車不治身亡。北平在2008年前也因癌症醫治無效死亡,才四十多歲。因消息封鎖,具體是甚麼癌症暫不得而知,但這事在凱里、三穗公安部門都是避而不談的機密。

7. 施加培,原河北高碑店市公安局政保科警察

施加培是中共「610」成員,在靶場洗腦班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學員多次給他講真相他都不聽,還叫囂:「如法輪功平反了,你也整我呀,我這樣折磨你們,為甚麼沒遭惡報啊?」

2011年8月,施加培罹患癌症。

8. 劉旺,天津市下伍旗鎮「610」人員

2000年12月28日,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被劉旺一夥押回。劉旺帶頭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

法輪功學員對其勸善,告訴他迫害修煉人會遭惡報。劉旺不信不聽,還惡狠狠地說:「我寧可少活十年,也得打你們。」

沒過多久,平時無大病的劉旺突感身體不適,在送往縣醫院的路上就嚥氣了。

9. 何躍,四川巴中市巴州區東城派出所原指導員

何躍除經常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布控、跟蹤、監視外,還親自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二十餘人。法輪功學員對何躍講真相,勸其不要作惡,他不但不信不聽,還謾罵法輪功師父。

2007年,何躍得了癌症,跑到全國大小醫院去治療,中西藥偏方用遍都無效。2009年7月,何躍死亡。死前,他怕群眾說他作惡遭報,還叫家人讓他死在外地,不讓本地人知道他遭了惡報。

古時中國叫神州,中華傳統文化又叫神傳文化,在五千年的歷史文明中,善惡有報的天理一直貫穿始終。

惡報不是法輪功學員願意看到的,所以他們才不顧個人安危站出來講法輪功真相。明慧網評論說,中共利用黨文化敗壞人的道德,讓人不信神,善惡不分,把做壞事當作好事,當作陞官發財的工具,是叫人在惡報中毀自己及家人。

明真相當斷則斷 棄惡從善

有不信神的人,但也有曾經行惡之人因聽從勸告,醒悟後棄惡從善的人。

湖北某市公安局長,在位十多年,幹下不少壞事,其子任當地公安的國保大隊長,親自跟蹤、綁架法輪功學員數人,並與檢察院、法院將這些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或勞教。

局長的老伴於2008年得了一種怪病:頭上長惡瘡,先滴血後流膿,不僅疼痛難忍,而且這膿水流到哪兒就爛到哪兒。頭髮也逐漸掉光了。整個人的頭和面部醜陋不堪。

父子倆有權有勢有錢,拉著老太太到省城武漢的各個大醫院看了一個遍,花了十幾萬元,也沒有看好。醫生說這不是花多少錢就能解決的問題。

一位與他家比較熟悉的法輪功學員,想要再試試給他們講真相。於是就把他們一家請到自己家裏作客,然後娓娓而談,勸他們改惡從善,善待大法和法輪功學員。也總算這父子倆還有緣份,良知未泯。聽法輪功學員一講就信了,也接受了,並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並經常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結果出現奇蹟:局長的老伴不上醫院不吃藥,那怪病卻一天比一天好了。至2010年初,老伴的怪病不但完全好了,還長出了新頭髮!全家都明白這是神佛的慈悲和恩德,於是真心實意地走進了大法修煉的行列。

羅東昇,男,原河北省淶源縣公安局政保股 (後改名為國保大隊)股長。

從1999年開始,羅東昇就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勒索錢財,極盡迫害之能事。明慧網報道,有兩名淶源縣法輪功學員都是經羅東昇之手送進保定勞教所,被迫害致死的。

2005年,羅東昇的妻子心臟病加重,去北京治療,花了不少錢。羅將近一年未能上班。法輪功學員對他及他的家人講真相,其父擺手不聽,後來得癌症身亡。羅有所醒悟,上班後請辭,不幹了,後來調離了國保大隊。

北方某城市的「610」一負責人,因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發了橫財,還買了別墅。前兩年其妻突然頭部劇烈疼痛,痛不欲生,每天固定四個時間准痛,醫院又查不出原因,萬般無奈中,他請一個開天目的佛教中的人給他妻子看是怎麼回事。

佛教中人說,看到每天固定四個時間就有很多利劍射向其妻的頭部,並說:「你多做點好事吧。」該「610」人員明白後,立即下決心停止作惡,他妻子的病也好起來。此後,每當警察要去抓當地法輪功學員時,他都提前通知法輪功學員轉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