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大家對中美貿易戰的談判前景一片樂觀的時候,特朗普總統在美東時間5月5日早上11:08突然在推特上宣佈向中國製造的2000億美元產品加稅,稅率從10%提高到25%。這件事的出現可以說非常戲劇性。

因為僅僅四天以前的5月1日,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在北京與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結束一輪談判。雙方下一輪談判將在本周三,也就是5月8日開始。而且劉鶴將率領一百多人的代表團到美國。一百多人是個甚麼概念?這也就意味著一旦談判成功,這些人就可以馬上和美方簽署相關的協議了。所以很多媒體報道說,這周談判結束後,中美就將要簽署貿易協定了。

美國商會執行副總裁邁倫‧布萊恩特(Myron Brilliant)2日表示:「談判進入最後階段,已完成94.5%,但是不要低估剩下的少部份工作,這些是最困難的。」儘管大家對於中方的執行力非常沒把握,但對於協議本身的簽署,大家是非常看好的。

我前面做過一期節目,談中國還有多少外匯可以花的時候,有一個結論,一旦美國開始加稅,中國就會有大量的外資企業外遷。這不僅打擊中國的製造業和就業,更重要的是,整個中國的金融系統都會在這樣的衝擊下流失大量外匯,出現嚴重的貨幣貶值和通貨膨脹;或者是貨幣不貶值,但通貨緊縮。

我的預計是貨幣貶值和通脹的概率非常大,因為這至少可以套牢一些已經在中國建廠了外商。這些外商如果出售資產,國內的人買會以人民幣計價,那麼貨幣貶值後,會讓流出境外的美元變少,同時貨幣貶值對中國擴大出口有利,也可以消解加稅的影響。但是這裏有一些嚴重的問題,我們一會兒再講。

美國每年從中國進口的產品大概是5700億美元,自去年7月6日貿易戰正式開始以來,美方對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25%關稅,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0%關稅。

特朗普周日發推說,3250億美元的中國出口美國的額外商品仍未加稅,但很快就會加徵25%的稅率。也就是說如果5月10日開始加稅,中國所有出口美國的產品都將支付25%的稅率。也就意味著中國製造,在美國的產品價格上漲25%。中方則對1100億美元美國商品加徵5%到25%不等的關稅。

我們先說一下特朗普加稅的背景,或者說特朗普加稅的原因。之後我們再來討論中方可能的應對和貿易談判的前景。最後我們再說一下老百姓應該怎麼辦?

首先,我們先說一下特朗普加稅的背景。特朗普自己說,「與中方的貿易協議談判仍在繼續,但速度太慢,因為他們試圖重新談判。不可能!」所以表面原因是特朗普對談判的速度不滿意,說進展太慢。那麼這裏就有個問題,本來不是說了,要這周五基本就可以簽署協議了嗎?還剩下5.5%沒有談,而且中方要簽署協議的意願是非常誠懇的,雙方也都說進展順利,為甚麼突然特朗普就不滿意了呢?

當然其中一個原因特朗普已經說了,就是中方要重新談判,也就是已經談好的94.5%,中共後悔了。具體甚麼部份後悔,很可能跟最近談判後達成共識的項目,比如雲計算有關,這可能讓中共失去對一部份大數據的蒐集和分析監控能力,甚至可能因為雲服務,造成中共的網絡防火牆失效。這方面的解釋需要一些專業知識,我不再細說,但互聯網、大數據是中共的生命線。另一個原因,只是我的猜測,或許跟北韓有關。

北韓昨天試射了幾枚短程導彈。這對於特朗普一直推動的北韓無核化,帶有明顯的挑釁意味。但特朗普堅持說,他對朝鮮半島無核化仍很有信心。北韓的挑釁發生的時間點耐人尋味,正好趕在中美可能是最後一輪的貿易談判之前。這背後很可能有中共的黑手,通過北韓給特朗普找些麻煩,也希望特朗普能因此在半島核問題上跟中共合作,從而在貿易戰上也有所退讓。如果我的猜測正確,中共低估了特朗普。特朗普曾經在自己的推特上,在不同的場合中警告中共不要在半島無核化的問題上搞鬼。如果特朗普認為中共正在搞鬼,那麼通過關稅來報復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現在就要說說中共這邊的應對了。中共有幾種可能的反應,一、撤回貿易代表團,談判破裂,對美國採取報復行動;二、繼續談判,請特朗普再給些時間,把以前不答應的都答應下來。

習近平現在面臨著兩難的選擇。特朗普的加稅就是對中共直接在打臉。習近平如果現在退讓,很可能會讓黨內一直被壓制的反習派得到口實,指責習近平出賣國家利益,甚至因此發動政變。所以習近平如果退讓,必須鐵腕壓制住高層反對派的聲音。這會加劇中共內部的權鬥;同時退讓並不意味著中共就可以混下去,雖然不會馬上死,但真正執行起來不僅會結構性地改變中國的經濟,也會衝擊現有的政治秩序。

但如果撤回代表團,談判破裂,中共則馬上面臨著經濟秩序的大洗牌,甚至可能推倒重來的局面。我剛才說了,通脹出現的可能性最大。用通脹對抗關稅。但你這麼一做,馬上就面臨著特朗普可能會開始新一輪的加稅。

習近平要想公平的玩兒下去,也不給特朗普加稅的理由,那麼可能就要採取休克療法。全面放開外匯的兌換。這樣美國就沒辦法指責中共操縱匯率,因為匯率由市場決定。這種情況下,人民幣兌美元即使貶值到十幾元、二十幾元,我都不會驚奇,但那也就意味著中國的GDP一下子會縮水一半或者三分之二了。這種風險恐怕習近平和中共不敢承擔。

從我對中共的了解,中共很可能還會想辦法把危機轉嫁到老百姓身上,就是炒起樓市、股市的泡沫,讓老百姓為這些泡沫買單。但這方面老百姓已經被中共一茬茬割韭菜,快要割到根兒上了,還有多少錢可以為泡沫買單就是一個問號。但如果我們看到樓市股市再暴漲的話,請老百姓不要去充當接盤俠,讓他們莊家自己跟自己玩兒。

那麼老百姓該如何讓資產保值呢?當然需要拋掉泡沫資產,就是房子和股票。如果是我來處理,我可能去購買保值的資產,一個是持有外幣,一個是持有黃金。當然外幣可能會被中共的銀行強行兌換成人民幣,現在已經有這種趨勢了。但持有黃金,而且放到自己手裏,那可能就是最能避險的。

以上僅僅是我的分析和推論。如果你聽了我的話去做投資,其中的風險可還是你需要自己去評估和承擔呦。

感謝您收看《天亮時分》。如果您感興趣我們的節目,請您訂閱和傳播這個頻道。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轉載自作者網誌:http://zhangtianliang.com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