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4日是「五四」一百周年,國際對五四的看法及表述大為不同。而中共官方的紀念遭到外界反彈,認為其陷入無可救藥的悖論。也有分析說,五四學運被共產黨利用,是一百年來中國的不幸 ,直到今天還在延續。

北京對五四表述遭反彈

周五(3日),中共官方新華社發表社評,再次說「只有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才能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此前,習近平強調五四是愛國主義,由此引申「當代中國,愛國主義的本質就是堅持愛國和愛黨」。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學者胡平反駁說,這種說法與五四精神最相背離。他認為五四運動的核心是批評政府,反對政府與日本簽訂『對華二十一條』,這意味著,愛國不等於愛政府,而是以對政府提出異議的方式實現。

100年前的五四運動後,中共第一任總書記陳獨秀發表題為「我們究竟應不應當愛國」的文章說:「我們愛的是人民拿出愛國心抵抗被人壓迫的國家,不是政府利用人民愛國心壓迫別人的國家。我們愛的是國家為人謀幸福的國家,不是人民為國家做犧牲的國家。」

紐約時報評論,北京利用五四事件推廣其專制主義品牌。頌揚五四運動的愛國形象,避談五四的反專制主題。

今天的華人圈對五四的解讀各有不同,但一般認為,五四運動的核心是反專制,要自由,要民主,要科學。五四運動的主體是學運。

百年五四 中共忙抓學生

而今天的中共陷入無可救藥的悖論。既要紀念五四,又害怕青年們吸取五四反專制要民主的精神。

在五四100周年期間,北京各大高校提升戒備。5名聲援工運活動的北大左翼學生也遭公安帶走,目前與外界失聯。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說,在北京大學門口,每天都有便衣警車駐守。當地一位不願具名的居民周五(3日)說,最近在中關村一帶的大學校園均已加強戒備,校方人員和學生進入校園必須出示證件,外來人員更須登記個人身份證等資料,門衛還會進一步核實細節。

美國之音記者到北大和清華兩所著名學府周邊對那裏的青年學生和過往路人進行了隨機採訪,發現受訪者對五四的兩個重要口號、德先生和賽先生即民主與科學卻說不出來,或者避而不談;對於30年前發生的六四事件,更是知之甚少。

一場百年之前的運動,為何要紀念它?BBC引用美國威斯康辛教授周策縱在《五四運動史》一書中說,因為「提出的目標還沒有完全達到,還有更年輕的人志願為他而推動。自由、民主、人道、科學,都是永遠不會完結的事業。」

自由亞洲說,中共走這種鋼絲其實很危險,除非你毀掉所有的記憶和歷史,目前的或者未來的中國青年,終究會想起前輩追求自由的情懷,到那時,他們可能打著同一個五四的旗號,給專制的統治者送終。

也有不少分析指出,五四的背後有六四陰影,六四首先是一場學運,六四的參加者要求民主,要求政治改革,中共難道能成功地把五四與六四切割開來?

百年五四 香港祭奠六四

30年前的在89愛國學生運動期間,5月4日,全國有30個城市9萬師生舉行遊行,北京則有幾萬學生參加遊行。自由亞洲製作的六四系列《三十年前的今天》報道。

北京1989年5月4日的學生大遊行。(網絡圖片)
北京1989年5月4日的學生大遊行。(網絡圖片)

在大中華的香港,民主派人士在「國殤之柱」舉行一年一度的六四紀念活動,弘揚中國青年運動歷史傳統。而特區政府舉行升旗活動,強調「愛國」情懷。

美國之音以「紀念『五四』百年 追憶『六四』國殤」為題報道說,今年恰逢五四運動一百周年,香港支聯會這個六四紀念活動意義非常特別。支聯會主要負責人何俊仁等,手持花束,默哀,緬懷六四死難者,並且俯身擦拭清洗國殤柱基座四周的銘文,追憶六四不朽英靈。

支聯會周六發表的「五四運動百年紀念宣言」說,百年前的「五四運動」宣揚「民主政治」和「科學精神」,站在最前線的是年輕人;三十年前發動的八九民運,堅守廣場要求民主的是年輕人;五年前「雨傘運動」走在最前線的也是年輕人。一代一代青年人的努力,必將結出民主的花果。

香港民主派人士在「國殤之柱」舉行一年一度的六四紀念活動,弘揚中國青年運動歷史傳統。(VOA)
香港民主派人士在「國殤之柱」舉行一年一度的六四紀念活動,弘揚中國青年運動歷史傳統。(VOA)

「中共不如100年前的北洋政府」

台灣執政的民進黨周五的聲明認為,發跡於「五四運動」進步價值的中國共產黨,刻意把「五四運動」簡化為「愛黨愛國」的民族主義訴求,避談當年中國青年反抗傳統權威、塑造獨立思想人格,和追求民主科學的呼聲。

台灣陸委會副主委邱垂表示,100年前的北洋政府還可以容忍學生上街遊行、尊重文人辦報,但現今的中共政權卻做不到。他在接受台灣的央廣採訪時說:「目前中共體制上、制度上的缺陷與僵化,這根本上違反了五四運動追求民主跟科學的進步價值。」

聲明抨擊說,中共為了控制社會、監控人民,實行嚴酷和科技手段,大搞文字獄和青年上山下鄉、抓捕維權人士、緊縮言論自由、實行社會信用制度、迫害宗教自由,毀滅文化信仰,彷彿文革再現。

自由亞洲電台援引史學家余英時也批評中共的統治,完全違背五四精神,假借五四的名義,利用民族主義的情緒,將五四精神降格為「愛國愛黨」。

中共鼓吹五四給中國帶來甚麼?

「如果想從中學到點甚麼,」那一定是歷史終結的反面。德國之聲以「德國眼中的五四運動」報道說。

今天,大部份知識份子不是在體制內任一官半職,便是下海經商。「但有誰知道,隨著全球化和經濟危機帶來的激烈爭論,五四運動在當今是給普世價值送來炮彈,還是給沙文主義推波助瀾呢!」

時事評論員吳凱認為,五四是「打著愛國的名義幹暴徒的惡行,全社會還接受了,這就是共產黨發動暴民的需要。那些為首的放火打砸的人後來很多都成了漢奸和共產黨徒。」

「中國淪陷到今天,五四新文化運動的罪孽之大不可不說。這也是一百年來中國的不幸 ,直到今天還在延續著這種不幸,痛苦。為甚麼至今仍高調宣傳,因為這種暴力是共產黨需要的。」

也有學者認為,「五四運動」給禮儀之邦的中國留下了暴力的種子。」#